生命安全與健康的守護者【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五期 - 社論】

文/陳清漂 慈濟科技大學護理學院院長

在醫院,不管住院或診療,除了醫生的醫治和診斷之外,與病人關係最密切和接觸時間最久的就是護理人員。護理人員具備了經年累月的職場經驗,不管是在下班或離開職場,她(他)們都是全民健康或生命安全的最佳守護者。在這進入高齡化的社會裡,護理專業者更是大家所期盼的伴隨人員。

但是,護理人員在職場上常被拿來與醫生做比較,或是受到不平等對待,是我們在醫療院所中時有所聞的。其實,術業有專攻,各行各業、各司其職,不應有勞逸不均或身分高低的差別,因此,這也是護理人員留職率只剩約六成多的原因。其實穩定和資深的護理人員,才是病人最大的福氣。在社區或任何場域之中有任何突發狀況時,有醫生在現場是一件幸運的事情。若沒有醫生在現場,對一名病人來說,護理人員的緊急處理也是可以解決一時之需。病人在等待救護車或送往醫療院所途中,有護理人員陪伴或臨時的處置,對病人的救治是有很大的幫助。

近年來,因輿論的支持和一些有心人士的爭取,對護理人員不公平的方面已有一些改善,但與歐美國家相比,還差一大截。這龐大複雜的醫療體系中,有很多因素在相互拉扯,但健保制度的低價制度,卻使得醫療機構為了節省成本而減少醫護人員的配置,這使得護理人員的工作負擔加重許多。她(他)又需輪班,尤其是值夜班這件事,使得很多已婚夫妻會選擇離開職場,這對已達國際認定為「高齡社會」的臺灣民眾來說,是一項很大的損失。因此,在醫護制度上應設計如何讓她(他)們容易重返職場,或從事非全職工作,才不至於枉費醫院多年專業培育護理人員的心血。

護理專業人員的數目在社區的分布密度上,應該比醫生高出許多。若這些人員有完善的轉介平臺或與村里長有一些互動,當病人急需協助時,每位護理專業人員都是很重要的生命守護天使。在都會區中,也許因醫療院所比較密集,對此需求沒那麼急迫,但對於偏鄉而言,這些護理人員卻是他們生命中的一盞明燈。像慈濟科技大學提供原住民和新住民學生全公費就學,這些護理專業學生若願意回鄉,都會是偏鄉或弱勢族群的生命守護者。

臺灣已邁入高齡社會,雖然政府大力推動長照政策,但是大量的照服員有很大部分是仰賴外籍看護人士,他們雖有經過短期的培訓,其實只具備基本的清潔、翻身和餵食的工作技能,這也只能減輕家人的照護負擔,深究其中,外籍照護人士的照護品質是令人擔憂的。再加上臺灣對長照工作的誤解,認為「照服員」只是一項把屎把尿的工作,因此選擇此工作的人員微乎其微,尤其是學校對長照或老照科系的招生狀況,通常呈現出錄取分數偏低或招生註冊率偏低的現象,導致學校當局成立長照相關科系的意願不高,因此專業長照人員的培育不能滿足現況需求、薪資落差太大,也因此護理人員從事長照工作的意願顯得異常低落。

今年(2019) 教育部鼓勵技職院校申請長照外籍專班,實際只有兩所學校順利招到學生,而且人數也不多。前一陣子發生一件令人惋惜的事情:某些學校將「新南向政策」學生非法引介到工廠打工,因而被教育部懲處。這件事情歸根究底,就是學生付不起學雜費和生活費,學校又不願提供獎助學金,最後只能在學生身上動腦筋,使得臺灣在南向國家的招生活動受到重挫。因此,長照人員若能由醫護學校來培育,他們的專業能力將是非常可靠的。若照服機構能與學校產學合作,籌畫較長遠的「醫護照服藍圖」:由照服機構提供獎助學金,並委託學校幫忙招生和培育照服人員,而長照機構若能與學生簽較長的合作契約,這將是一種三贏的策略。經濟條件不佳的學生可經由教育翻轉人生,長照機構將獲得穩定的專業照服人力,而學校招生壓力也可獲得緩解。

在護理和長照人力不足的情況下,政府或醫療院所若能建構Uber-Nursing 或Uber-Long-Term-Care 平臺,將現有的長照人員和護理人員鍵入平臺資料庫,而有需要護理和長照人員服務的民眾,將可視其需要,將需要服務的項目在平臺上登錄,而由有意願的護理或長照人員登載公定、透明費用,最後再由需要照服的民眾自行決定由某位專業人員到府服務,而平臺維護人員則必需追蹤照服人員的安全,與維持對客戶的服務品質,從中收取基本的費用。這不只是一個具有彈性的就近引介人力服務,又可以為護理人員創造額外的收入,才不會使得專業護理和照服人力的閒置。

期待臺灣成為一個老有所養,護理都能發揮專業所長的祥和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