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當下【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二期 - 編者的話】

文/賴惠玲

經由皮膚的損傷(percutaneous injuries, PI) 是健康照護人員最常見也是最重要的意外事件之一。PI 的種類很多,例如:針頭刺傷,被咬傷,或是被尖銳物品割傷等;其中又以被針頭扎傷為最常見的職業傷害,尤其是發生在第一線的護理人員。靜脈留置針是直接與血液接觸的醫療器材,也都是病人血液污染的針頭,因此護理人員要面對可能傳染病毒性肝炎、AIDS 等經血液傳染疾病的高度風險,這種職業壓力更甚於其他工作人員。

一項於2009 年在美國進行針對七百多位社區護理人員進行的普查發現,有14% 的受訪的社區護理師表示在過去三年內有過一次以上的PI 事件;更有約一半的護理師表示發生PI 事件後隱而不報。顯然,PI 的發生率會因為沒有通報而被嚴重低估。也因此,沒有真正的扎傷率的數據可以提供。然而發生PI 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工作沒有依據標準作業流程、回套針頭和超時工作等,都是護理人員發生PI 的重要原因。相對於醫院護理人員,社區護理師多為資深護理人員,資深護理人都尚且如此,在高流失率的醫院場域,針扎事件的防範就更不容小覷。

美國的醫護人員針扎傷害通報系統 (Exposure Prevention Information Network) 之監測通報資料顯示,其教學醫院中每年每1000 床中發生針扎次數超過250 次。臺灣護理學者蕭淑銖更是在針扎防治上不遺餘力,建置中文版的針扎傷害通報系統供各院提供通報通路,以建立流行病學數據,亦可作為擬訂政策的參考。由於許多醫院並未參加,因此無法獲得精準數據,但是依據參與的十幾家醫院的通報資料 ( 包含所有醫療從業人員及清潔人員 ),「回套針頭」的致命性動作,還是佔護理人所有發生針頭刺傷的原因的第一位。

護理人的針扎預防就好像病人的跌倒預防一樣,努力的宣導之後事件仍舊發生的當下,護病雙方都深感挫折。這種挫折的心情,大概也影響護理人是否要做通報。意外總在不經意之中發生,告訴自己要小心還是發生,自己小心了,別人不小心,也可能會發生。因此,意外事件的防範光靠教育宣導顯然是不足的。

美國的健康照護系統在護理人員端的種種建置和成效向來都是各國的學習楷模,有關針扎防治,他們領先全球,早於2000 年就已經由柯林頓(Clinton)總統簽署了「針刺安全與預防法案(The Needlestick Safety and Prevention Act)」,使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個通過以法律保證技術執行的安全的國家。

又是春暖花開的季節,每年此時各醫院護理部都帶有幾分喜氣,迎接年度國際護士節。猶記七年前的國際護士節,國際護士協會(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Nurses) 將慶祝大會活動主題設定為「Positive Practice Environments: Quality Workplaces = Quality Patient Care」臺灣護理學會將它翻譯為「正向的執業環境:質優職場=優質照護」。當時所謂的正向的執業環境包含五大面向,其中之一為「職業健康和安全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醫院有責任提供給工作人員一個健康安全的工作環境。各會員國盡力努力制定各項政策,無不為改善護理執業環境而努力。轉眼七年過去了,這幾年間改善護理執業環境的議題不斷地被提起討論與正視,也常成為各種護理通訊期刊等文章的重要標題,在各方醫護前輩努力奔走,爭取護理人員的權益之後,護理執業環境也確實在持續改善之中,依據2011 年底修訂的醫療法,安全針具依法將在2015 年底全面使用就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從國內外有關使用安全針具的經驗和成效看來,安全針具確實帶給護理人員許多利益,也為護理人員安全地避開許多針扎的危險;但是,安全針具為非絕對地安全,依據先前國外的通報資料仍發現有被安全針具針扎的案例。再者,儘管是高成本的先進耗材,也並非所有類型的注射針器都有安全針具可以替代使用,因此,PI 的風險管理責任,還是得要回歸到使用者自己。依照標準程序操作,用心在當下,才是防止職業感染血源性病原體的唯一法門。

在安全針具全面使用之前,自然是要經過許多的單位參與試用,並提供試用報告,其中也顯示有不同的意見。因此,顯然在2016 年之前仍有很多的配套措施需在這一兩年內建置完成。

依中華民國護理師護士公會全國聯合會2012 年的推估,全國醫院護理人員仍短缺7000 人。儘管許多醫院的病床也配合護理人力縮減中,但是護理人才的留任才是當前許多護理問題的最根本的解決之道。近年來,護理的執業環境一直持續地在改善,護理人的權益也逐日受到各方的重視。但是,安全的執業環境不會從天而降,在前仆後繼的人才招募與留任的進行式中,我們全體護理人也應理解與感恩為大家爭取福利和權益的團體和個人,護理的執業環境才能在困境中漸入佳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