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悲憫心 最美的風景【志為護理第十八卷一期 - 編者的話】

文/章淑娟

人生十之八九不如意,多數人終其一生追逐理想,卻往往無法圓滿,即便只是小小的心願。然而人生無常,生命長短由不得自己,可能就在尚未準備下生病或遭逢意外、身體功能受限無法圓夢。

記得小時候,父親因工作辛勞經常生病,母親找人算命算出父親的壽命只有到60 歲,因此母親不斷的用父親的名義捐款行善,希望幫他多造一些功德,能延長父親的生命。父親50 歲之後兩老每年都安排旅行,行遍世界各地。過了60 歲,父親抽血檢查發現C 型肝炎,醫師說要注射干擾素一年,當時子女皆已成婚,他覺得夢想也實現,原本不想接受冗長的治療,筆者告訴他男性平均壽命七十多歲,還有十多年可活,希望父親接受治療才能健康老化,父親果真接受建言完成辛苦的干擾素注射療程,至今已年近九十,身體仍然健康。在我想來,是父親自年輕時就開始實現夢想。

人在生命末期,可能會有一些心理尚未圓滿的事,護理人員常常在得知末期病人有夢未竟時,會想辦法協助實現,例如花蓮慈濟醫院的兒科病房,在一位喜歡籃球的癌症病童要治療時,幫他辦了一個籃球派對,實現他的夢想,讓他開心抗癌。一位口腔癌病人在護理長的協助下,和許久不相往來的兄弟相認,圓滿人生,了無遺憾。一位和伴侶同居了二十多年,最後要給伴侶一個名分,護理人員和志工替他們舉辦婚禮,圓滿人生。

病人生病時會心繫家中的大小事,一位口腔癌病人擔心他平時載貨的卡車,護理人員請家屬拍照並將照片放大,置於他的床頭,病人開心莞爾,雖不是很大的夢想,但小小的心願仍被護理人員重視,病人極為感動,對護理師而言只是舉手之勞,但卻是病人心中一塊未卸下的石頭,當石頭卸下時,病人笑了,這就是護理的最高品質。

記得有一位九歲的病童,他在疾病末期時吵著要回家,但身體狀況一直未被允許,有一天他拒絕治療說有事要做,非常堅持一定要回家一趟,醫護人員和媽媽拗不過他,便帶著虛弱的他回家,結果他在家裡包裝了一個禮物交代護理師要在他走了以後交給媽媽,連孩子都有未竟之心事,而護理師下班時間帶他回家完成他最後的心願,也是為了幫病童多做一點可以讓他心安的事。

三十年多前,有一位不到20 歲的紅斑性狼瘡女病人,她在生病住院時總是稱筆者姊姊,我們無話不談,她在病房學做中國結,有一天她來門診走到病房來找筆者,還記得當時她的牙齦出血,嘴角留著血絲,知道她血小板低下,也提醒她要注意不要跌倒受傷,她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粉紅色中國結鑰匙圈說是自己做的要送給筆者,當下好感動,不久聽說她離世了,至今還留著她的中國結,那個中國結繫著筆者和她之間的護病情。

病人的心願有時是不經意發現的,一位六歲的神經母細胞瘤小男孩,在疾病末期時,父母不知要如何告知他的三個兄姊,諮商討論之後,我請他們還是要將孩子帶來和弟弟見最後一面,就在見面的當下,病人忽然看到姊姊手上的手錶說:「那個手錶是我的。」姊姊急忙脫下給他戴上,病人開心的笑了,當天晚上病童安詳離去,未見手錶是否會是他的遺憾?他的最後的微笑讓大家鬆了一口氣,也膚慰了家屬了無遺憾。

在照顧病人的經驗裡,也曾發生沒有幫到病人的地方,心裡一直留有遺憾。一位15 歲的少年,罹患法洛氏四重症的先天性心臟病,因心臟衰竭而住院多日,決定手術治療,在他要被送開刀房之前,筆者問他最喜歡什麼,他說最喜歡聽齊秦的歌,剛好筆者也是歌迷,說:「好!你加油,我再送你齊秦的錄音帶。」他極為開心,目送他被推去開刀房,手術後進加護病房,筆者有去看過他一次,但是漏了錄音帶,等我帶了錄音帶要送去時,他已經往生,當時懊惱不已,為何會延遲了呢?這項延遲很確定成了筆者的遺憾,會不會也是他的遺憾?

幫病人多做點什麼,花蓮慈濟醫院心蓮病房,甚至為了圓滿病人回家一趟的心願,幾位醫護人員和志工開車小心翼翼載著職業是農夫的病人回到一百多公里之外的家,巡視家園、農田與香蕉園,與不曾擁抱過的家人擁抱道別道愛後回到病房,讓他了無遺憾,也讓家屬能有最後的相聚時光。另外一位雄哥,因為住花蓮二十多年卻未曾去過太魯閣,因此醫療團隊一本圓滿病人心願的精神陪同病人和其全家人一同出遊太魯閣和橫貫公路,心蓮病房,就像旅行社一樣,安排病人安全美好的旅程,擔任導遊完成圓滿病人心願的超級任務。農夫病人回家再看到綠油油的農田與家園,與家屬相聚再度經歷人生最美的一刻,雄哥完成他的心願看到人人稱羨的太魯閣風光,而他們一定深信,醫護人員的心更是最美的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