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戲棚下,大放心光 楊家嘉 大林慈院11B病房護理師【志為護理第十八卷四期 - 人物誌】

文/謝明芳

攝影/謝明芳

小時候是「鑰匙兒童」的楊家嘉,放學不是走路回家,就是到診所找媽媽,看到身為護理人員的媽媽在為病人換藥或打針,她覺得好酷啊!

她印象很深刻,有一次媽媽在幫病人換藥前,很有耐心地先安撫病人疼痛的情緒,再溫柔地用生理食鹽水稍微浸潤後,才開始換藥。媽媽的舉動,令她深覺護理師這個職業,格外給人溫暖,便在心中埋下護理的種子。

傳承媽媽的護理心

上了國中,楊家嘉對於將來並無特別想法,但看著表姊讀高中的課業壓力讓她確信自己不升高中,要和哥哥一樣讀技職學校,於是,國中畢業選擇讀五專。媽媽也很認同她,擁有高學歷不如一技在身。

她猶豫著,到底要成為媽媽的學妹去讀美和護理專科學校,還是留在高雄讀輔英技術學院呢?可是,輔英的入學分數較高,她沒有把握,媽媽鼓勵她:「姑且一試吧!」她也不負自己所望,真的考上護理科。

「我會繼續留在護理界,到現在十四年了,我也覺得很瘋狂。」五專一畢業就投入職場的楊家嘉,坦言工作四、五年時覺得實在太累而想離職,但學姊游斯評的一段話把她留住了,她說:「你想喔!世界上哪有一個職業,可以幫助人之外,還可以養活自己?而且這一份職業,不是人人都可以做的。」

「一邊工作還能一邊做好事,那不是一件投資報酬率很高的工作嗎?我為什麼還要離開?」楊家嘉想一想,覺得很有道理,又繼續留下來。

一路走來,楊家嘉不後悔當初讀護理,反倒很感謝爸爸媽媽,支持她走上這一條路。「雖然媽媽也知道做護理很辛苦,但她也明白護理職業很『特殊』,因為可以幫助人。」

隨緣走入慈濟

從沒想過進慈濟醫院服務的楊家嘉,對慈濟的印象,僅止於慈善。

五專畢業後,她待在高雄一家專門收治呼吸照護病人的小醫院工作,病人很多已是狀況不好,裝上呼吸器就很難脫離,甚至很多是到「當天使」了才會「離開」醫院,每日重複照顧這樣的病人讓楊家嘉失去成就感,感到人生很「黑白」,同學得知她的狀況,問她要不要到大林慈濟醫院工作,她立刻拒絕,她不想離開繁華的都市,而且是去一個連聽都沒聽過的遙遠的地方工作。但某一天她下大夜班後,突然起了一個心念,「好,就去面試吧!」

她騎著機車到高雄火車站,搭上區間車一路睡到大林。一下火車站,「這是什麼地方啊?旁邊都是田。」她想起同學說的「看到一棟很高的建築物就是醫院」,然而,看不見計程車和醫院接駁車,這是要怎麼去醫院?她又想起同學教她走捷徑,從夜市空地旁的小路走,不過,需要下去走到人家的田埂上,她心裡疑惑,「要下去嗎?」,只是看到前面的人都往那裡走,她也跟著走。

帶著睡眼惺忪的臉和對大林如此偏僻的驚恐模樣來到護理部,她終於搞清楚,面試前要先考生理評估等學理知識的筆試。看著來面試的人都很認真寫,她寫完則是很想睡地趴在桌上,直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才驚醒。

「為什麼想來大林慈濟醫院?」督導問。「同學叫我來的。」楊家嘉回答很直接。

督導又問:「妳想去哪科病房?」「我都可以,看我同學在哪一科,我就去哪一科。」楊家嘉壓根不知道她的同學在哪一科服務、屬性為何。

回家後,楊家嘉並不認為會錄取,尤其別人都穿套裝來面試,她穿得相對輕便,打從心底只是嘗試的心態,結果如何就看緣分。有一天,人力資源室的同仁來電,問她何時可以報到,她很訝異,「真的假的?下個月可能不行耶!可以三個月後嗎?原來的單位也要找人。」「可以嗎?如果不行,看你們要不要找別人?」過了三個月,2008 年5 月,楊家嘉正式加入大林慈院護理團隊,糊里糊塗地到收治耳鼻喉科和關節中心病人的11B 病房報到了。

當初很隨性的到大林慈院面試,至今楊家嘉已在大林任職十一年。

當學姊當靠山

來到大林,時序從2008 走到2019,十一年了,楊家嘉已從當年被資深學姊訓練的嫩學妹,轉為呵護一群學妹的學姊。

過往新人時期的記憶中存著學姊摔病歷以及背後議論紛紛的感覺,楊家嘉告訴自己:「以後我當學姊,這些東西不會再傳承下去, 因為很傷學妹的心。」

「臺灣的護理環境已經很艱辛,自己人不要再為難自己人,要互相保護和支持。」楊家嘉和學妹們的互動像朋友,她認為和她們當朋友,她們有問題才敢發問,敢問就比較能減少臨床錯誤。假如用從前「媳婦熬成婆」的概念去帶新人,誰會願意留在護理界?

