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十年,不變初心 賴蕙君 大林慈院晚夜班護理長【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三期 - 人物誌】

文/謝明芳

工作時間在晚上,賴蕙君把白天時間空出來照顧爸爸;這一天,賴蕙君一樣陪著爸爸到醫院復健,看到被家屬用輪椅推著的病人,有一腳從腳踏板垂落下來,直腸子的個性,讓她不禁脫口而出:「腳要伸上來,不然會磨破皮喔!」另一處,看到有家屬把尿袋拿太高,古道熱腸的她,不管別人是否接受,她都要叮嚀一下。不過要是見到家屬把病人照顧得很好,她更是會笑笑地給家屬鼓勵,「你很棒喔!」

陪著爸爸復健久了,常見面的病人、家屬都知道賴蕙君是護理師,連爸爸媽媽的朋友都幽默地說:「賴桑,你當年很會投資,投資到一個『績優股』,現在開始回本了。」聽到這樣的稱呼,賴蕙君很開心,樂於當爸媽的「績優股」。面對高齡化社會,蕙君很慶幸自己的專業是護理師。

護理之路,從被校園吸引的那一刻起步

「哇,這所學校不一樣耶!」一進到校園,放眼望去是一大片的草地、庭園,加上紅色窗櫺的建築物,保有一分寧靜。令她心生嚮往,還偷偷向老天爺祈求:「請讓我考上,請讓我讀到這一所學校吧!」如她所願,考進了臺中市曉明女中附設護理助產合訓科。

四年的護理課本,每一本又大又厚,賴蕙君很認真讀書,升上四年級接觸臺中市到彰化市的醫院實習,記得在彰化某家醫院的外科病房實習時,跟著學姊照顧一位胰膽手術的病人,術後第一天,只是翻身等小小的護理照護,病人都痛到會罵人,到了第三天,她看到病人可以坐起來,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柔和;第五天,可以下床走路,到了第七天,病人準備返家並向她們說再見。

看著病人一天天好轉,賴蕙君有種「護理好神奇」的驚歎。護理職校四年畢業,她主動往二專升學且篤定日後護理師就是她將要從事的工作。

1989 年9 月17 日慈濟護專創校開學典禮,賴蕙君( 前排右四 ) 為107 位新生之一。攝影/黃錦益

慈濟護專第一屆 一百零七分之一

賴蕙君的媽媽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參與民間婦女所組成的豐原蓮社。在她國中時期,常與媽媽去蓮社,讀誦《佛說阿彌陀經》、《普門品》二部經典。某日,媽媽看到報紙刊登證嚴法師要蓋護專的報導,順手剪了下來。夫妻倆對孩子們的教育非常重視,為了她要讀二專,全家乾脆來一趟環島旅遊,由北而南、由西到東參觀幾間學校。

抵達花蓮時,到處問人慈濟護專在哪裡,竟有人回答:「有護專嗎?有醫院啦!」全家就去花蓮慈濟醫院看一看,大廳外有個噴水池,一進大廳是佛陀問病圖,賴蕙君感受到,「這是醫院喔?沒有藥水味耶!」邊走邊看也邊問人家,護專在哪裡?「你們開車經過果菜市場,看到建國路右轉再走到底。」好不容易,終於問到路。

車子停了下來,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兩棟剛拆模板的水泥建築,而警衛室還留有模板,工程還在進行中。

「那棟建築物,就是位於現在川堂進去第二排,那時候就只有川堂第一排的辦公室和對面那棟三層樓的建築。」護專的初貌,賴蕙君難以忘懷。「這是學校嗎?這是廟吧!」弟弟的一句話,令她覺得天真又好笑。

很快地考完護理二專聯招,賴蕙君的分數要上中、南部幾間私校不成問題,這時媽媽開口說了:「師父不打妄語,佛教徒不會騙人,這是我們自己佛教蓋的第一所(護專),有說要怎麼辦學,我們來讀這一間好了。」因為沒去過花蓮,也想訓練自己獨立,於是,賴蕙君在1989 年9 月成了慈濟護專第一屆一百零七位學生中的一位。

