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現護理美學【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三期 - 編者的話】

文/賴惠玲

一群資深的護理人員以自己服務的病房為單位進行拍攝取景,捕捉護理人員平日工作穿梭在病房間舉手投足的瞬間身影,一張張的照片透過背景音樂和無聲字幕加以剪輯後,成為一段段極為感人的護理故事。故事裡融入了護理的科學和藝術,那是他們「護理美學」的小組團隊學期報告。故事隨著音樂的結束而告一段落,但課室內的氛圍凝結在故事情節中,短暫的無聲無息讓所有人的心情能稍作迴盪反思。

這群回鍋到學校接受在職教育的老研究生,因為臨床經驗豐富,主持課室討論,掌控群眾心理,很有一套,不怯場也不含糊,能讓每一參與的研究生盡情發言表達自己的看法,每位研究生論起事情來也都很有自己的思想見解,很是令人欣慰。尤其研究生對此作業的用心,每一張看似平常無奇的照片,透過用心的字幕詮釋,讓每位職場多年的同學看過之後都久久不能自已。

大家的臨床經驗太豐富,每個人的心得也是五花八門,但是,共同感受是──護理真是美!護理人真是美!護理的美,美在護理人所做的的每一個動作,所說的每一句話。有時候儘管我們看似只是照護一臺機器,但是學生認為「機器雖然沒有生命,沒有溫度,但是卻為我們和病人之間串起微妙的關係,透過它,那是我們對病人表達關心的方式。」所以,這些資深的老學生都還留在臨床服務。

如果護理這樣美,護理人提供服務時的舉手投足這樣令人動容,這樣吸引人,為何臨床人力持續流失?如何才能將這些美麗的護理行動轉化成為具體的留任因子,而非只是美在角落處,美在暗處,美在孤芳自賞,美在外人甚或年輕世代的護理人看不見?

護理人力的招募和留任問題始終持續困擾著護理界,各種經費挹注和留任措施顯然也未能竟功。有位護理長級的研究生分享提及個人的留任是為了贖罪;她自認過去是個「學妹殺手」,只因為臨床步調快,再加上個人的優異表現更是要求同儕也應有相同的專業水平,因而讓共事的後生晚輩心生恐懼,最後學妹們陸續以離職收場。但隨著年齡增長,在福慧雙修之中體現自己過去的種種不是,除了後悔之外,更是盡力以身作則,指導資深學姊帶領新人,用盡心思傳承教學的技巧。 

這些吃苦耐勞能自我反思的資深護理人年齡漸長,護理職場也是面臨新舊世代的持續交替。很多的研究都將不同出生世代的人們的價值觀加以歸類分析。從X 世代、Y 世代,到千禧年以後出生的「網路世代」(Net Generation,簡稱N 世代),因外在環境的重大變革,不同世代間對事物的看法也大相逕庭。國內護理研究也顯示不同世代出生之護理人員工作價值觀的差異,護理人員彼此間工作價值觀之差異,已造成對護理環境的重大之衝擊;工作價值觀通常會影響個人的工作態度、動機和行為。護理職場將很快地會有「網路世代」的護理人員投入,屆時護理界將會有不同的留任問題要面對。

而當前面對Y 世代的護理人和護理學生的需求和醫院間的搶人競爭,紛紛祭出各式看似優厚的物質報酬,甚或以重金吸引護理學生到院進行最後一哩的實習。這些創舉都在刷新臺灣護理歷史,學生一個個也是眼睛為之一亮,但是,這是解決護理人力的根本之道嗎?

無論是哪一個世代的護理人,正向的工作價值觀是可以透過教育被傳承的。許多應屆學生表示,在即將進入職場之際,各醫院在選擇他們,他們也在挑醫院。聰明的學生在聽過來自全臺各院畢業學長姊的回校分享之後,明白各種福利制度精算之後,各相同等級的醫院的年薪薪資待遇相差不多,各種教育訓練如N-PGY 也差不多,因此,會在乎如何被學長姊對待,也就是護理部的「門風」如何。這也正是護理研究所顯示的新世代所在乎的職場議題之一。 

除了學習者之外,帶領新人的教育者的工作價值觀也深深影響著彼此的留任。所以教學相長,其相互的影響是深遠的,且遠超乎表象的教和學本身。因護理工作在專業職場上屬於高壓力工作,護理人員工作價值觀應具備倫理道德及護理專業任務等特性,資深帶教學姊若能更深入了解不同背景新進護理人員的特性與想法,多一些體恤,越能適才留才。再者,舉辦護理美學競賽活動,也可以讓新世代的護理人多認識護理的美、創造護理的價值、護理的意義、進而喜歡護理,留任在護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