「有些父母會說:『那麼辛苦,不然不要做,回家來爸爸養。』當有這種的家庭『支持』,他怎麼可能繼續堅持、努力?」因此,她都會對一群即將帶新人的「中生代」學妹說:「唉啊!當學姊囉,要有學姊的樣子,但是我說的樣子,不是兇喔,是要給學妹一種保護罩的感覺,什麼事情都有學姊當靠山。」

把同事當成朋友,上班的心情就會不同,是團隊的感覺,「氣氛要靠自己營造,從自己做起,再去影響周圍的人。」

楊家嘉覺得把同事當朋友,上班的感覺就會不同,她也很樂於調節氣氛。

心思細膩的人來瘋

在單位,楊家嘉總是會講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話,時不時和學妹們開玩笑,她們早已習慣她是一位「人來瘋」。然而,她也有心思細膩的一面,她會特別記得哪一位學妹喜歡吃什麼或是興趣是什麼,從平常的互動培養感情,不需刻意找學妹聊,這是楊家嘉的相處之道。

家嘉很感動幾年前帶的一位新人,雖然後來離職,至今仍記得她。那一位學妹因在國中時期曾被霸凌而顯得自卑,不懂如何跟病人或家屬溝通,楊家嘉起初以為她是不喜歡說話,連護理長也感覺這學妹不太有禮貌,她主動找學妹聊過後,了解她是害怕而不敢與人打招呼。

有一天,楊家嘉跟著學妹進到病房,「等一等,妳要先自我介紹,告訴病人妳要做什麼,不然,人家會很驚恐喔!」當場陪著學妹練習表達,她事後對學妹說:「沒關係!妳可以每天對著鏡子練習講話。」

2019 年5 月底,楊家嘉在職進修慈濟科技大學二技畢業,學妹特地從臺南到花蓮參加她的畢業典禮,並買了過去她喜歡的娃娃來送她,「我喜歡什麼,學妹竟然記到現在,超感動的!」

也因為學妹這件事,楊家嘉體會到,「要小心我所說的每一句話和做的每一件事情,或許我不以為意,但是看在別人眼裡或心裡,要不,造成別人的陰影,要不,讓人家感恩一輩子。」

這幾年,讓她體會很深的另一件事是,每個人都有無限的可能。有的學妹很會烤餅乾、有的很會做生日蛋糕,「她們是那麼有才華,我還要向她們拜師學藝,怎麼可以看輕別人?」

自助人助 互為貴人

「樂趣是自己找出來,才可以讓自己做得開心、做得久。」辛苦的護理工作,楊家嘉選擇開心面對。

前陣子,楊家嘉上班忙到很晚,其中一天是有一位阿嬤要留最後一口氣返家,看著阿嬤的心跳慢慢地降為二十、十幾下;過程,她要聯絡家屬、辦理病危出院、聯絡主治醫師,同時要關注阿嬤的心電圖……在別人看來,這是很繁瑣的事,但是楊家嘉希望能成為阿嬤生命中最後的貴人,她要盡心地送阿嬤安心地去當小天使。

白班是下午四點下班,但常常六點多還看到楊家嘉穿梭在病房,每當病人問起:「妳怎麼還沒下班?」她笑笑地回應:「現在是我的功德時間。」意味著,下班後的她,以志工身分把事情做到好,才能延續後面的照顧。看到從各地來的醫療志工師兄師姊,她覺得自己所做遠遠不及。

「人都會有需要幫忙的時候,在人家需要我時,盡可能去幫忙,或許,以後換我需要幫忙,人家就會來協助。」楊家嘉的想法,已在自身靈驗。

那是在2018 年9 月,國際慈濟人醫會年會由大林慈院規畫課程,但地點在花蓮舉辦,大林慈院的「瘋劇團」是晚會的其中一場表演,楊家嘉是其中的主要團員,但楊爸爸在晚會的前幾天突然住進外科加護病房,讓她內心很掙扎,該留下來陪爸爸,還是如期去晚會表演?

後來她決定跟著團隊回花蓮,因為她很放心外科加護病房團隊的陪伴,甚至在她去花蓮的那幾天,團隊還讓爸爸與她視訊,讓她又放心又感恩。

爸爸做檢查變住院開刀 感謝一切好因緣

楊家嘉2017 年開始在職進修的生活,平日上班、假日上課,2018 年8、9 月時,爸爸說起最近有時會胸悶,她便建議爸爸就近在高雄就醫。醫師告訴爸爸,血管有點狹窄,可裝支架或不裝,聽到這樣的回答,爸爸充滿困惑,家嘉也很疑惑,便說服爸爸:「你來大林慈院好了,我們的心臟內外科團隊很厲害,你順便來看看我。」

