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片葉子的力量 談護理人員給予希望的互動關懷能力【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一期 - 觀點】

文/鍾惠君 花蓮慈濟醫院護理部副主任

耶誕節是每年冬季最迷人的節慶,大人小孩都準備了各式各樣的耶誕襪,及裝飾繽紛的耶誕樹,期待一個充滿美夢的夜晚醒來,就能收到耶誕老公公駕著麋鹿車送來的驚喜。雖然,每一年都沒有看到劃過天際的麋鹿雪橇,這種期待成真的幸福,驅使著我們年復一年的許下心願。

而病人在面對疾病對生命的威脅時,會許下什麼心願呢?一名澳洲昆士蘭省72 歲癌症病人麥卡特(McCartney Ron),在搭乘救護車轉入安寧病房時,由於已經有2 天沒吃什麼東西,救護人員因此向他詢問有沒有特別想吃的,麥卡特則回答:「麥當勞的聖代。」救護人員聽完也真的使命必達,繞道去買麥當勞,完成了麥卡特生前的最後一個心願。

這類的新聞出現,時常夾帶「洋蔥」,讓讀者看了很有感觸,筆者亦是。但不禁要問,如果我是病人,我對自己健康的期待是否如此?護理人員又該如何協助病人走過生命的幽谷?

在小學生的課本裡敘述了一個美好的故事。在美國的一個畫家村,蘇西和喬安都是插畫家,她們合租一間頂樓當畫室,樓下住了一位生活窮困的老畫家,一直想畫出一幅好作品,但畫布和顏料都蒙上了一層灰,卻始終找不到好的題材。冬天剛到,身體瘦弱的喬安不幸感染了肺炎,躺在床上不停的咳,她張著大大的眼睛望著窗外,發現不遠處有一株常春藤,張開掌狀的、墨綠色的葉子,緊緊的貼著一面磚牆。冷風中,葉子穿過層層薄霧,一片片的飄落,喬安望著窗外感傷的說:「當最後一片葉子掉下來的時候,我的生命也將結束了。」蘇西強忍著淚水,不斷的鼓舞喬安。但她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辦法能幫助喬安度過難關。蘇西需要靠作畫來賺錢過生活,請老畫家當模特兒時,談起喬安的病情,兩人都十分擔心。老畫家坐在椅子上一語不發,不久,臉上出現少見的光彩,好像是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風雨來臨那幾天,狂風在窗外呼呼的吹。喬安臉色蒼白,有氣無力的說:「最後一片葉子一定會掉下來的!」蘇西緊緊握著喬安的手,整晚陪伴在她身旁。第二天早上,風雨停了,蘇西一打開窗戶,驚喜的叫著:「喬安,妳看!常春藤上還留著最後一片葉子呢!」那片葉子高高的掛在藤上,那麼翠綠,又那麼有活力,喬安的臉上慢慢有了生氣。在蘇西細心的照顧下,喬安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這天,喬安看見房東叫人把老畫家的破爛家具搬走,準備把房間租給別人,才知道老畫家得了急性肺炎,幾天前已經去世了。「窗外,最後一片葉子,為什麼沒有掉落,妳知道原因嗎?」蘇西難過的對喬安說:「是老畫家冒著風雨,爬上梯子,一筆一畫為妳畫上去的,那是他最精采的一幅畫作……」蘇西的話還沒有說完,喬安早已淚流滿面。

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依德於1905 年提到「所有治療中,希望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給予希望」也是護理人員與病人互動過程中,很重要的一項關懷能力,亦即幫助病人理解與體驗自己的意向中的情緒、情感及其意義作用及含意,體驗和意識到可能的後果,同時還要幫助病人理解這種情緒情感是自我毀滅的,還是建設性的;也是幫助病人理解這種欲望的全部社會意義和個人意義。而病人對健康期待的心路歷程,可分為三個階段探討;一是願望階段,和病人的覺知有關。儘管現代人懷有大量的願望,但人們總是消極地對待它,甚至認為否認願望才能獲得願望的滿足(期望愈低愈不容易失望),這是病人自我脆弱性的一種表現,只有病人對自己的願望產生高度的覺知和意識,才能使病人產生幸福的願望,但也有可能讓病人更焦慮,因為願望的實現需要病人進行自由選擇和為此負責,而這正是病人所缺乏的。護理人員在擬定護理計畫時,也須將此列入重要的評估。二是意志階段,這是使認識質變為自我意識的階段,其目標是把上一階段產生的願望提到一個更高的意識水準上,使人認識到自己不僅擁有某種願望,而且相信自己能以「我」的願望為這個世界做點事,以此為基礎,才願意透過願望的滿足來實現自己的創造性潛能。當病人有動機,與病人討論護理的目標亦會更加具體可行。第三是決定和責任感階段,這一階段的目標是幫助病人達到負責任的自我實現、自我整合、與成熟。病人不僅能決定自己的行動,而富有責任感,這種決定和責任包含了超越當前兩個階段,它創造了一種新的生活與行動模式,當個人開始對自我世界中的願望意志和決定表示關注,並負起責任時,第三個階段才算完成。透過與病人共同商議決定的護理活動,病人執行起來會更有進展。

身為護理人員,是病人健康諮詢者,然而,對臨床護理人員而言,常規的疾病生理照護活動占據了大部分的護理時數,近年來提倡全人照護,簡單來說是以病人為中心,提供包括生理、心理、社會及靈性各方面需要的醫療照護。但護理人員對於全人照護模式的轉變若沒有充分的認識,只是執行常規處置作業,忽視了患者的心理狀態和社會適應方面的問題,缺乏與病人「溝通」的技巧;護患關係不能在更高層次上達到和諧,以至於造成病人不主動配合和不信任,護理人員無法知道病人在想些什麼,就不能達到預期的效果,當然整體的醫療環境也要配套執行,才不會只是唱高調。隨著社會的發展,文化層次的提高,人們已具有廣博的知識面,作為患者,已不再是被動的「接受」醫療和護理,而是對醫療和護理的「評判者」、「參與者」,護理人員的每一項工作都受到患者的監督。

「希望」對人們的身、心、社會有正面的影響,可以正向地鼓勵個人迎向未來,增加內在力量,使個人依據理性的期待,採取行動以達成目標。護理人員在與病人的互動過程中,同理、耐心、熱忱、反應力都能協助病人真切的了解自我存在的意義,認識自己的潛能,讓病人採取有意向性的行動,實踐全人的照護價值。

參考資料:

2018.09.05自由時報 暖心救護員幫買聖代 完成癌末翁最後心願.摘自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2542537
Chung, Hui-Chun, Hsieh, Tsung-Cheng, Chen, Yueh-Chih, Chang, Shu-Chuan, & Hsu, Wen-Lin. (2018). Cross-cultural adaptation and validation of the Chinese Comfort, Afford, Respect, and Expect scale of caring nurse-patient interaction competence. Journal of Clinical Nursing, 27 (17-18), 3287-3297.
黃錫美‧(2006)‧希望之概念分析‧慈濟護理雜誌,6 (2),57-63。
歐‧亨利短篇小說集(The Trimmed Lamp And Other Stories of the Four Million by O. Hen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