慈濟護專第一任校長楊思標教授(右)與夫人帶著第一屆慈濟護專學生爬山,賴蕙君(第三排右三、戴帽子比YA 手勢)也在其中。圖/楊思標提供

熱情又熱心的護理「小蜜蜂」

從小,被爺爺叫「妹仔ㄍㄨ」(意指矮矮小小的小女孩)的賴蕙君,在長輩眼中也是熱心有禮貌。來到慈濟護專,她的熱心的特質讓同學們給她取了個「小蜜蜂」的綽號。

有一次颱風天,下很大的雨,醫院前面的中央路積水成河(當時學生宿舍在慈濟醫院護士宿舍9~11樓),她正要外出買食物,順道一間間去敲同學們的宿舍房門,「我要去買麵包,有沒有人要買?」大家聽了好高興,紛紛登記。

雨真的很大,「我還真勇敢,做了這件事。但是,那時我買回來了也很高興。」賴蕙君就像小蜜蜂嗡嗡嗡很熱心,儘管過了三十年,這個片段仍記憶猶新。

在慈濟護專,一邊讀書,同時投入佛學社,賴蕙君在一年級的第一學期,幾乎每日放學,書包放著就去社團,社團曾經與花蓮師範學院合辦下鄉服務,辦理偏鄉孩童的健康講座或暑期營隊。

到了二年級,開始有工讀機會,她就到慈濟醫院工讀,體驗過沒有電腦系統、一切靠手寫的工作方式,蕙君說:「光是一個新病人的檢查,就有生化、血液、免疫、X 光等五、六種檢驗單,手不停地寫著一張又一張單子,會讓人忙到很生氣,忘了護理是要做什麼的日子。」結束暑假的工讀時光,回到學校讀書,轉眼就是畢業的時候了。一百零七位同學中,有一半是應屆畢業生、一半是在職生,而她是應屆畢業的公費生,畢業後,心甘情願地留下來工作,1991 年7 月正式到慈濟醫院報到。

攝影/劉麗美

花蓮十年,奠定臨床護理能力

「當我出來工作的時候,慈濟醫院已經有病人基本資料的標籤貼紙了,我很幸福。」賴蕙君感受到,這是一家面對問題會快速改善的醫院,而且以病人為中心,同事們討論的,都是怎麼做對病人最好,護理長還會帶頭幫病人洗頭、洗澡。

那時醫院的護理人力離職或異動滿頻繁的,因為當時的花蓮真的太鄉下了,賴蕙君也聽到學姊們談論「其實在哪裡做護理都一樣」,然而,她的心並未動搖,因為就讀慈濟護專兩年期間,讓她認識了慈濟,了解證嚴上人的救人悲心,而慈濟醫院這家當時才5 歲的醫院,院部主管們對護理同仁是很疼惜的。

在花蓮慈院的骨科病房兩年多後,蕙君在1993 年11 月接任副護理長,而在骨科病房前後8 年的時間,有幾個案例是她至今記憶猶新的。小古是剛當護理師不久照護的個案,患有痛風,腳拇趾的關節變形且紅腫,不時會爆出白色的痛風結石,讓他痛得不得了。更令人心疼的是,小古沒有親屬照料,又患有疥瘡,皮膚薄又一直流膿。

賴蕙君全副武裝,幫小古洗澡,然後抹上疥瘡藥,小古在身體清潔後好開心,神清氣爽。而能獨立進行所有任務,賴蕙君也好有成就感。小古出院時,高興地對她說再見。

還有一位家住臺東的利小姐,三十歲左右,先生開車載她途中不慎發生車禍,導致利小姐粉碎性骨折需截肢,住進骨科病房時,每天以淚洗面。醫院和家裡兩邊跑的先生,對太太很愧疚,先生試著要對她好,利小姐總是冷言冷語,讓先生相當挫折又委屈。

