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理,是對爸爸的愛【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二期 - 白衣日誌】

文/何杏秋 臺中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師

猶記十六年前父親中風,時常不知如何照顧爸爸而感到無奈與辛苦,於是在家人的支持下,與希望能給予爸爸更好的照顧念頭中,轉學至中國醫藥大學護理學系就讀,就學期間因為希望父親的身體能更健康,我總是比其他同學更費心於課業上的學習,畢業後更是把重症加護單位作為第一選擇。

轉眼間,踏入護理工作已第十二個年頭。

從事重症加護工作期間,家人是我最大的支持,儘管,護理工作時常繁忙到無法共同分擔家務與照顧父母,父母與姐妹們也十分體諒。也由於家人如此地體諒與支持,讓我從事重症加護工作的十二個年頭中心情總是感到歡喜沒有抱怨。

近幾年常會被一些比較年輕的學妹問到:「學姊,妳為何可以在加護病房工作如此久,難道不會感到厭煩嗎?」我總是回應:「我很喜歡我的工作呢,也喜歡和妳們這些年輕的學妹一起成長、一起學習!」不過,真正支持我在加護病房工作如此久的唯一念頭是,由於父親生病的原因,身為家屬的我也曾如此地徬徨焦慮與不安。因此,當我進入到加護病房工作後,我便告訴自己要善用所學,用心、盡力照顧好病患,使病患病痛獲得改善,並且給予家屬最大的放心。因此,每當接觸到新病患家屬時,除了會提供家屬充分的照顧說明外,我總會再補上一句:「家屬請您放心,你的家人我會當作家人一樣用心照顧。」

在工作第十個年頭時,由於家人鼓勵,與感到臨床工作與新知需要接軌的念頭下,我再度踏入中國醫藥大學護理碩士班就讀,坦白說,從事臨床工作已久,再度踏入學校就讀心情是十分複雜與緊張,不過,在家人與老師的幫助下,我很快地適應學校與工作的生活。

然而,人生中給予我最大的打擊也在此時來到。今年過年前,我最親愛的爸爸在睡夢中突然往生,雖然從事加護工作每天看見病苦死別,但是對於我而言仍是難以承受。在今年1 月22 日早上,媽媽突然呼叫我說:爸爸叫不醒。接下來在爸爸緊急就醫過程中,媽媽不斷地告訴我:「一定要救爸爸,不能讓爸爸走。」聽到這句話時我的心比誰都還要痛,因為我心中明白,我救不了爸爸,爸爸已經離開了我們。因此,在不捨爸爸身體再受痛苦,我和媽媽把爸爸帶回家了。

因為爸爸,我踏入了護理,也謝謝爸爸一路栽培與照顧,爸爸,您辛苦了,請您放心,我會繼續在護理工作與學業上努力,也會永遠記得你的恩澤。

何杏秋把對父親的愛與思念也投入在平日重症護理工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