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掌聲取代掌摑 - 醫療法修正草案期望降低醫院暴力事件【志為護理第十三卷一期 - 新聞解讀】

文/李彥範 花蓮慈濟醫院急診副護理長、曾慶方

衛福部長邱文達說,2012 年急診暴力591 件,平均每天發生近兩件。立法院社福及衛環委員會昨審查通過被喻為「王貴芬條款」的《醫療法》修正草案。醫事司指出,雖未將「非告訴乃論」(公訴罪)入法,但只要醫院暴力事件發生,員警到場處理認為已涉及刑事責任者,就可移送地檢署偵辦,且無論被害人是否提告,檢察官都可視暴力情節決定是否起訴,已有公訴罪內涵。將來《醫療法》三讀後,加害人都可能因此面臨刑事責任,致人受傷可處五到十年以下徒刑。

2013 年11 月26 日北部某醫學中心才發生護理師遭某王姓女議員掌摑事件,該護理師為遵守病患隱私規範,婉拒在電話中回答有關議員父親病情,引發不滿,女議員到院後藉機掌摑該護理師。隔日27日,又發生臺南某公立醫院沈姓急診護士因病患家屬不滿其醫療處理順序,遭家屬言語恐嚇,並到停車場堵人,該護理師前往派出所報案,又遇民代助理施壓,要求別提告。

衛福部長邱文達表示,將全力支持醫院暴力從告訴乃論改成公訴罪,並重申嚴正譴責醫院暴力,支持醫護人員對施暴者提告。

臺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工

護理,是標準的臺上十分鐘、臺下十年工的專業,因為臺灣還沒有非護理科系畢業的人成功當上護理師的。

怎樣當上護理師?入職場前,你要接受四至七年的醫療及護理訓練,這當中已經有許多無法適應沈重課業壓力的學生被刷掉;嚴格的護理師證書考試,刷掉了一半學理知識不及格的人;之後進入醫院的三個月試用期,刷掉了三分之一無法適應吃苦耐勞的人;接下來的兩年工作經驗,護理師漸漸的可以把護理專業和技能運用自如,但更多無法適應輪班和沈重壓力的護理師,最後選擇離開。

放得下身段的專業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護理師幫病人清潔大小便,除了給病人身體舒適外,還觀察評估了病人的泌尿及腸胃系統;護理師幫病人量體溫血壓,也評估病人的呼吸和心血管問題;護理師幫忙打針給藥,也幫你把關了醫師有無開錯藥、開錯劑量,並觀察藥物效果和副作用;護理師做衛教,可是評估了你的身、心、靈、家庭社會等多面相的問題後,個別化打造的衛教內容。你住院的十分之一時間,是醫師為你診斷、治療和開刀;但接下來的十分之九時間,是護理師為你照護、持續治療、復健和觀察,以及避免遭受院內感染,讓你可以恢復健康出院。

慈濟醫院大廳裡的壁畫「佛陀問病圖」,描述的是佛陀帶領弟子探訪,為一位病重且污穢骯髒不能動的長老比丘,並親自彎下腰清洗膿瘡,還打理環境,準備食物照顧到老比丘慢慢恢復體力的故事。

而數千年前,耶穌基督彎下身子,把自己當奴僕為他的學生洗腳;這個世代,護理師不怕病人身上的汙穢,用盡自己的全力和專業照護好病患。

被羞辱後的護理荒

無奈的是,當我們彎下腰來時,也常被患者或家屬使喚。因為健保總額制度,臺灣護理師的工作量是歐美的三、四倍,於是一些護理師離開了。每年上百件大大小小的評鑑負擔,又讓一些護理師離開了。一些官員及攀關係的病人家屬,要求特殊照護,不高興時就怒罵、甩巴掌來羞辱,甚至告上法院,更多的護理師也待不下去了。逃了又逃,讓護理人力大缺,加上沈重的工作負擔,每週工作50-70 小時成了家常便飯,有些護理師也因此病倒了。

十年前剛入職場的我,90%的護理師工作經驗四、五年以上,現在的職場有七、八成人力工作經驗都是在三年以下。未來,還有多少人願意為護理專業彎下腰呢?

提燈天使,也需要被呵護

現在臺灣的醫療,嚴重缺乏醫生護理師,是不爭的事實。健保局給付搶救生命的錢,比一小時按摩還便宜,醫院也無能為力像歐美一樣配置足夠的醫護人力。或許,南丁格爾時代二十四小時的犧牲奉獻,對現在的醫護人員來說要求過高,但臺灣仍然有許多熱愛護理的天使堅守崗位。或許笨鳥慢飛,但總有一天他們會成為像南丁格爾一樣優秀的師級護理人。我們要堅持下去、或失望離開,可能就決定於每一位的言行,是怒罵羞辱,亦或給予鼓勵讚美。

臺灣的醫療崩壞,已經不是臺灣三十萬醫護人員要獨自面對的困境,而是現在和未來臺灣人民共同的難關。為了將來老去的我們、為了未來的臺灣醫療,請別再口吐毒蛇、暴力相向,請多給醫護人員掌聲和鼓勵,讓我們繼續堅持下去!

參考資料

醫院暴力事件頻傳立院修法加害人須負刑責
蘋果日報 2013/12/02

又見護理遭恐嚇 衛福部:提告 修法重懲
中廣新聞 2013/12/02

「王貴芬條款」脅迫醫護恐坐牢
蘋果日報 2013/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