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與No 的界線【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三期 - 社論】

文/王本榮 慈濟大學校長

醫院是「悲歡離合」的縮影,也是「生老病死」的道場,生命的樂章永無休止的廻盪於醫院每個角落。生命是如此渺小脆弱,常飄然而來,又隨風而逝。醫護人員面對自然法則,逆勢而上,勉力而為,向病魔宣戰,與生命拔河,本是神聖天職。然而浩瀚無量的專業知識排山倒海而來,無限上綱的醫療責任鋪天蓋地而至,對從以往「眾神國度」被貶謫到「人間」的醫護人員真是難以承受之重。

《大智度論》說:「如實知世間,是名出世間」,醫護人員有責任以更敏銳的觀察,實地的參與與理性的思維,體認在醫療行為中許多人性與制度的衝突面。如何在極其複雜的現象透過嚴格的科學訓練與邏輯思考,調理出事相的本質;如何在科學的「懷疑」與人性的「信任」間求得妥協;如何在「感性」與「理性」間取得平衡;如何在現實的環境與理念的堅持中,作出抉擇;如何理解死亡的實相與生命的價值,不至於在現代維生醫學到底是延長生命或延長死亡的徬徨中進退失據。在在都如同醫療倫理強調行為的決定是因人、因時、因地的有利抉擇一樣,也許沒有標準答案,但透過深入的理性探討,才不會偏離正道。

護理是一個兼具專業與人文的志業。護理人員的一雙手永遠趕不上醫師的一張嘴,更趕不上病人及家屬「急急如律令」的各種要求。不像醫師常只是飄然而來,點到為止,護理須持續與病人及家屬接觸。現實環境中,第一線「人與人之間」的照護(Care) 本身是既艱辛又神聖的工作,志為護理首要培養人文素養,涵括了文學、歷史、哲學及對「人」的終極關懷,亦要具足明辨是非、包容分享的能力。

本期《志為護理》刊登了慈濟大學護理系林玉娟老師、江錦玲老師、謝美玲老師及馬玉琴老師關於「身體界線」、「身體自主權」及「身體隱私權」的四篇文章。

「身體界線」是隱而不顯,無法明說,卻是主觀存在的身體界線。護理人員不但要觀察病人的「氣色」,看病人的「臉色」,也要擔心病人的「好色」。學習保護自己身體的界線,也尊重病人不同的身體界線,是護病能否互相信任及和諧共處的關鍵。而身體自主權、性別平等自主權與隱私保護權的落實,不但讓病人得到尊重,也能保障自己的工作安全。護理人員不僅要具備護理專業的知能與技術,更要培養人文素養及對生命、社會及環境的關懷。記得在四川汶川地震的賑災中,大陸領導問我:「什麼是人文?」,我指著貼在牆上的標語說「不可隨處小便」只是人的基本規範,但如果能作到「小處不可隨便」,就是人文素養了。

醫療服務的終極目標在提升國民健康,而健全的醫療服務體系是由多種專業團隊合和互協,一點一滴努力涓滴成河的。慈大醫學院開設的「專業間教育」(inter-professional education, IPE) 課程,目的是各種醫療專業的學生在培育的過程彼此了解互相不同的功能角色,更能互相尊重,彼此配合以照顧好病人,提升病人安全水平。

因為教育的普及,男女機會平等的提升,傳統的職場分工,職業分別已漸趨模糊。傳統的護理人員都是由女性擔任。這樣的專業性別單一性,其實是一種迷思,臺灣從三十年前開始培育「男丁格爾」,目前已有四千位投入醫護相關的產官學界,而且都有良好的發展,提供更完整而全面的專業服務。然而由於約定俗成的刻板印象,一般民眾仍習慣將護理歸納為女性專業,使男丁格爾們難免會面對性別角色與職業角色的心理衝突,或者身體界線的觀念誤解。而這種兩性間差異的文化層次更應由性別平等教育、身體自主權教育及人文教育之強化來補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