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溫暖的負擔【志為護理第十五卷六期 - 愛在護病間】

文/陳以恩 臺北慈濟醫院5B兒科病房護理師

下定決心走護理這條路時,身邊的人無一不支持,「走護理很好啊,薪水穩定,不怕沒飯吃。」「當護士很偉大啊,隨時隨地都在幫助人。」諸如此類的話語,更堅定了自己走護理的心。但走入護理、走入臨床後,才發現事情沒想像中簡單。

工作第一年,聽從學姊們的建議選擇急重症單位,卻發現,似乎超出我的能力範圍,一天一天累積的壓力只能往心裡吞,卻忘了心的容量也沒想像中這麼大。

逼近崩潰邊緣,準備離職了,出現了貴人,帶領我走進兒科照護領域,也發現以前的自己少了一顆多為病人著想的心。

常見的異位性皮膚炎若沒有找到合適的治療方式,可能會導致嚴重的皮膚感染,緣分讓我遇見了晨晨( 化名 ) 這個孩子。和晨晨初次見面時,皮膚感染的情況可以用怵目驚心來形容,整張臉都是黑色的痂塊,甚至還流著黃色的膿液,雙眼被膿液給黏住難以睜開,任誰看了都覺得可怕,晨晨也不願照鏡子,也曾表示自己是「怪物」,不願與人有任何接觸,對於父母的關心也愛理不理,一個十歲的孩童,臉蛋上看不見笑容,父母急切的眼神也訴說著他們的擔憂。

我們利用每天將近兩個小時的換藥時間,去和晨晨以及他的父母互動、溝通,漸漸的,我開始瞭解他們內心真正擔憂的事情,也開始思考,除了住院期間協助換藥以外,在出院後該怎麼幫助他們,避免未來再次發生同樣的事情。於是在每次的醫師查房時,都會主動和主治醫師、住院醫師討論晨晨的現況,更集合了各個專業領域的夥伴們共同討論要如何去照顧、衛教家屬,才能夠讓晨晨早日康復,恢復他的日常生活。

照護的過程也了解晨晨悶悶不樂、總是對父母發脾氣的原因,原來就是臉部外觀讓他缺少自信,不願接觸人群。所以,每天在照顧晨晨時,無論輪調什麼班別,都會在他醒著的時候,熱情的和他問好,只希望讓晨晨知道,我們並沒有因為他「不好看」而不願靠近他,也透過每天照相紀錄,讓晨晨看見自己逐漸好轉的臉龐,雖然換藥的過程是辛苦的,但是結果是美好的,他的臉如預期的逐漸復原,也願意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臉上也展開了笑容。

出院前夕晨晨不再對父母發脾氣,夜晚睡眠時不再因為搔癢輾轉難眠,上夜班探視時,總能看見他在夢裡微笑的樣子,我們也放輕腳步,讓他有更好的睡眠;出院時,也為他們獻上祝福,祝福他們在未來能夠擺脫異位性皮膚炎的困擾,也希望他們能夠平安快樂。

在照顧晨晨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們身上背負的重擔看似越來越重,但卻樂意承擔,若能助人恢復健康,這些壓力也成為了最溫暖的負擔。將壓力化為動力,將哀愁化為笑容,把開朗、樂觀的心渲染給每一個接觸到的人事物,正是我成為護理師最初、也最重要的原因。全人醫療帶來的不只是全人、全家、全程、全隊、全社區,更是緊繫全醫護人員間相互合作的默契,不止是學會如何去關懷病人及家屬,更是了解到一個人不可能,但一群人卻可以將不可能化為轉機,締造出無限希望。

走進兒科照護領域,讓陳以恩發現其實自己可以為病人多著想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