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雲有路志為梯【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三期 - 白衣日誌】

文/吳郁梅 花蓮慈濟醫院神經內科專科護理師
攝影/楊舜斌

走入職場已經十個年頭,會一頭栽進護理這個領域其實源自於爸爸的一句話:「你去念慈濟護專好了!」當時國三的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隨即便答應了爸爸的要求,也順利考取並進入學校就讀。對於初次離家的我,當媽媽幫我整理行李並帶我坐火車到花蓮時,我的心情是雀躍的,心中想著終於可以離開家裡出來闖蕩了。不過,這樣的心情並沒有維持太久,當下午媽媽要離開時,我開始後悔為何要選擇到偏遠的花蓮來念書?之後每天以淚洗面的日子,足足過了一個月,才開始適應學校生活。

用心領會 有趣的工作

開始對護理產生好奇心是在基本護理學實習,實習老師告訴我,護理是個「用心」去經營的事業,凡是真誠用心付出,必然也會收穫良多。於是,年輕的我開始學著用心領會。內外科實習時,臨床老師啟發我對護理的興趣,我開始覺得護理是門有趣的工作,除了可以探索醫學的奧妙之外,在完成本分事後,病人、家屬的一句道謝、微笑都可以讓我欣喜許久,挑燈夜戰的辛苦就當吃補了。

五年級正式進入全年實習的階段,完成了這一段天堂路,我們將從護生跨越到護理師的里程碑。可能是基於對公費生的厚愛,帶我的實習老師各個以經驗豐富、態度嚴謹著稱,實習過程中,雖然辛苦但也樂在其中,而我也在這些老師的身上偷學不少功夫,奠定日後工作所需的基本功。學生生活就在懵懵懂懂間流逝而過。

試用期滿當自強
學姊隱身變顧問

考完執照考試的隔天,我隨即進入醫院開始新兵訓練營的生活。分派的單位是實習待過的地方,在熟悉的地方工作,壓力或許減少了一些,不過心理還是忐忑不安的,深怕自己撐不過就變成了護理界的逃兵。

幸好當時有單位學姊和學校的實習老師幫忙,完成他們自己的工作之後,還撥空關心我,並且傳授我適應職場的撇步,例如時間的規劃管理、處理病人事務的輕重緩急等,讓我順利的度過難熬的新人試用期。

試用期後表示我已通過基本條件,成為必須能夠獨當一面處理病人的事務的人。反義而言,輔導學姊變成我的王牌顧問,有什麼事,我得先自己想盡辦法處理,包括:病人的針打不上、抽不到血、醫師要在床邊抽胸水、抽腹水或行腰椎穿刺……等,在我抵擋不住時,「王牌顧問」才會現身為我解燃眉之急。

血流滿面的經驗

這段期間也經歷了一些經驗,提醒自己照護病人時,須時時注意細節,否則得花更多時間和精力來彌補無意中犯下的錯誤。

舉例來說,有次我在為一位年長貧血的阿嬤執行輸血,當我換下第一袋輸空的血袋並將第二袋血品換上時,沒注意到入針處沒有完全推入血袋中,也沒看到輸血管路勾住我的衣服,一轉身,輸血管路便硬生生的被扯下來,血袋中的血嘩啦啦的流下來,流過我的臉頰滴到衣服上。倉皇地將病人端管路封住後,立刻衝回護理站。回到護理站,學姊看到我血流滿面立刻衝上前來,以為發生什麼大事,最後我默默的跟她說:「學姊,我沒把血袋固定好,管路被我扯下來了。」說完眼淚就掉了下來。學姊連忙安慰我,並幫我找一套乾淨的衣服換上。接下來除了要重新輸血,還多了一份意外事件報告。

突來的死亡衝擊

另一個難過的經驗發生在假日的午後。

「今天白班很好上,沒有太多繁瑣的事情,病人的情況也還算穩定,再過一個半小時我就能準時交班開心的下班去了。」我心裡想著。走到床邊,看著無人照顧的中風阿嬤,我上前問:「阿嬤你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呀?」阿嬤說:「我沒事。」交班前半小時,趁著空檔,我再次探視病人做最後交班前的確認,走到阿嬤床前叫了幾聲,心想阿嬤怎麼都不理我?怎麼阿嬤臉色變得「青筍筍」,一摸阿嬤的手,心也涼了一半,立刻呼叫急救,但依然回天乏術。醫師向剛抵達的家屬說明之後宣告死亡。