爸爸帶著簡單行李,搭著火車來大林。心臟內科李易達醫師看診後,表示血管嚴重阻塞,建議直接轉到急診室,做檢查會比較快,做了相關檢查後,急診醫師說要趕緊住院。

從門診到急診、再從急診到住院,一切都來得太快。住院隔日,爸爸進行心導管檢查,楊家嘉則同樣去上小夜班,上到一半,媽媽打來通知她要馬上到心導管室找李易達醫師。

由於楊爸爸的主要血管都塞住了,連支架都放不進去,需要緊急開刀。單位的專科護理師淑銀和語晞學姊,兩人放下手邊工作,對她說:「不要怕!我們陪妳下去。」從11B 病房到三樓內科加護病房的這一段路,有兩人陪伴,楊家嘉感到很心安。

爸爸從心導管室送往內科加護病房途中,胸悶、喘不過氣來讓他很想坐起來,而顯得很躁動,可是需要緊急插管,因此,他又被壓回床上;楊家嘉看到那一幕,才知道爸爸那麼嚴重,自己嚇到了。

正當要簽下血管繞道手術同意書,楊家嘉已慌到想不起住址,腦中一片空白。除了淑銀、語晞陪著她,外科加護病房的斯評和院長室的昀臻也跑來陪她,而在內科加護病房的專師婷佩也認識她,「雖然我很恐懼,可是我周圍的人都是我認識的人,給我很大的支持力量。」

爸爸進手術室,楊家嘉又回到工作崗位,此時,她的同事、學妹們很可愛地說:「學姊,妳坐在這邊打妳的紀錄,電話妳守著,其他跑外場的事都我們來。」整個小夜班時間,大家看緊她,不讓她離開,只要她一起身,就問她要做什麼,連裝水也是她們幫忙裝。楊家嘉覺得她們好貼心,很謝謝這一群可愛的學妹。

繞道手術開了六個小時,她下班的時候,心臟外科張兼華主任也差不多下刀。恰巧,斯評是那一天外科加護病房的小夜班專科護理師,專程留下來要幫楊爸爸開一些醫囑。

爸爸能順利來到大林慈院,楊家嘉很感恩冥冥之中有菩薩保佑,因為爸爸提著行李要去坐車的那一段路,胸口很不舒服;更慶幸的是,為爸爸開刀的張兼華主任,預計兩天後就要出國,假如醫師早已出國,後果不堪設想。

這一路走來,有太多人陪在楊爸爸身邊,「有一種大家一起照顧我爸爸的感覺,在我需要的時候,也都及時出現。」楊家嘉叮嚀爸爸,做了心臟繞道手術後,等於是重生,更要好好保養身體,才不枉費這一群醫護天使的照護。

脫下護師服,楊家嘉與大林慈院夥伴變身為瘋劇團成員表演,可說是最有趣又讓人印象深刻的衛教方式。

「瘋劇團」演出 樂娛全院當回饋

「瘋劇團」,是楊家嘉工作以外參加的主要院內社團,最初是由一群護理同仁組成,隨後有行政、醫技、醫師的加入。起源從專科護理師游斯評開始,她是福委會的委員之一,那時為了準備院內慶祝護師節的表演,就找身邊的護理夥伴來籌辦,後來就成立了「瘋劇團」,接演的第二場活動是2014 年的望年會戲劇演出,主要由11B 病房的護理同仁領銜主演,結合大家的才華,又跳、又唱、又哭、又笑,呈現內、外科病房平日的趣事。「我們真的很用心,光道具就有三大箱,就算是小夜班的半夜下班,我們都會借用空病房練習。」楊家嘉回想起來,都覺得好笑,因為她們想了好多梗,還融入當年《蘭陵王》古裝劇等時事。

「我們想要給全院同仁幸福的回憶,讓大家知道儘管工作辛苦,但是有一群『瘋子』在娛樂和陪伴大家。」表演太成功了,隔年的望年會又被力邀演出,家嘉說:「大家給我們的肯定,是支持我們繼續下去的動力,雖然過程常因太累而後悔當初答應接活動,但最後堅持下來,我們都覺得值得。」楊家嘉分享,這也是瘋劇團持續接任務的原因。

盡所能留人才

楊家嘉在職進修二技學程趕報告時,一天睡不到四個小時,又要去上班,下班後繼續打報告,非常辛苦。這一段日子,恰好有同學結婚生子,要照顧寶寶很辛苦,思考著是否休學,老師分享過去的教學經驗,學生只要一休學,想復學的機率都不大,鼓勵大家不如一鼓作氣。

於是,楊家嘉寫了小卡片給同學,「一年級的時候,我們都辛苦走過來,以後只要多互相扶持、體諒,千萬不要離開,我們要一起畢業。」就在今年(2019),兩人都順利畢業,她們感動地互牽彼此的手。

正如楊家嘉給同學的鼓勵,她要留住更多學弟妹,「我在護理這條路沒有很卓越,但我可以做的,是把這些人才留下來,以後,他們『飛黃騰達』,我也會與有榮焉。」雖然在講很嚴肅的使命時,又忍不住穿插了一點會讓人笑場的雙關語,楊家嘉正在用行動實踐護理執業精神,以「人」為主,給病人多一點點時間,也為護理職場留才育芽多盡一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