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練有成【志為護理第十三卷四期 - 男丁手記】

文/林文暄 花蓮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 攝影/吳宛霖

踏入臨床即將滿一年的我, 看見醫院裡陸陸續續進來的新人和實習生,不禁想起去年剛到醫院工作時恐懼和焦慮的心情了,現在回想起來,還真不知道我是怎麼撐過來的。

在大學裡每一科的護理學上12 週,緊接著就是該科的臨床實習3 週。在實習生涯裡,每天都充斥著無止盡的作業,遇到臨床的各種困難,如:基護實習碰到隔離病人,很擔心自己被感染,心裡也不停地抱怨為什麼我要選讀這麼危險的科系?而三讀五對給藥及答覆老師問的藥理學問題,搞得自己好像在念藥理學系一樣。到了產科實習,因為自己的性別影響個案身體評估與護理介入程度的執行, 而感到沮喪。且每天清晨六點半前要出門趕往醫院,結果有一次發生小車禍,當時只怕會影響實習時數及畢業門檻,不管受傷情況,就硬著頭皮去實習,就算手臂腫得跟大腿一樣粗,只要骨頭沒斷,還是得去實習。

至於內外科實習則不論抽痰、管路照護或傷口換藥,都要無菌技術及安全操作,真的超累!而臨床的學姊們還要一次照顧好幾個病人,真不知道她們是怎麼辦到的。而最後的綜合選習,從之前有老師跟著,到這時沒有老師跟著,帶著潛在的不安全與不確定感,臨床作業都得自行解決或求援。每一梯次的實習自己都會先背知識,擔心應用生澀或混淆,而實習都必需好好經營護病溝通與關係,真的是勞心又勞力。所以每次實習都會跟自己說,沒關係,撐過去就好,將來畢業之後進入職場工作就會好很多了。但萬萬沒想到,真正的噩夢,就在進入職場後才開始。

林文瑄現在能在急診室態度自如地為病人打針,是他在剛報到的那段期間犧牲休假努力練習技術換來的。

一進入職場,首先遇到的難題就是交班,如何以最快的速度,將病人從頭到尾發生的經過仔細地交給下一班,好讓下一班的主護能快速認識病人,了解照護的重點。但實習能夠練習交班的機會真的不多,每天只有一次,但在急診工作的我,要照顧的病人數無上限,在要照顧這麼多病人的情況下交班,真的很不容易,因為根本連認識病人的時間都非常有限。於是我努力地勤練交班,就算被學姊罵,也還是繼續交班,甚至到後來,我交班給下一班之前,都還會翻開我照顧病人的病歷,自己交班給自己一次,為的就是讓自己多一次練習的機會。

緊接著遇到的另一個難題就是幫病人打點滴上留置針。到現在我還清楚地記得, 當時因為一針沒打上,就被病人咆哮、謾罵,回到護理站找學姊求救又挨了一頓罵。當時我的臨床指導員告訴我,以後休假時間都要來醫院練習幫病人打點滴,不只打點滴,各項護理技術也都要練。

不要懷疑,剛開始的那兩個月我都沒有休假。就這樣,苦練的兩個月終於有成果,自己進步了, 現在回想起來, 還得感謝學姊當初的「逼迫」,因為在剛進入臨床工作,尤其是在這充滿考驗與挫敗的急診環境裡,能支持你繼續的最大動力,就是成就感,而最快能得到成就感的方式,就是自己能獨力完成每一項護理工作,甚至還能幫忙其他人。漸漸地,自己感覺到護理其實並沒有這麼可怕, 也有了信心。

護理這份工作,真的需要時間去學習,去適應,只要繼續堅持下去,調整好自己的步伐,護理並沒有想像中困難,每一位在臨床工作的護理師,都是這樣走過來的,而我當然也會跟隨著前輩們的腳步,繼續向前邁進。

花蓮慈院急診室的忙碌已是常態,臨床經驗滿一年了,林文瑄發現護理工作其實沒那麼可怕,也有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