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知相惜,圓滿人生【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三期 - 白衣日誌】

文/楊芷苓 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護理師
圖/洪靜茹

大家對於死亡的印象是什麼呢?是煎熬、恐懼還是喜悅?其實不管答案是什麼,每個人的一生,不論飛黃騰達、男女老少也罷,最後卻仍需面對「死亡」這件功課。而我在安寧病房護理的每日,都很接近著生命的盡頭。

無論生命用什麼樣的型態存在,我想萬物都有著共同的願望,就是要獲得快樂,離開痛苦。反觀自己的學習經驗,從學生時期受到南丁格爾的教育「點燃自己、照亮別人」,原本對於這句話一直沒什麼特別的感覺的我,茫然的度過了在學校的青春歲月,安穩的將分內功課做好、考試考好。直到投入職場時經歷的轉折。

從一開始投入一般內科病房,像陀螺一樣的轉啊轉,每日就在打針、發藥反覆的循環中度過,忙碌了一天,回到家反問自己:「今天從自己或是病人身上學習了什麼?」記憶中只有匆匆忙忙、和同事們在病房裡穿梭的畫面,慢慢的不禁疑惑:「這真的是我要追求的護理?」恰巧的是,就在某次的偶然,懷著茫然,在一次的轉調機緣,來到了安寧療護的心蓮病房。

在心蓮病房,我學習到護理是一座橋梁的角色,透由這座橋梁,提供了病人「身、心、靈」的關懷照料,除了減輕末期病人生理不適與心理壓力,也要對其家庭進行扶持。

從剛開始照顧臨終病人時,那種眼睜睜看著不管是被病痛折磨或蹂躪的震撼,讓身為護理師的我,打從心底感到無助和茫然,到陸續經歷許多次的照護,並額外參與不一樣的課程學習,才漸漸了解要如何照護病人,用心感受當下。

記得有次照護一位下咽癌病人,本身因氣切造口而無法正常發聲,在和其筆談時發現,他在病後對於生命價值與意義是失去希望的,覺得人生後半段得在醫院度過餘生,再也不能恣意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在接下來幾日的筆談中,得知他很喜歡寫書法,於是提議他可以在病房內「大展身手」,並透過寫書法引導出他想寫給家人們的字句,再帶出很多家人間不好意思說出口的話……這時,病人才了解到,走在臨終的這段路,其實自己擁有的還有更多。而病人在這過程享受的是能如蝴蝶破繭而出,艱辛,卻可以在空中無懼飛舞的輕快。

日本安寧照顧之父柏木哲夫教授曾寫下「瀕死不僅是軀體上的變化,同時也是整合心理焦慮、憤怒、憂鬱和孤獨的一種過程。」這也告訴護理人員,每個人在面對死亡的同時,不單單是外表身體的消逝,更是個統合一生的階段。在末期病人的照護,我學習到不只是透過技術來彰顯護理價值,而是在陪伴受苦病人當下,與病人同在,了解與傾聽病人的生命故事、理解病人的人生經歷,在生病的苦難脈絡中,護理師與病人共同找出生命的價值與意義,努力讓人生圓滿無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