賴蕙君扮演起兩人的潤滑劑,夫妻倆終於有好的互動。複診時,先生也都會載她回來。幾次互動下來,利小姐敞開心房對蕙君說出當初為何那麼氣先生的原因,原來先生早已有外遇,蕙君鼓勵她要堅強,「至少他願意拿錢回來,也願意支撐這個家。」她的一些話讓利小姐釋懷了。後來兩人的情誼猶如姊妹,每當利小姐回醫院複診,都會特別找賴蕙君,還送她釋迦。

由於花蓮慈院護理部主管教學熱誠,帶動多位主管再進修,擔任副護理長的賴蕙君即是其中一員,她在1996 年,以第一屆護理二技在職專班,進入慈濟大學修讀學士學位。

1999 年二技畢業後,從骨科病房轉到日間照護病房( 輕安居 ) 承擔護理長一職,賴蕙君做中學,一邊管理單位,也學習如何照顧失能、失智的長者。家屬在未送到輕安居以前,都是親手照顧,送來輕安居之後才有喘息機會,頻頻向護理同仁們道感恩。「我們只是盡責任照顧,這樣的環境是醫院提供的,但是家屬把我們當成恩人一直感恩。」在輕安居的經歷讓蕙君累積了照護失智長者領域的護理經驗,體會上人所說,「病人是我們的老師。」

2015 年4 月, 雲林嘉義區新進醫療志工職前教育訓練於大林慈濟醫院舉辦,賴蕙君護理長指導學員如何為病人推病床。攝影/汪秋戀

大林的護理元老

得知嘉義縣大林鎮慈濟醫院即將啟業,蕙君就想著是不是該過去,離家近一點,因為本來是要訓練自己獨立才離家的,但轉眼就超過十年了。就這樣,大林慈濟醫院在2000 年8 月13 日啟業,賴蕙君在9 月1 日報到,成為元老成員之一。來到大林,她把在花蓮所學完全發揮。

承擔護理長一職,起初,先在6B 內科病房學習,之後到7B 整形及神經外科病房服務,期間經歷7B 病房搬遷,接著陸續開啟9B 一般外科病房、11B 骨關節及耳鼻喉科病房。賴蕙君興奮地說,有主任、督導的帶領下,開病房的經驗還滿有趣的,很有成就感。

尤其開11B 病房時,護理同仁是從不同單位調來支援,一開始沒有凝聚力,到後來有共識和統一的作業模式,賴蕙君很欣慰看到自己規畫的潛能,也感恩當時一起共事、為單位努力的同仁們。

至今,11B 病房每週一、三晚上的團體衛教,就是延續最初的發想。當時,她思考到病人同質性高(主要是膝關節手術的病人),要找到能讓學妹們發揮專業又精簡照護步驟的方法,「透過團體衛教,讓學妹們訓練臺風,也是讓她們肯定自我專業的展現。」賴蕙君如此深信著。於是,堅持在手術前一天晚上七點半,集合當日住院病人進行「膝關節手術之注意事項」團體衛教,久而久之,現已形成11B 單位的「好傳統」。

由於在花蓮有骨科病房的經驗,賴蕙君也承接過8B 骨科病房的護理長,同仁們都說她的要求很嚴格,但照護品質卻是有目共睹。

賴蕙君常跟著雲嘉南區慈濟人醫會前往關懷往診。圖為葉昌明醫師為眼盲的許阿嬤檢查皮膚情形,賴蕙君幫阿嬤剪指甲,並教導其孫女如何照顧阿嬤的生活起居。攝影/劉麗美

體會家屬的無助感 感恩自家醫療後盾

那一晚十一點多,家人緊急來電,說明爸爸發生車禍是什麼狀況,目前在臺中一家醫學中心就醫。蕙君一聽完情況,心想這下糟了,爸爸可能是脊髓損傷。她立刻趕去醫院,希望院方做頭顱牽引,但院方表示他們不曾在急診做過,一方面病人血壓不穩,他們要找出血點;當下她好想把爸爸轉回大林慈濟醫院,但院方說明避免造成第二次傷害,不能再移動病人。

