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生不肉食【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五期 - 心靈轉彎處】

文/吳家瑩 大林慈濟醫院5C心蓮病房護理師

我茹素半年了,是什麼原因讓我茹素?既不是發願,也不是工作環境,而是不經意看到網路上的文章訴說著:「食物富足的臺灣,身為有智慧的人類,你有更多可以選擇的美好食物,而不一定要讓牛媽媽被迫與小牛分開、讓母豬不停被強制交配、讓小雞一出生就被剪掉小嘴。每個生命都有無限的可能,但牠的可能,絕非成為你嘴裡的腐肉。」當下實在驚訝與震撼,看到小動物的無辜眼神,讓我決定吃素。我捨不得再看到這些動物在驚恐中成為盤中飧。

我自覺是一個極富想像力的人,你聽過「食葬」嗎?這是我想到的一個名詞。因為目前的工作屬性,常常要接觸到病人臨終階段,難免會詢問到病人往生後的送葬方式:像火葬、樹葬……我們工作人員間,也曾試問自己的「終生大事」,如何妥善處理才對得起平凡卻精采的一生呢?

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我希望自己的送葬方式能達到環保、又不失大體,也不願抱殘守缺。我天馬行空的想到了很特別的「食葬」,指的是將自己的大體火化成骨灰,將骨灰放入每道佳餚,讓前來參加喪禮的賓客品嚐。這在理性層面不只環保,在感性層面也達到了所謂永留摯愛心中。我心想如此兩全其美必成佳話。但當我提出這完美的想法時,卻被身邊好友拒絕得手足無措。

為什麼呢?為什麼不吃我呢?我是自願地、很樂意地被吃下肚,快選我,選我!我問了好多朋友原因,他們給我的答案就是:「吃人太噁心了!」打消了我這個念頭。

但試問,人說穿了也是動物,人肉、豬肉、雞肉、牛肉差別在哪裡呢?我們找不到任何理由吃肉,只好把它合理化,因為萬物的弱肉強食,因為人類必須要有動物性蛋白? 但這也不是正確的。

茹素對身體好不好,不是我最在乎的,重要的是,我決定茹素,因為我決定愛護眾生,尊重眾生的生命。

愛護動物、珍惜萬物生命是吳家瑩決定素食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