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護理 尊重利他【志為護理第十三卷四期 - 社論】

文/王本榮 慈濟大學校長

今年蘇俄與烏克蘭的克里米亞爭奪戰,讓人緬懷一百六十年前(1854 至1856 年)克里米亞戰爭,南丁格爾率領護理人員奔赴戰地醫院,提高護理素質,使傷患死亡率大幅減少,被戰地士兵譽為「提燈天使」的光輝史詩。她更於1860 年建立正規護理制度,培育護理專才,改進護理工作水平,提升護理人員人文精神,讓護理成為受人敬重的專業,也讓醫療護理跨進一個新的時代。她不但是聞聲救苦的「天使」,更是創造時代的「巨人」。

南丁格爾於倫敦聖湯瑪斯醫院創立第一所護理學校時,非常要求學生的專業訓練,更希望每位同學儀容整潔,操守良好,行為端莊,態度溫柔,忠於工作,成為人品典範。這與證嚴上人的教育理念不謀而合。慈濟大學今年創校二十周年,護理學系碩士班至今招收二十屆,學士班十七屆,秉持慈濟大學教育目標「培養具專業與人文的人品典範」,期許每一位學生都能尊重生命,以人為本,發揮自己專業良能及生命價值。

英國文豪狄更斯在其不朽之名著《雙城記》中有言:「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是一個充滿智慧的時代;也是一個普遍愚蠢的時代;它象徵著光明,也象徵著黑暗;它像是充滿希望的春天,更像是一個絕望的冬天」。近代醫療社會學家波特也說:「這是一個有史以來,醫療最進步的時代,同時也是一個病人對醫療最不滿意的時代」。很弔詭的是在臺灣的醫學院都致力改善醫學人文通識教育時,臺灣現實醫療環境却相對地在惡化中。

臺灣的醫學教育,醫學系「五大皆空」,護理系「人才流失」,不但是最嚴重的醫療問題,也是最深刻的教育挫敗。如果說處於政府健保管制邏輯與醫院營運邏輯之間是「兩面作戰」,現代醫療人員又得面對排山倒海的醫學知識及無限上綱的醫療責任,可以說是「四面楚歌」了。廣義的醫學教育應包括上游的「醫療制度」,「醫療環境」與「專業精神」,該是所有醫療人員及主管機構揭竿起「醫」的時候了。醫療專業是基礎與臨床一貫的科學,也是人性與專業交織的藝術,更是生命與慧命兼修的道場。為了適應高科技醫療時代,醫護教育更須重視價值觀的確立,養成主動學習,終身學習的態度,重視邏輯思考之訓練,深化人文素養,人際溝通及人性化診療及照護,適當的運用科技而不受制於科技,重建診療信心,再建醫病關係,是醫護教育改革的大方向。

證嚴上人慈示,一個人外在的禮儀風度,是內心德行的表現,慈濟大學護理學系的學生首重服裝儀容的自我要求,培養良護,從生活教育做起。在正式的課程中,大一必修的通識課程,包括生命教育二學分,慈濟人文與服務教育二學分,這兩種課程是增進學生對慈濟精神的認識與內化,並透過實際參與社區訪視、環保資源回收站活動,體認社會弱勢族群的現狀,並培養尊重利他,愛護地球的觀念。此外還能選修許多課程,如茶道、花道、手語、藝術、社會學等,培育學生多元人文能力與美學素養。

透過環境教育與服務,建立自信訓練反思,是慈大護理專業課程之特色。而在居家關懷及實踐課程中,師生會到社區與長期照護機構,關懷陪伴長者,引導學生轉換為志工身分來為民眾服務,學習陪伴、傾聽、尊重和照護的能力,體認「付出還要說感恩」的慈濟精神。每年暑假蘭嶼離島服務,跨文化學習更是護理學系關懷偏鄉、服務社區的具體活動。

每次參加護理學系加冠傳心燈典禮,心中總是有無限的感動,也是教育成果的最佳驗證。整齊劃一的步伐,柔美韻律的手語,莊嚴宏亮的宣誓,聖潔堅毅的神情,不但是智慧的灌頂,更是使命的傳承。期待同學在困難的環境,嚴峻的挑戰中,都能不忘「志為護理」的初衷,而慈濟大學的校訓:四無量心──慈、悲、喜、捨,慈是與樂的大愛情懷,悲是拔苦的專業能力,喜是自在的清淨修持,捨是利他的人文精神,四字真言都能成為每位同學照亮護理之路的明燈。期許每一位優秀的護理專業工作者,展現良能,在二十一世紀的醫療環境中堅守初心地提燈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