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輩子的朋友 邱沛淇 大林慈院腹膜透析室護理師【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五期 - 人物誌】

文、攝影/謝明芳

「當病人選擇腹膜透析的那刻,注定了我們要成為彼此下半人生的好朋友。」五年多、二千多個日子,邱沛淇結識一位又一位的知己、關懷一個又一個的家庭,她與病人、家屬的關係已超越朋友的定義。

貼心是招牌 陪伴是承諾

邱沛淇在2008 年3 月來到大林慈濟醫院血液透析室服務,這時她已有11 年急診和內外科護理的經驗,不過仍得從頭學起。熟悉快一年,好不容易上手了,卻因為缺人力而轉調到腹膜透析室。「剛開始滿有壓力的,每晚都要用功讀書補足專業。」

「腹膜透析室目前有三位護理人員一起照顧九十位病患,我們每個人負責照顧三十位。」「只要有乾淨的密閉空間,患者都能自行換藥水,在沒有傷口、腹膜感染情形下,患者只需每月回診一次,平日則固定一天四次的換藥水和傷口清潔;對需要工作或年輕患者而言,腹膜透析會比每週三次到院做血液透析來得理想。」沛淇總會細心地了解病人的家庭背景、居家環境、生活作息等條件,而給予最佳的建議。

有些病人免不了有其他慢性病,沛淇會順便幫病人掛其他科的門診,時間也會安排好,讓病人來一趟醫院作透析複診,也看完其他門診。她的小小貼心舉動,病人、家屬都很窩心。

萬一病人沒有家屬陪伴或是第一次就診其他科別,沛淇就陪著去,「有醫師誤以為我是病人的家屬,因為我跟病人太熟了。」「我們很像個案管理師,定期追蹤、電訪關懷病人狀況,並且二十四小時待機,只要病人、家屬有疑問或突然緊急入院,我們能馬上答覆或到場了解、陪伴。因此,我們與病人相處的時間很長。」即使病人狀況惡化,沛淇的陪伴也不中斷,不管是血液透析、進行腎臟移植,甚至到病人離世。

如心理輔導師 感動病友真愛

「廖先生因無法接受洗腎的事實,一開始都不愛理人、不想說話,後來我請一位年紀更輕的病友鼓勵他,加上我們的真心陪伴,他感受到溫暖,漸漸有了笑容,還會跟我開玩笑呢!他去年也有出來參加腎友會聯誼活動。」見著廖先生的成長,沛淇隨之歡喜。

「沛淇真的很用心照顧,一直不厭其煩地鼓舞我們。與她熟識後,我都會捉弄她,譬如她幾次來電話,我都騙她說:『您好!這裡是某某派出所。』她真的相信了。」童心未泯的廖先生,讓人感受護病情長的可貴。

對廖太太來說,沛淇的存在更是重要,「先生剛生病期間,我要同時面對他的大發雷霆與婆婆擔心的臉色,結果得了憂鬱症,還好有沛淇的傾聽、鼓勵,還當我們夫妻的和事佬,伴我走過新婚的低潮。」沛淇對他們來說,猶如心理輔導師。可是沛淇卻說,她才被他們夫妻倆的真愛感動。

膚慰過那麼多病人、家屬,仍有讓沛淇花不少心思之時。曾有一位七十三歲的阿婆,學不會腹膜透析而感到挫敗,不論沛淇如何指導、鼓勵,阿婆就是要放棄,於是她請了一位七十多歲的病友跟阿婆溝通,病友對阿婆說:「我不識字都學會了,妳怎麼可能不會。」好一個激將法,阿婆竟然學會了。

邱沛淇協助病患清潔傷口與導管。

外冷內熱 執行力強

「當年因為我同學的姊姊讀護理,同學也邀我一起去讀,我本身不排斥、父親覺得做護理不錯,而且我家住在高雄六龜,於是國中畢業後就近在育英醫護管理專科學校就讀,接著進修輔英科技大學。」沛淇說,她在學生時代是很內向的,因為職場上需要接觸人而強迫訓練自己。

沛淇覺得自己的缺點可能就是比較「執著」吧。她說:「我想到要做什麼事情,就會馬上去做。」腹膜透析室的同仁們覺得沛淇是個沉靜、穩重,執行力很強的人,也很有耐心,懂得傾聽病人的心聲。不熟的人會看到她外表的冷靜,酷酷的,接觸或熟識後就知道,她很熱意幫人解決問題,很愛分享。

第一年的失誤 永不忘的反省

但沛淇的過去,也是有忘不掉的挫折。尤其是剛畢業工作的第一年。

那時沛淇覺得主管說什麼就該唯命是從,有一天,一位入院一、兩天的老伯要出院,護理長誤以為是農藥中毒的阿伯要出院,交代她把一瓶農藥交還給他。老阿伯以為農藥是藥,不慎誤食而又入院。沛淇被眾人指責,被請到院長室訓話,質問她是哪間學校畢業,怎麼會犯那樣的錯,院長室還連絡沛淇的父母,慎重告知她的錯誤,要他們叮嚀女兒以後做事要小心。

