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悲傷的成長【志為護理第十五卷六期 - 阿長,請聽我說】

口述/康芳瑜 臺北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護理長

1999 年,從慈濟護專畢業,選擇離中壢家最近的楊梅怡仁醫院上班。實習時,謹記學校所教導:「用無私大愛的心,去照顧病人的身心靈!」並將此精神落實在臨床照護上。有天學姊不解地問:「妳為什麼要幫病人剪指甲、挖耳屎,做些額外的工作?」我回她:「他指甲長了,幫他剪短,他聽不到,我就幫他把耳屎清一清,做護理工作不就是一直救人,不求回報嗎?」我只是將學校所教導的,轉化成自己的模式照顧病人。

一直自我要求到成為單位的護理長,康芳瑜( 左 ) 改變自己,不再嚴以律他人,試著客觀分析,適時給予鼓勵與期許。

多一點鼓勵與讚許

2006 年2 月,回到臺北慈院服務。因自我要求嚴謹,也用同樣的標準去要求學弟妹。有位護理部主管提醒我:「帶學弟妹臉色不要那麼凝重,不要讓他們害怕到想離職!」回到家跟先生提及此事,「過去學姊帶我們的方式很嚴厲,我們只會覺得是自己沒做好,是自己做錯了。」先生卻回我:「不能要求每個人做事方式跟妳一樣,妳認為的八十分,也許學弟妹們認為自己已做到一百分!」

先生的話讓我回想起兒時,從小媽媽因忙於工作,將我寄養在舅舅家,由阿嬤照顧長大。從事教職的舅舅家教甚嚴,但自己卻像脫韁野馬難以約束,還常帶著表弟妹嬉鬧使壞,每天玩到天色昏黃才在阿嬤的催促聲中,心不甘情不願的回家。也因為功課很差常遭舅舅懲罰,但我就是不愛念書。為了避免受罰,決定稍微用功,讓自己下一次的學業成績,勉強達到舅舅要求的標準就好,然後保留實力逐次遞增分數。

初到慈濟護專求學時,每當想家情緒低落時,就會打電話給阿嬤,「阿嬤,妳好不好?」只要聽到阿嬤溫柔的聲音,我的負面思維就會轉換,更有勇氣持續走下去。離家的落寞得以緩解,除了阿嬤的支持力量外,還有懿德爸爸、媽媽們的陪伴與鼓勵。他們非親非故,卻感覺比自己父母親還親!懿德爸爸、媽媽如良父良母般用心傾聽、用愛關懷陪伴我們,期許我們能成為有愛心的優秀護理師。

2015年,從8B病房轉任外科加護病房,同年6月27日就遇上八仙塵爆意外事件。十多位燒燙傷患者的照護與心靈陪伴、患者家屬的情緒膚慰,以及負責照護的護理師們的安撫與鼓勵,讓身為護理長的我承載極大的身心負荷。

這段期間雖然辛苦,但上人的話語:「要改變別人前,先改變自己。」讓我體認到,要用好的聲色照護病患及與家屬溝通,而當學弟妹有事情不能解決時,身為阿長,應給予多一點鼓勵與讚許,不要讓學弟妹們覺得自己永遠都做不好;若自己看事情順眼,並適時給學弟妹一點鼓勵與期勉,處事自然就會圓融。

康芳瑜發現處事圓融,有助於讓單位在專業表現的同時維持和諧。攝影/余翠翠

冷靜分析,反思同理

有了這層體悟,更清楚應如何圓融面對事情,所以當學妹瑜芳遭到家屬譴責,來到面前忿忿抱怨說:「阿長,我有跟他說,我換好藥就馬上過去呀!但伯伯還說我不理他,家屬還……」我明白眼前的學妹和病人家屬,都是需要被關懷的。

「我知道,妳很努力照顧病人,我都看得見!但妳想想,伯伯床前的世界就只有他一個人,妳的一分鐘,對他來說或許像是一小時。當家屬認為妳不理他時,他們心裡又是怎樣的感受?」同理病人的心境讓瑜芳了解,並提醒她:「妳一向很優秀也做得很好,但今天卻忘了,妳是位護理人員,怎麼會有這些情緒?」先分析讓學妹了解,再讓她冷靜自我反省缺失,並鼓勵她不要因為遇到一時的委屈挫折,而想逃離護理工作。