這件事對我的衝擊很大,我依然不懂為何病人病況變化可以如此之大?明明前一個小時我們還有對話,但之後卻……。自此之後不管是上什麼班,有空、沒空,我都要求自己至少每個小時巡視一下,確定病人還有呼吸,沒有意外狀況發生。

從重症病房護理師到成為專科護理師,吳郁梅逐步實現理想,感謝過程中所有帶過她的學姊們。

實現第一個願望
重症護理師

在適應病房的工作之後,我開始計畫實現我的願望。學生時代的我很佩服在加護病房工作的學姊們,不論是在照護病人的態度、專業知識及人際上的應對進退,都有領導者的風範。而進入病房工作後,看到專師學姊們認真工作的態度和照顧病人的用心,也讓我欽佩不已。所以我期許自己,如果可以,我想要轉調到加護病房,接受訓練後轉變為一位厲害的護理師。如果有機遇,專師這個選擇好像也不錯。

於是我參加了加護訓練班,一邊上班一邊上課,遇到其他單位缺人,護理長安排我去哪裡支援我就去哪,心內病房、外科病房、急診,都曾留下我的足跡。坦白說,支援的生活挺辛苦的,因為單位屬性大不相同,許多疾病照護、護理技術、醫療儀器都要重新複習,因此下班回家吃完飯後就得忙著做功課、抄筆記。日子累歸累,卻也增長了我的見識。後來加護病房缺人,麗花護理長也鼓勵,我轉調到加護病房去工作,實現我的第一個夢想──當個加護病房的厲害護理師,這一待就是四年。

剛到加護病房,大部分的儀器和裡面的人、事對我來說都是新奇又有點恐怖的。這時不禁要感謝單位許多資深學姊的一對一教學,和麗花護理長讓我去支援的經驗,雖然每次外放到其他單位支援時,心中不免嘀咕、抱怨連連,但此時才驚覺,有了支援經驗我才能快速適應加護病房這個大環境和每天不同的變化球。

這四年當中,也得到單位主管的首肯及同事們的協助,完成了二技的學業。在求學的過程中,有幸遇到來自於醫院裡各個單位及其他醫院優秀的學姊們,在課堂中我們分享自己的專長所學和臨床工作經驗,實習時我們彼此鼓勵、互相督促完成自己的本分事和老師交代的工作,三年的進修時間便在不知不覺的忙碌中度過。

把握機緣成為專師

「機會, 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在完成二技學業後,打算轉調回病房工作以緩解普通病房資深人力缺編之急。在偶然的機會下,神經科主任向我打聽是否有護理同仁想轉職當專科護理師,以因應住院醫師短缺的窘境。一向沒膽的我不知哪來的勇氣,便向主任毛遂自薦,經過面談後也順利在工作七年後實現我我的第二個願望。

來到神經科擔任專師這個角色,其實沒有想像中輕鬆愜意。

一開始以為只要接病人、問病史、身體評估,之後告知醫師安排檢查就大功告成。事實上,除了上述這些步驟之外,還要將病人異常表徵,藉由身體評估及神經學評估後,一一推敲出可能的問題( 鑑別診斷 ) 有哪些,再依序與醫師討論並且擬定治療目標及計畫。有時碰到病況複雜的重症病患時,更需要花費精神釐清前因後果,找出較好的方法來幫助患者。

一路走來感謝許多醫師和老師們的協助,讓我能夠順利考取專科護理師執照,在職場照顧病人也更得心應手。「人易在安逸、舒適的環境下放鬆,進而慢慢地失去飛躍的能力,最終淪為安逸的犧牲品」,對於未來,我期許自己繼續保持著熱情,精進不懈的向上提升,接續完成未來的夢想。

鼓勵學弟妹們勇敢接受實習的挑戰,吳郁梅專師與慈濟技術實習學妹們合影。(鍾佳玲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