半夜間,她在想轉院又擔心爸爸病情惡化之間糾結,身為家中老大,具護理專業卻使不上力,她的無力感油然而生。到了隔日上班時間,護理部呂欣茹主任來電,讓她宛如找到支柱,終於有人可以商量,眼淚管不住地劈哩啪啦落下來。「從爸爸倒下的那個晚上,這一路上,很感恩欣茹主任給我很多的支持、解惑甚至鼓勵!」

為了能親自照顧爸爸,又捨不得自己多年的專業,也捨不得同事們,蕙君主動提出轉職擔任晚夜班護理長,她笑著對同事說:「2008 年金融海嘯,大家在『減薪』,我要為自己『加薪』。」

有好幾次,爸爸身體種種的不適,得到大林、臺中慈院醫療團隊很大的協助,大家像家人般給予最好的醫療照護,賴蕙君很感恩慈濟醫療團隊當她最好的後盾。

待人接物,人圓事圓理圓

從一個單位護理長,轉為要照顧各單位的晚夜班護理長,但蕙君早已具備多個單位的行政管理能力,藉這個職位又更形提升,還能拓廣照顧面。賴蕙君很感恩最早期在花蓮慈院的溫舜華主任(現為醫療志業主任祕書)的啟蒙。

而在擔任晚夜班護理長,最大的考驗就是遇到突發事件、衝突事件!「例如,家屬對同仁的抱怨事件。」賴蕙君提及,「除非是喝酒蓄意鬧事,如果把每一件事都當成醫療暴力,就會疲於奔命。」「想一想,他真的是要來亂的嗎?我們這裡是鄉下地方,老人家重聽,講話比較大聲,如果當成是罵人,要警衛來避免鬧事,對方會認為是要抓他走,他當然會很生氣,情緒就更高漲……」累積幾次經驗後,賴蕙君分享,只要肯用心在當下,許多事件都能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而在帶學弟妹的部分,賴蕙君說:「儘管有近二十年的護理長經驗,我跟學妹們的互動還是比較一板一眼,帶人的方式還要努力學習。」可是,有些學妹與她的互動恰似朋友,「來來來,妳要來這邊坐,跟我們坐著一起吃飯,這樣才會有朋友。」她內心很掙扎,「不行吧!這樣很奇怪,妳們不吃,我自己在這裡吃。」學妹們逗她覺得有趣,樂得都笑了。

護理如人生,愈來愈提升

2018 年賴蕙君再次回到學生的身分,她說:「感謝陳佳蓉主任開啟護理碩士學分班的大門,讓我們工作的同時能再精進,我讀得很盡興!」在進修學業的同時發現了學理回饋臨床的樂趣,也看見自己想把自己的處事態度調整得更圓融。

賴蕙君回顧照顧爸爸的這十年多,有幸參與《慈悲三昧水懺》演繹,在當時同事何姿儀的引導下深入接觸到上人的法、慈濟人的「行」,種下日後培訓的種子。在《水懺演繹》的隔年(2012 年),蕙君參加大陸貴州冬令暨獎助學金發放,聽到許多志工的分享,尤其後進的一些師兄師姊,因投入而心得滿滿、道心更堅定,她驚醒,「我入慈濟那麼久,卻從來沒有投入到慈善,我要從『慈濟的人』,進來成為『慈濟人』。」於是,她踏上見習及委員培訓之路,力行職志合一。

護理服務年資快三十年了,會累嗎?賴蕙君露出微笑,護理工作讓她實現所學為良能,而工作之餘,既照顧到家人的健康,又持續進修、參加志工活動,修慧又修福。

「換一種活動就是休息。」不管是進修或投入志工活動,對她來說,投入另一種活動轉換心情,就是抒壓和休憩,生活很是充實。

參與志工活動成為賴蕙君生活休息的一種方式了。圖為2013 年1 月賴蕙君參與貴州省羅甸縣龍坪鎮冬令發放,發送助學金與福慧紅包給清寒學生。攝影/陳仕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