康芳瑜護理長( 左 ) 看著張瑜芳( 右 ) 為病人小博打開心房所付出的努力,也為小博的離世悲傷,希望瑜芳化悲傷為動力。

以家人心照顧,化悲傷為動力

2016 年,一位到院急救的年輕患者小博發生嚴重車禍,導致身體臟器外露,生命垂危,經醫護團隊用心照護,總算搶救回他的生命,但他醒來時第一句話竟是:「我想死!」我們開始給小博一系列的心理治療,讓他心情先平復下來,再請家人帶手機來給他使用,希望透過與朋友的通聯、觀賞影片,分散注意力,也期待激勵他的生存鬥志。

瑜芳學妹非常用心照顧小博,將他當成自己家人般,知道小博心情沮喪、失去生存的意志時,瑜芳自己的心情也受到影響。有天護理師們幫小博換藥時,看他緊抱著卡片,誤以為是女友送的,之後看到卡片上的署名,才知道是瑜芳用心製作的卡片。瑜芳的用心讓我欣慰,因為瑜芳父親生病住院過,所以她會站在患者立場想,也會對家屬多分同理心。

當小博迫切想知道出院的時間時,瑜芳問我:「我還能為他做些什麼?」這分貼心讓人感動,於是給她建議,「不然妳幫他做月曆,可以讓他寫幾月幾日誰關心他、鼓勵他、為他做了什麼?讓他有生存的目標。」於是瑜芳很用心做了每天翻頁的日曆,上面還彩繪一顆大紅心,封面寫著:「我們愛你!」送去給小博時,小博卻已因細菌感染造成腦中風而昏迷不醒!

當看到小博第一次從昏迷清醒過來時,護理師們都很開心,小博的家人對病情也有了期待。看似病情有了起色,然而他的腹部及腿部沒有皮膚覆蓋,漸漸地因為細菌感染擴散到全身,小博再次陷入昏迷,之後就再也喚不醒了!病情突然急轉直下,讓他的家人一度無法接受。小博的母親是慈濟委員,萬般不捨寶貝兒子即將離開,法親前來膚慰開導,「放他走,孩子才能走得輕安自在!」小博的母親才含淚簽下放棄急救同意書,希望孩子快去快回,再來人間做個可愛的小菩薩。

帶著護理師們為小博做臨終護理時,大家都是盡所能做到最完好,處理後,正當我們對著小博深深一鞠躬,祝福他一路好走時,轉身看到瑜芳已趕到加護病房,掩面痛哭、泣不成聲。我非常能體會一位護理新人,對病況的突然改變是很難接受的,於是安慰瑜芳:「人生無常,他離開得這麼早,相信可以很快回來。妳該做的護理與心靈輔導都做了,千萬不要自責,他的離開,並不是妳做不好。妳給他很多支持,他應該會很感激妳。身為護理人員這麼傷心,又怎麼能去安撫家屬?我們要『以病為師』,將經驗用在臨床上,讓其他患者得到更好的照護。」

康芳瑜欣喜看到學弟妹在護理專業的成長與蛻變。攝影/余翠翠

樂見新人成長,用慈母心傳承

如今的我已育有二子,分別就讀國小三、四年級。當自己工作忙碌無法陪伴孩子時,兒時寄人籬下的感受,就會浮現在腦海中,「難道自己要像母親一樣,為了工作而疏忽孩子?」想起上人所說:「將家裡顧好,才可以做額外的事,家人也才能更接受妳做的事。」於是盡量空出時間陪孩子,也用疼自己孩子的心境,帶領學弟妹們。

一般人對慈濟有更深的期待和要求,在慈濟醫院工作相對壓力較大;學弟妹們來自不同的家庭,加上可能存在的觀念落差,即便已對病人做了很多,病人家屬卻可能冀求更多,讓學弟妹們有時因達不到患者與家屬的要求而受氣。雖為學弟妹們叫屈,但想到護理的使命,還是鼓勵學弟妹們要有更多同理病人和家屬的心,莫忘護理初衷。

我的護理生涯已二十年,職場中難免遇到挫折壓力,屢屢以上人的《靜思語》、《藥師經》、《說法無量義無量》等書來惕勵自己。照護小博的過程,讓瑜芳有了很多體會;一路的陪伴和帶領,我看到她的成長,照護病人和與家屬的應對越發成熟,欣喜看到她的蛻變。

期許自己,除了上班時間專注在工作上,也要騰出時間多陪伴孩子;而對待學弟妹一如母親般,用愛循循善誘,傳承自己的護理經驗,家業志業都能兼顧,將護理工作盡量用心做到完善。(採訪整理/胡淑惠 慈濟人文真善美志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