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暖的改變力量【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三期 - 白衣日誌】

文/黃川芳 慈濟技術學院護理系臨床實習指導老師

我的夢想是環遊世界。

舞蹈家許芳宜說:「我因為夢想改變一生」,護理並非是我的夢想,但護理協助我實現夢想並改變我的思考方式;因為護理是可以讓我帶著旅行的專業。是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護理的需求。而旅行讓我體驗不同的生活、人文和地理風景,也因此豐富了我的人生地圖。2006 年,機緣下看到一則有關海外志工的新聞後,我選擇暫時離開護理教職,然後於2007 到2009 年,我為自己安排了兩年「海外醫護志工」的主題旅行。

第一年,至印度大吉嶺西藏難民自助中心(TRSHC)。這裡讓我體驗到生活簡單的快樂、茶園的美麗、喜馬拉雅山山脈的雄偉、聆聽藏經吟唱及經輪轉動時的靈靜、凍傷所造成的皮膚紅腫及瘙癢、被跳蚤攻擊到快「抓狂」、乾季缺水時使用每一滴水的小氣、地方為爭取成立自治區罷工時,因沒經驗未先去「搶購」食物而差點斷糧的恐慌、加入藏人抗議政治壓迫遊行時的憤慨等。

印度貧富差距懸殊,很多人民負擔不起醫療費用,在我工作的西藏難民診療所(TRSHC Diagnostic Clinic) 時常遇到病人因無法負擔醫師看診費用,而只要求拿藥( 有點像密醫行為 )。在幾次免費的行動醫療服務中,也曾發生病人人數過多而必須忍痛停止服務後面的病人……這是難過且無力的抉擇,但因考量到團員也是須要休息的,且隔天亦有另一群病人在另一地區等候我們的服務。我想,這是另一種課題,必須面對和學習的吧。能力、時間雖有限,也期許自己能做多少就做多少,但不能勉強,因為把自己燃燒完成了灰燼,如何有能力再照亮別人呢?當然自己也進行了一些專案,如藥物管理、糖尿病單張製作及衛教人員的訓練、長者及工作人員的血壓監測、兒童口腔衛教及兒童牙刷的分發、及肺結核患者N95 口罩的分發等。

第二年,我到西非甘比亞。這裡讓我體驗到非洲地理與文化的粗獷及美麗、氣候高溫及乾燥,非洲鼓音樂的震撼、族群的多樣化、奴隸貿易歷史的悲哀、大片土地的荒蕪、生活步調的慵懶、瘧蚊的威力。甘比亞時常發生醫療物資「斷貨」的窘境,我在當地最具規模的國立醫院RVTH(Royal Victoria Teaching Hospital) 服務,親自經歷了因急救藥物不足而決定終止急救、生理食鹽水不足而請家屬煮芭樂葉水( 據說有療效 ) 用以清潔約80% 的2-3 度燒傷、無消毒藥水而請家屬買醋稀釋來消毒因車禍露出大片頭蓋骨的傷口,還有抗生素療程到一半時藥局通知沒藥了等等,在臺灣想像不到的狀況和處置方式。

甘比亞95% 人口信仰穆斯林,據說可蘭經記載男人可娶4 位女人,所以可想像男人地位的崇高。曾遇過兩位懷孕病人,一位因子癇症而造成胎死腹中,無家屬陪同,所以我陪伴在側並借她手機,聽她哭著乞求她先生來醫院簽墮胎手術同意書,是的,不要懷疑,她是用「乞求」這動詞;另一位是蜘蛛膜下腔出血,母親與胎兒仍活著,醫生建議終止懷孕以保住母親的性命,但家屬卻遲遲不願簽墮胎手術同意書,最後母子兩條生命逝去。

此次經驗亦讓我意外地瞭解到,國際慈善捐贈的美意也可以變成惡夢,例如捐贈了管灌幫浦卻未捐贈管灌袋,當有人發現了這問題並送來管灌袋,又因型號不同無法使用。此外,雖然有人捐贈呼吸器,但醫院加護病房卻無相關設施故無法使用……,這些事情,只因為沒有周全的事先評估,這些捐贈物資最後都成了佔空間的垃圾,不是嗎?

為了讓自己的價值發揮得更好,我設計了一臺簡易的小型急救車、設計了加護病房的記錄單張、毛遂自薦到護理學校每週一次的授課( 重症護理概念簡介 )、及口腔衛教及兒童牙刷的分發等( 我覺得這一點我自己做得很好,因為這是我應該做的事情 )。

兩年間的志工旅行,每次病患或其家屬的一個笑容、一句謝謝都是支持自己理念的最佳動力。證嚴法師的靜思語:「從付出中獲得滿心歡喜,從付出中藉事練心、涵養開闊的心量。」是的,付出當下,福已在其中。

記得替一位病患用針頭移除其手掌上的一小根木刺後,他竟高興得捧著我的臉並輕吻我的手,讓我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應只是我那小小的動作,移除了他兩三天的疼痛不適感吧。又如一位燒傷病患,他因到我工作地點換藥,而感受到和其他醫院的換藥方式不同,且會主動提供相關知識及衛教,所以後來他私下詢問我是否可以到他的住處去,協助評估他太太的燒傷傷口並給予建議。最後他太太也成為我的病患,但因傷口範圍從大腿至小腿且有感染情形,無法步行,所以我決定利用午餐時間及假日到她家換藥並提供她一些自行從臺灣帶來的敷料及藥物。看他們的傷口範圍逐漸縮小、活動能力漸增,說真的,很有滿足感。讓人更開心的是,我們也成為朋友了呢。順帶一提一則有關他們8 歲兒子的可愛小趣事。有一天,他自己步行來找我到他家幫他媽媽換藥,但其實我已經到他家去了,而當他回到家時,我也已離去了。後來我的病人問他兒子去那裡了,他竟天真地回答說「去臺灣」找我 -- 因為父母告訴他我是從臺灣來的。而當時他以為我工作的地點叫臺灣,真是可愛呢!也有一位病人因糖尿病傷口癒合不佳,在我協助換藥下而改善,他說如果痊癒了要給我錢,我說我來這裡不是為了錢,後來他問我是來自中國嗎?我回答他:「我來自臺灣。」我想,志工是擁有溫暖的改變力量,透過「利他」行動會有更多人認識臺灣,了解臺灣人,你同意嗎?

早期臺灣曾經是一個接受國際非營利組織援助的國家。現在看到臺灣有越來越多的人積極投入非營利組織(NPO) 這塊另類的工作領域中,並將視野拓展到國際上,關注並實際參與國際救援行動,這的確是令人雀躍的。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說:「21 世紀是非營利組織的世紀」。期望有更多臺灣人能積極參與NPO 事務,以建立更和平美好的生存環境。

話說「人生就像一次旅行」,而我認為我的人生是精彩的,那麼你呢?你要如何設計自己親愛的人生旅程?

在西非甘比亞,黃川芳老師自我推薦到護理學校教授重症護理。

黃川芳老師到燒傷病人家為她換藥。

黃川芳老師透過志工旅行發揮自己的專長,更為甘比亞的孩子進行口腔衛育,也分送牙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