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隊合作的好伙伴【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三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賴宇軒 花蓮慈濟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暨二八西病房主任

還記得年前,有一位自關山來就醫的老菩薩,住院期間,一直由住在國外的兒子陪伴她。病人住院期間,兒子不管是對護理人員或醫師的態度相當不友善,對醫療處理也產生質疑,造成每日面對病人與家屬的護理人員相當頭痛與無奈。儘管面對家屬不友善的態度,但護理人員和醫療團隊還是本著人本醫療、人性關懷的理念來照護病人,同理兒子的行為是因為關心母親疾病的情況。

醫療團隊發現,兒子的問題來自於對「母親病情沒有獲得即時的訊息所造成的焦慮行為」。為了滿足兒子想要「即時知」的需求,也避免不必要的「溝通」問題,醫療團隊進行會議,達成共識:統一由主治醫師來解釋和說明病情與治療,只要兒子對病人的相關治療提出問題,護理同仁就主動call 我,由我來向他說明。而護理人員仍然本著關懷病人的態度,溫暖地與病人、家屬互動,隨時注意家屬的反應。

因為醫療團隊的合作無間與單一的溝通窗口,兒子因為獲得及時「知」的訊息,許多對醫療的誤解也慢慢化解,開始「信任」醫療團隊的處置,老菩薩最後也順利出院。當初,我們覺得這可能會是一件醫療糾紛的事件,但最後卻以「信任」做為故事的結尾,真的要感恩我們整個醫療團隊的合作。

假日時,我也會到病房看看住院中的病人,我清楚護理人員的工作相當忙碌,並不會要求護理人員一定要一起查房,但二八西病房的護理人員只要看到我開始查房,她們就會主動跟查房,主動提供病人相關訊息,幫助我快速了解病人在假日期間的情況,查房後,遇到病人或家屬詢問有關在查房時提及的問題,護理人員也能夠主動協助說明。我覺得,這些都是團隊合作很必要的地方,可以及時處理病人或家屬的疑問,避免不必要的溝通問題。

在醫療團隊中,我覺得良好的溝通與合作是非常重要的。在平時工作中,我會主動告訴護理同仁,為什麼一位病人才開始使用一種抗生素,沒多久,我又停掉,改用另一種抗生素的理由。我希望因為有良好的溝通與說明,護理人員能夠清楚了解為什麼病人的抗生素治療會改變,同時,也減少護理同仁在交班上遇到的困擾及更了解治療計畫。

當初會走入醫療這個專業是偶然。我的父親就是一位醫師,因為父親的工作關係,我和父親相處的時間相當有限,我告訴自己絕對不當醫師。長大了,開始能夠理解父親的工作和意義,加上我喜歡人、關心人,所以我也走入醫師這個專業。多年來,發現人力流失與招募對花東是一項挑戰,就如我自己,我的家人也會希望我離開花蓮。但是想想慈院對花東民眾健康守護的重要性,如何讓護理人員能夠留下來,是我和如鈴護理長一起想為二八西護理同仁努力的方向。中午,只要我有空,我就會到二八西病房和護理人員一起共進午餐。透過這些日常,我也愈來愈了解他們對工作想法和感受。在他們心情低落時,只要他們願意和我說說話,我也會聽聽他們的想法和感受,和他們試著找到解決的方法。只要我的時間允許,我也會幫助他們上心靈成長的課程。我希望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二八西病房的護理同仁能夠找到照護病人的意義與熱情,主動留在花蓮慈濟醫院,共同為花東民眾健康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