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意義的追尋【志為護理第十八卷四期 - 編者的話】

文/章淑娟

意義,代表對事情的看法和觀念,存在著人跟人之間的差異。通常會想做某件事,都是因為覺得它存在某種意義,才會驅策我們去行動。六月底上映了一部記錄慈濟訪視志工在臺東關懷弱勢家庭的紀錄片──《如常》,紀錄片中的人物生活在苦難中,慈濟志工雖不相識卻願意付出行動去協助,幫助翻轉了苦難人的人生,受助者甚至會回頭來關心日漸衰老的慈濟志工;志工的信念是將苦難視為如常,付出直到生命最終……這樣一部真實的影片,打動人心,也讓人開始思索自己的生命意義。

2014 年史丹佛大學教授Jennifer Aaker 發表一篇論文,研究生命的快樂和意義主要不同的地方,結果發現,意義的追尋是我們人性化的主要來源。生命的快樂和意義雖然重疊卻是很不一樣的。一個事件,有付出者和接受者兩端,快樂是和接受者連結多於付出者,而意義卻是和付出者連結多於接受者。作者另舉一個例子說明,大多數而言,健康的人比生病的人快樂,但是生病者其生命意義並不亞於健康人。思考未來的人會覺得生命比較有意義,但不會比思考現在的人較快樂,而有意義的生命和自我的價值感有較深的相關性。作者指出一般媒體比較形塑於快樂的人生而較少著墨有意義的人生,有意義的生命,卻不一定快樂,如護理及社會工作者。缺乏意義的快樂者是比較淺薄而以自我為取向的生活,比較會避免接觸困難和難纏的事;而意義會引導人思索從過去、現在到未來的行動,因此雖然不一定快樂,那些追求人生意義的人可能會對社會有更正向的貢獻。

基督徒以透過與造物主建立關係,追尋生命的意義。佛教徒透過經典了解佛陀為世人講經,對人間的殷殷期盼。宗教都是認為生命的意義是尊重和愛,每個人似乎都需要有一個精神可以依靠的導師,如同專業也需要導師,護理專業的導師和生活生命的導師能夠給人一股向上向善的力量,同樣的,一個機構的領導者,若理念正確領導有方,同仁都能往正確的道路,事業就能欣欣向榮,永續經營。老師若專業精湛,加上賦予學生專業對生命社會的意義,就會讓專業傳承永續。

護理師如何在忙碌的工作中找到意義?擔任醫院護理部主管近三十年,早期會談離職護理同仁時,會聽到「這是一個沒有制度的醫院」這樣的抱怨及理由。殊不知,訂定制度也是需要有彈性,否則會被制度管理而不是人管理制度。我們把同仁的抱怨都記在心裡,想辦法解決。希望讓同仁感受到工作的意義,後來便透過座談會知道同仁的想法,匯聚護理師的意見共同制定作業辦法。透過大家的參與,雖然會花相對較長的時間,但同仁們都覺得很有意義,我們也很感謝他們的貢獻,幫助制度改善。也常聽護理師會訴說「忙得像狗一樣,不知道護理工作的意義」,於是我們透過人形圖的教學方式,讓同仁勾畫出他和病人之間的互動意義,了解疾病對病人的意義,從而提出協助病人解決問題的方法。透過方法,護理師得以剖析了解自己的工作內容,有了成就感,更能感受到護理工作的意義。

四月天時遇見一位捐髓者,他的太太四年前配對成功來到花蓮慈濟醫院捐贈周邊血幹細胞,他陪伴妻子捐髓,返家後便去參加慈濟骨髓幹細胞中心的抽血建檔活動,想不到果真在今年也配對到,並成功捐髓助人。看到夫妻兩人前後成就捐髓助人而且滿心歡喜的模樣,這不正是助人為樂的歡喜菩薩嗎?風花雪月的快樂,瞬間消散;付出助人的歡喜,永恆常存。

世間本是苦空無常,生命可能是短暫的,好好把握時間分秒不空過,生命的意義是可以長久而深遠的。人生的價值在於做利益眾生的事,醫療照護專業就是其一。常常在醫院和社區,不論從醫護專業人員、志工,或從被照顧的病人家屬之間,可以看到生命良能的發揮,而這樣付出的精神理念,需藉由師生或益友互相傳承,「法身常在,慧命不減」,苦空無常的世間,可以經由人的恆持付出而成就苦空如常、有價值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