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翅高飛的起點【志為護理第十八卷四期 - 護生日誌】

文、圖/郭元祺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二年級

郭元祺(右)寫下第一次實習的心情,感謝花蓮慈院合心九樓病房學長姊不厭其煩的指導。左為田淑惠護理長。

基本護理實習是開啟我護生臨床工作的第一步,對於醫院的運作模式還有真正面對病人執行的護理技術,都是第一次要將在課本、學校課堂所學的運用在病人身上。也因為是第一次,所以踏入復健科病房實習前,緊張的心情在無形中給我帶來許多壓力。

兩週下來雖然很操、很累,但我從第一天交班的有聽沒有懂,到現在可以聽懂八成的交班內容;第一次抽血、給藥、傷口換藥的手忙腳亂,到現在愈來愈熟悉每個技術的步驟流程;還有在第一週總是給學姊添亂、幫倒忙,但現在能和學姊合作無間的完成工作;從剛開始面對病人的膽怯還會沒信心到發抖,到現在可以神態自如的跟病人互動、勇敢的執行護理技術。隨著時間流動,一點一滴地感受到自己的進步還有學習到的收穫,心中滿滿的成就感真的無法言喻!

很幸運在第一次臨床的實習可以在花蓮慈濟醫院的合心九樓病房,和學長姊們快樂的相處氛圍以及對我們不厭其煩的指導,是讓我們快速成長的最大動力。在學長姊們的身上,除了體會到學科奠基的重要性外,最重要的是感受到學長姊們對病人的細心、耐心還有同理心,在和病人的互動中總是能敏銳的觀察到病人的需求並予以協助,這些是學長姊們給我們最寶貴也最需要好好學習的身教。儘管每天常規工作事務繁忙,但學姊總是願意給我們很多機會學習,遇到不會或是做錯的事,都很有耐心跟愛心的教我們,讓我們可以一天比一天更進步,心中充滿很多感謝。

在合九的兩個星期,也讓我們對於基護的技術與知識還有許多基礎醫學相關的學理愈來愈熟悉,從病人的診斷、服用的藥物、過去病史都需要查詢相關資料,指導及衛教病人疾病照護的注意事項或藥物的作用副作用等,還有從和病人會談的過程中對於他的生活狀況、家庭背景的資訊有更進一步的了解;而在技術操作的部分,協助病人採取舒適的身體活動狀態、測量生命徵象、給藥、打針、抽血、注射靜脈留置針、傷口換藥和導管護理等等,雖然許多技術在操作上還是不太熟練,但這也顯示出自己還有更多進步的空間,需多加練習,這樣在往後的實習才能更順利!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李彥範老師(後排中)帶領同學於花蓮慈院合九病房進行基礎護理實習,也為同學們在專業技術及態度上的進步感到開心。

這一個學期以來,真的很幸運可以擁有這麼棒的組員們,融洽的相處氛圍和愉快的學習態度,互相督促著彼此不斷進步,互相鼓勵、互相合作與幫忙,順利的一起完成一個學期的基護課程及實習;也要感謝老師讓我們可以自主學習,安排自己每天想要學習執行的技術,正因如此,讓我們更主動、積極的協助學姊,並「承攬」許多技術拉著老師陪我們去執行,每天都努力完成自己設定的實習目標,讓實習的每一天都過得非常充實愉快,因此對於整體的實習過程表現是相當滿意的,但也有需要加強改進更進步的地方,如:觀察力、細心程度還有更積極的主動學習,要更細心、貼心,才不會因為自己一時的疏忽造成病人的不適或二度傷害。

很感謝合九的病人,當我們臨床實習最棒的老師,很願意給我們機會,讓我們嘗試許多臨床的第一次,儘管常常在打針、抽血、打靜脈留置針的時候,因為我們而挨第二針,但他們依舊願意讓我們學習,從他們身上學習到的真的是最深刻也最珍貴的經驗!期許自己可以帶著這分熱忱的心繼續學習,朝著護理的目標和夢想前進!

最後還是想說完這個小故事,這是這次實習過程中最觸動我心弦的故事。

阿舟(化名)是我選擇照護的五十幾歲個案,因到田裡工作不慎跌倒導致左手肱骨骨折入院,但骨折的性質卻是病理性骨折,因此開始懷疑是什麼病理因素引起而做了許多全身性的檢查,後來結果確定為肺癌轉移骨頭導致病理性骨折。起初對阿舟阿伯印象深刻的是女兒的態度,她嚴厲要求所有醫護人員不能將檢查結果告訴病人,因此當我們在執行護理技術的時候,她的眼睛如老鷹般銳利的盯著我們看,深怕我們一不小心會透露病情。她對醫護人員講話的口氣也十分強硬,這樣的態度對第一次進醫院實習的我們而言,無形增加許多的壓力,就連基本的生命徵象測量,站在一旁操作機器都能感受到犀利的目光,所以馬上就被列入我心中的黑名單。

直到開刀前一天的午後,我和同學按照常規測量生命徵象的時間,走到病房門外,卻發現平時房門大開、光線明亮的病房,此時門半掩著室內光線昏暗,我敲門打了聲招呼後,被阿伯的女兒請出門外稍等,後來才知道是女兒已經將病情告訴她父親,所以阿伯情緒相當低落,後來我進去量血壓時,看見阿伯哭紅的雙眼,還不斷告訴我還有多少心願想完成,但現在只能趕快跟兒女交代後事,看著阿伯哽咽的說著,彷彿把所有無力和不知所措的心情,都跟著眼淚不斷傾瀉而出,這一刻我突然深刻的了解為什麼兒女選擇隱瞞病情的原因。

對我們醫護人員而言,都認為病人對自己的病情有知情權,但卻在很多時候常常忽略病人此刻的狀態能不能接受這樣的病情,就像阿伯一直都以為只是手斷掉開個刀、以後生活會像從前一樣,沒想到卻是被診斷出想都沒想過的肺癌轉移,我想如果換做是我可能會更無法接受吧!對比阿伯在知道病情前,每天用三角巾掛著手臂在病房裡走來走去,開朗的跟我們甚至是其他病人聊天,房間也是充滿明亮光線,還不時會傳來阿伯大聲講電話的笑聲,但現在卻整天待在自己病房裡,也都不喜歡開燈,甚至把床簾都拉上,這樣的轉變讓我們看了都很不忍心,何況是骨肉親的女兒,一定更不捨才選擇隱瞞。

後來的每一天,我都會找一點時間去陪阿伯聊聊天,聽他說著年輕時的豐功偉業;聽他說著面對病情的無力和無法接受;聽他說著還有什麼心願想完成;聽他不斷的說著自己的病不會好,有時候聽著聽著都會讓我想起在年初因肝癌轉移而過世的小舅舅,當時也是檢查後得知病情而讓原本充滿活力的他像是洩了氣的氣球一樣鬱鬱寡歡。

儘管很多時候在旁邊聽著阿伯悲觀的話語,都只是安靜的聽而講不出任何安慰的話,但還是希望這分微薄陪伴的心意以及兒女們愛的力量,可以陪伴阿伯繼續度過接下來艱難的治療和考驗!至於我,我知道已經和兩週前的傻樣子不同了,謝謝慈濟醫院的合九病房,成為我護理生涯展翅高飛的起點。

護理系同學們感謝病人們願意給他們練習的機會,朝著護理的目標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