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的所在 薪資議題與專業覺知的消長【志為護理第十三卷四期 - 新聞解讀】

文/謝美玲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助理教授

今年五月,媒體大幅報導護理師護士公會全聯會為解決護理職場環境及人力流失問題,希望比照醫師,也有3 年300 億計畫,以提高護理薪資來解人力之荒。

回想二十幾年前投身臨床之際,臺灣經濟繁榮,許多護理人員離職轉進利多的股票市場或投身其他行業,引爆護理人力荒。當時醫療機構為了護理留任,紛紛大幅調升薪資。猶記得當時護理主管的提醒:「現在醫院提高薪水聘請護士,是因為缺人,而不是看重我們的專業。」二十五年過去了,這句話仍然深印腦海,也成了推動自己不斷學習往前進的動力,希望護理專業能被看重。

這二年來,拜網路與智慧手機之賜,護理薪資已不再是黑箱祕密,經常看到護理人在臉書上討論著那家醫院薪資高,留任津貼有幾萬元,或那家醫院的照護工作繁重,休假難安排等等話題。雖然有些人仍停留在護理工作是神聖的使命,但護理人員一天24 小時陪伴在病患身邊,與病患及家屬接觸最頻繁,把護理工作內容及時間換算成應得的酬勞,領取心力付出所得應是合理的要求。

然而,當護理工作環境及薪資合理性問題被提出討論並逐漸改善時,社會大眾對護理人員的專業要求也相對地提高標準。前不久,某醫院護理師未依正確步驟量測水溫造成女嬰洗澡燙傷的事件就引起軒然大波,也讓護理專業能力遭到質疑。護理師的價值及地位何在?應是值得每一位護理人慎思的問題!

在尚無專科護理師職務的時期,護理師在個案病情及狀況傳達上,必須直接面對醫師,加上早期因為各項醫療專業人員培育尚未成形,個案的營養照護、呼吸照護、術後或治療後的肢體復健等等,都要護理人員執行。近年來醫療相關專科領域蓬勃發展,護理師的工作內容不再需要「包山包海」。2006 年開始,「專科護理師」也在法源保護下正式加入醫療照護行列。至此,雖然基層護理師的待遇提高了,但是否警覺到,護理工作正面臨一個可能被取代的情境?

在專科護理師實務訓練中,就能深刻感受到護理師專業評估能力流失的潛在危機。有些護理師除了配合醫囑執行病患的常規護理外,對於個案的疾病過程及醫師查房交待的內容可能一知半解,或是以第一天當班、只是來協助其他同事做為不了解的藉口。也觀察到有些護理師在不知不覺間淪為反應病患問題的傳聲筒,例如會告知專師病人三天沒排便,專師問:「個案進食狀況如何?」,護理師答不出來;專師又問:「腸音如何?有腹脹嗎?」護理師二手一攤:「沒評估。」

回想學校教育,為了落實教、考、用的最大教學成果效益,護理學系老師們在課程設計上加入了臨床實務的教學策略,例如:客觀結構式評量(Objective structured clinical examination, OSCE)、情境模擬(Situational simulation)、問題導向學習(Problem-based learning, PBL) 等教學模式,甚或為了讓畢業生順利進入職場,有些學校於學生畢業前與醫療院所進行產學合作,規劃連結醫療職場與護理教育的最後一哩臨床實務訓練課程。

然而到職場後,卻發現有些護理師不太思考病患問題的來龍去脈,病患或家屬有反應問題便直接拋給專師,專師若想進一步瞭解病人狀況多問幾個問題,便可能招來批評專師很兇的抱怨!

近年來在執行醫囑核對過程中,亦發現有些護理技術的執行步驟在醫令指引中寫出,大為不解,特地請教醫師,得到的回應竟是:「不寫清楚怎麼行,護理人員不會做啊!」這正是護理的專業素質受到質疑的警訊,我們應正視與評估自我的專業能力,用心思考與精進學習。

因此,護理人需先肯定護理專業地位,在專業角色任務上,需能掌握所照顧病患的疾病過程及處置的因果相關性,遇到問題時主動找專師或醫師討論,並適時提出自己的評估結果及觀點。而在提攜後進方面,需有遠見,並以尊重的心相待,唯有自愛自重才能得到社會的肯定。

其實,每回到醫院帶實習,總是能在臨床第一線見到令人激賞、讓人信賴的護理師,而他們最大的共通點,就是自己對專業的要求,不僅對病人及家屬的態度好,護理技術與學養也值得稱頌。他們得到有形的薪資報酬,也得到了眾人肯定的無形報酬。

在樂見護理薪資與付出成正比的同時,提醒護理人應要求自己的專業表現能獲得病人及家屬的信任,才能在護理工作經驗中累積搶救生命、守護健康的使命觀與成就感。

參考資料

今周刊,2013年5月13日~2013年5月19日,消失的護士。

中央社,2013年5月4日,改善護理 促提3年300億

壹電視報導,2013年6月27日,護士荒!白衣天使控訴 畸形班表又過勞。

聯合報,2014年5月21日,女嬰被燙傷 醫院坦承護士疏失

慈濟技術學院校訊第十一期:2001年,護理科加冠典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