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的紅手【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二期 - 男丁手記】

文/劉漢璽 臺中慈濟醫院開刀房護理師

我覺得生命最大的動力、希望與熱情,一來自於行善,二是宗教信仰,很慶幸,兩樣東西我都能擁有;進入了佛教慈濟醫院工作,每天踏入手術室貢獻自己的棉薄之力救人。

答案讓人驚訝三次的職業

常被問起在哪裡工作,回答多了就練就一套模式,對方通常都會驚訝三次。「什麼!你在屠宰場工作。」「什麼!你是護理師。」「什麼!原來是在開刀房。」

是的,我是開刀房護理師。在汽車修理廠工作的叫黑手,我笑稱自己是「紅手」;黑手修的是汽車,而我幫忙「修理」的是人。一般人對於手術室的印象是「冷」、「血」兩個字,手術室充滿了金屬用具,金屬門、金屬器械,身體穿著單薄的手術衣,空氣很冷,醫護人員戴著帽子、口罩,只有露出眼睛,看不到表情,大家都長得差不多。

當初對醫科很有興趣,可惜沒有腦袋能念醫學系,就這樣念了頭銜好聽的輔仁大學護理系,跟著命運安排與貴人的提拔,從病房踏入念書時沒機會了解的手術室工作,覺得是自己生命中很大的榮譽跟恩賜。

因母親得識佛法,結緣慈濟

與其說是來工作,還不如說是報恩比較貼切。母親癌症末期發病,是在臺中慈院開幕那一天,緊急送到急診,後又轉出到醫學中心,經過了一年半,繞了一圈又回到慈院來,彌留的母親最後在慈院離開人世。這期間有慈濟志工送我一本證嚴上人的《無量義經》,這是第一本很白話地讓我能理解佛陀智慧的書籍,上人說的法圓融又慈悲,給了我很大的啟發跟安慰,也開始想正確了解佛教。

母親生病時,辭去工作陪伴了十個月,始終相信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使命跟天空,母親終究離開了,讓我萬般不捨,也是內心最深處的痛。萬般帶不去唯有業隨身,歡喜作功德、微笑修忍辱,好好活下去才是恆常不變的真。

每次看到的慈濟人,不論身邊或電視上的菩薩,總是很歡喜地替人服務,想到自己就是身在這樣的樂土跟大家一起活著,呼吸著,有說不出的喜悅。普賢菩薩有個警眾偈,證嚴上人常說,我自己也非常喜歡,與您共勉:是日已過,命亦隨減,如少水魚,斯有何樂。當勤精進,如救頭燃,但念無常,慎勿放逸。

與人為善,樂在開刀房

工作將近八年,經過手的病人也有近萬人,看了這麼多,感受最深的是兩個字──無常。每每在醫院,看到垂死掙扎的人、皮膚乾癟發臭的老人、呼天喊地的急症患者、捐出器官的人,都在提醒著我們人生無常,棺材裝的是死人不是老人,下次進來的可能就是我。佛教是先教人認清生命的本質就是,人一出生就是邁向死亡,人生如在不知何時會破裂的冰上快樂的跳舞;請問有智慧的您,無常先來還是明天先來呢?

在手術室裡奉獻,是興趣是熱情也是使命,每天在跟死神拔河,力挽狂瀾,捨我其誰,這種感覺很棒很實在!印象最深的經驗,是一個孕婦難產進開刀房剖腹產,一如往常,胎兒推擠出來後開始大哭,順手就拿吸引器要幫忙清理口中的異物跟羊水,小小的他,用盡了全力,緊抓著我手術衣袖口不斷的拉扯,怎麼就是不放,醫生要抱去嬰兒床,還是一直抓著不放,讓我不禁哈哈大笑,也許他在跟我說謝謝捨不得道別,也許未來某個時空我們會再相遇但是不認得對方,也許他是未來的總統也不一定。如果當時他聽得懂,我會笑著跟他說:我不是你爸爸,你爸爸在外面著急呢!

來臺中慈院兩年半的時間,身邊有許多好同事與學姊的教導跟幫忙,學得更多更精,充實了能力跟功能,用心協助醫生把刀開好,將傷口清洗乾淨,輕輕敷料包紮,才安心把病人送出去。珍惜每一次協助病人的緣,成就每一件事,結下每一個善緣,是現在能做到的,謝謝慈濟教導我凡事感恩,真誠懇切的說出感恩的當下,讓人知足又幸福。

劉漢璽( 中 ) 覺得能在開刀房工作很慶幸, 每天都能幫助人, 帶給他生命無比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