沛淇以為可能無法再從事護理工作了,但很感恩的是,老阿伯知道她不是故意而沒有追究,醫師也沒有怪罪的意思。過程中陰錯陽差,總之,沛淇反省自己也有錯,應該要再與老阿伯、家屬確認那瓶農藥是否是他們的,而讓老實的庄腳人以為是可服用的藥物而誤食。

邱沛淇( 前排右三 ) 陪伴病友、家屬無微不至,圖為她與腎臟內科黃振森醫師( 右一 ) 參加腎友會聯誼活動。

家人話題圍護理 適應環境真成長

11 年的時間,沛淇待在同一家地區醫院,是因為醫院即將關閉而決定離職的。想想已經快三十歲了,已經結婚有小孩,現在又住在嘉義縣民雄鄉,剛好有先前的同事在大林慈院的血液透析室,離家很近,就選擇來大林了。

到血液透析室,不用輪三班,是沛淇身為三個孩子的媽而作出的選擇。而邱沛淇可算是護理世家了。「我排行家中的老大,有兩個妹妹和一對龍鳳胎的弟弟妹妹,其中二妹、三妹因我的影響也去讀護理;每當我們聚在一起,就有共同的話題,聊的都是護理。」

其實沛淇當年也是有讓病人多挨了幾針的,只是她清楚逃避氣餒也沒用,反而更要學會。所以往後她的護理臨床工作,也抱著勇於面對、解決事情的態度,已經成習慣了。

所以她在一個地方也都待很久。「我一做下去就沒換過醫院,我認為護理人員要去適應環境,而不是環境適應我們,這也是對醫院認同感的表現。」但沛淇也坦承,護理的忙碌,有主管要求、醫師指責、交班工作、許多紀錄要寫、評鑑等等的人事物交雜下,也曾感到身心疲憊而想放棄。只是她明白,不管是換行業或換醫院,同樣都會有困難或壓力,唯有面對並一一處理,才是真正的成長。

真的心情不好時,沛淇的方式就是與同事、先生聊一聊。這是她的優點,事情過去就好了,不會把自己困在低落的情緒或事相中。

病人有福 持之以恆的心路

而來到大林慈院後,她感覺這一家醫院很特別,她說:「我很喜歡參加人文活動,像是朝山、浴佛節、志工早會、人文營。」「每每參加這些活動,總能讓身心沉靜,學到專業以外的道理,尤其回到精舍尋根、走一走,遠比放假出去遊玩來得有意義,雖然在精舍的那幾天都要早起,但我整個身心是輕鬆的,師父們才是真正的辛苦。」

在工作之外,沛淇除了參與慈濟活動,也跟著小妹參加華山基金會的訪貧,關懷一些獨居老人。因為小妹在臺南區的華山基金會服務,所以從今年七月起,只要時間允許,沛淇就會跟著妹妹去。沛淇的工作,本來就有每月至病人家中關懷的行程,尤其是腹膜透析的新病人,沛淇與同仁會去他們家中關心生活起居、透析的環境、經濟狀況等,家訪是很熟悉的,但是訪貧看到與感受的又更不同。

「訪貧時看到老人就住在小小破破的鐵皮屋裡,有些臥床無法行走、有些行動不便;見苦知福後,我都會跟我的病人說他們都是有福的人,還能行走、搭交通工具出來就醫,那些無法到院就醫的人才是苦啊!」

在繁忙的工作中,沛淇很感恩有先生的支持,感恩大姑幫忙照顧孩子,讓她無牽掛地專心服務人群。

近二十年的護理生涯,是她持之以恆的心路。問為何能有耐心地為病人、家屬付出,只因沛淇同理病人和家屬的苦,「生病是一件無奈的事, 照顧者相對辛苦,我們具足專業多協助一些,就能減少病人、家屬心頭的壓力。」

面對沛淇主動關懷、不時叮嚀照護的注意事項,病人們的心情就如〈你打開我的眼睛〉歌詞:「起初我以為你很像太陽,溫暖但靠太近會灼傷,後來才了解你也像月亮,溫柔肯傾聽我的迷惘……」而受到沛淇真誠的照護、關愛,病人們對自己的健康與生活有了信心與力量。

一輩子的朋友 -- 邱沛淇,就像病人們一包換過一包的腹膜透析溶液,流除病人身體的毒素和煩惱,注入乾淨的養分與希望。

邱沛淇( 前排右二 ) 從參與人文活動中充實心靈、增長慧命。圖為她與同仁們回到花蓮靜思堂參加人文營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