擋住路的是自己的心【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一期 - 阿長請聽我說】

文/石青恬 花蓮慈濟醫院手術室護理師

我是屏東人,五專念高雄樹人醫護管理學校,因為看過大愛電視臺《大愛劇場》醫護類的故事,讓我覺得慈濟大家庭是一個值得我去學習的地方,便努力找管道來到慈濟,於是進入慈濟科技大學的「5+2 專班」。每週三天的醫院工作,一開始很不適應,真的什麼都不懂,常感覺自己很礙事,什麼都做不好。我會跟指導我的學姊們說:「我不是慈濟( 畢業) 的學生,我第一次用慈濟的系統,可以麻煩學姊教我嗎?」經常必須鼓起勇氣開口求助。

經過第一年上學期的三梯病房實習後逐漸適應,但是在下學期第四梯安排進入封閉的手術室學習,又是另一個全然陌生的環境。記得第一次走進開刀房,聽著護理長為我們介紹環境,當下的反應是「這也太大了吧!」「我一定會迷路……」因為很害怕會迷路,所以我提醒自己必須很努力的很快速的記住路線。

對手術室的印象,只知道刷手及無菌觀念,每一個空間都是獨立的專科,冷冰冰的白牆與器械,一開始壓力就很大。接著正式進入開刀房學習手術檯的技術又是另一個恐懼的開始,對於器械不了解、無菌觀念的不足,感覺自己站在哪裡都很擋路什麼忙都幫不上,不像是在病房可以做一些能力範圍內的事。舉個例子:某天一早我進入開刀房間,當學姊打開無菌包,因為我還不會便站在旁邊看,太專注也有些緊張,沒注意到自己已經快碰到無菌的地方,結果學姊大聲講:「小心你面前的無菌包布!如果染汙了,還要重叫,要讓所有人等你嗎?」就感覺自己很「擋路」,因為不懂,所以站哪都很礙事。在開刀房令人恐懼的事主要是對於眾多器械的不熟悉、醫生的習慣等,像是偶爾有些醫生很急,要器械沒法立刻給……還好學姊會適時站出來幫我說話:「她是來實習的,又還不是我們的新人,不要那麼嚴厲。」頓時覺得好感動,感謝學姊,要不然我可以能會覺得開刀房不適合我。

經過六週的經驗,有問題都是問學姊就會有答案,不會去麻煩到護理長。第二學年,我便決定選擇開刀房作為固定工作的單位。雖然沒有了第一次進入手術室的恐懼,但緊張還是有的,最害怕跳刀,從原先固定的手術改到另外不熟悉的手術時,即使比較有膽提問題了,但要開口問學姊還是會怕怕的,怕自己問的方式不禮貌,說錯話之類的。很慶幸我這次遇到好學姊,不停地給我鼓勵,雖然我知道我有很多不足,但我覺得學姊給的鼓勵很重要,會讓我更有動力學習,覺得不努力會對不起自己和帶我的學姊,直到現在感覺自己跟學姊可以搭上,但不足的地方還是有很多需要學習的,感謝學姊們的指導。

回想剛開始我決定要來慈濟時,父母親都不贊成我到花蓮這麼遠的地方,一直想把我留在南部,但自己很堅持,也努力的去說服他們,幾個月前我回家,隨口說出「感恩哦」,我爸還跟我媽說我變了,好像變得比較成熟長大了,我想說這不是很正常嗎?原來在慈濟環境教育潛移默化下養成的習慣,自己正感受到蛻變與成長。謝謝同學、各單位學姊及護理長,總是適時在旁協助我,讓我很感動,不會因為我是外面來的同學而排擠我,真的能感受到溫暖的慈濟大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