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人醫療做先鋒【志為護理第十八卷四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林名男 大林慈濟醫院副院長

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團隊合影。攝影/黃小娟

向來,對生病患者的照顧,本來就應該是全方位的。而在病人照護團隊裡面,護理一直是全人照護的先鋒!

剛進到大林慈濟醫院的時候,因為住院醫師不多,還需要協助病房的值班,有一個寒冬夜晚,大概凌晨四、五點時,接到病房護理師的電話,希望我去看一下病人,可能需要處理,開個醫囑。冬天從溫暖的被窩起來是有一點痛苦的,匆匆忙忙地趕到病房,大夜班護理同仁跟我解釋病人可能需要加開一點嗎啡止痛。安寧病房的癌末病人常需要止痛,所以會有prn order(臨時醫囑),我看看病人的病歷,其實已經有prn order 了,我就問護理同仁,是否有給了,她回答說:「有給了,可是我覺得可能還需要再調整。」她領我到病人床旁,病人是相當末期而且已轉移到腦及骨骼的患者,因為疾病的關係已經無法言語,也無法問出他現在的症狀,呈現昏迷的現象,當下我心裡是有一點抱怨,這不是開我玩笑嗎?怎麼評估來調整嗎啡劑量,而且當下病人是昏迷的狀態!護理同仁回答說,三十分鐘前雖然已經給了藥,可是再到床邊觀察的時候,發現病人的眉頭一直皺著,所以覺得需要再調整劑量,很不好意思把我叫起來!

我自己當下很慚愧,護理同仁會從各種徵候去評估病人各種的不舒服,病人皺著眉頭,雖然不能言語,在護理師的眼中,也是需要再進一步細心處置的。

醫療照護團隊的養成訓練過程,本來就該是以病人為中心的照護,生病的患者,除了身體的苦痛之外,心理的壓力、家庭的負擔、社會角色的再適應,在在需要團隊的共同努力,醫師不可諱言的,慢慢地聚焦在生理問題方面的處理,可能逐漸忽略病人需要協助的各個層面,甚至在評估病人生理症狀時,也可能會忽略一些細節,而護理同仁的教育,一直是全人的,常看到院內護理繼續教育上,一張一張的人形圖,生動的人形圖案上,寫滿了病人的主述症狀之外,患者自身的健康信念、家庭互動關係、疾病對他的影響與衝擊,甚至爾後出院準備需要注意的重點,社區資源的轉介,居家環境可能要改善的部分!全人照顧,從一個可能是模糊的概念變得具體而鮮明,患者的生理、心理、社會,甚至是靈性的需求,躍然於人形圖上,往往,對病人問題的根本解決之道,就在於護理同仁用心蒐集鉅細靡遺的人形圖海報之中。

醫療照護團隊的目的,是照顧好病人的各種需求,因為疾病的形成,病因複雜,疾病的表現也有很大的不同,協助病人解決問題的方法得依病人的狀況而有所調整,所以需要各種的專業組成醫療團隊,不僅是醫師,護理師、醫技、藥師、社工甚或是志工,都是缺一不可的。長期陪伴在病人與家屬身旁,了解病人的辛苦與需求,執行各項醫囑與介入等等,都是得依賴我們的護理同仁!全人醫療做先鋒,讓大家為減輕病人及家屬的苦痛,一起努力!

林名男副院長與程裕藍護理長、臨床宗教師討論。攝影/謝明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