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醫龍團隊【志為護理第十五卷六期 - 白袍 vs. 白衣】

文/徐培珊 臺北慈濟醫院中醫部針傷科主治醫師

一早七點多,燈與門都還沒打開,中醫部門診外已聚集了許多阿公阿婆在等候,隨後,諸多大德陸續前來,或坐或站的開始交談,逐漸熱鬧起來。八點二十,護理晨會結束,護理師踏入門診,便開始他們繁忙的一天。

「護理師,是我家阿伯先來的!」
「護理師,我可以去哪張床?我第幾批?」
「護理師,我等一下九點還有復健。」
「護理師,醫師什麼時候會來針灸?」

由於門診患者眾多,加上中醫的評估需要全身性的望聞問切,熟悉的老病人都知道順序攸關看診的時間,著急想爭取提早些看,網路上的醫師社群文章總是可以看到醫護人員對於這類事情的無奈,身為醫師也有點緊張,擔心不耐久候的患者要吵鬧起來。

「阿伯,你們兩個是每天早上都要見面的好同學,不好吵架喔(臺語)。」
「醫師等一下就過來,醫師看診都比較仔細對不對,他也會很仔細看你,只是要稍等喔。」
「不然你先去復健,我幫你跟醫師說。」

有條不紊,鎮定有智慧,並和藹可親的回覆著,是我們才二十出頭歲的護理師妹妹們,有時候遇到了一時心急不講理或說話比較大聲的患者,他們還是堅定的和氣回覆,雖然轉身後眼圈都紅了。下診後,年紀較長的學姊會來聊聊,不一會兒整群護理師又說說笑笑的離開了,第二天又是一樣有朝氣的上診。都說職場即道場,我們在道場中學習修為,然而我看著我們年輕的護理師們,便已能承擔了病人的喜怒苦痛,那是多不容易的事。而我何其有幸,能得到這群白衣大士的團隊護持,讓我能安心看診思考,並且我知道我針灸完的患者能隨時受到真心關愛,鼓勵與呵護。

在針灸室裡,我一邊與患者解說接下來的治療策略:
「阿伯,你這個扭傷血路不通,可能需要放血喔。」

轉身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護理師已把放血所需手套,酒精、針頭與鋪巾都放在推車上送到了床邊。
「徐醫師,要放血齁?」

我們的針灸室有二十床,由二到三位護理師協助可能輪替著出來針灸的四到六位醫師,同時需要確認針數,拔針,點艾灸,確認電針機的情況,還要提供拔罐放血的協助。我看到自動送來的推車,心裡真是有莫名的感動,他們是隨時專注當下同時又耳聽八方,貼心的隨時讓每位醫師與患者都得到及時的協助與照護,來減少患者等待的時間。日本的電視劇描述心臟手術的「醫龍團隊」,護理師能夠清楚主刀醫師的下一個步驟,準確的遞出器械,讓手術能縮短進行的時間,在我的推車主動前來的時候,我覺得我也擁有醫龍團隊。

「阿伯,愛加油喔!」
「阿伯,要起針喔,你有沒有哪裡比較不舒服,我可以先幫你起那邊。」
「阿伯,回家小心喔?要下雨了,你有沒有帶雨傘?」

門診的患者來來去去,並不像病房有責任制,可愛的護理師們依然視病猶親,貼心的問候著。我的中風患者很多,因為復健辛苦,生活不便,有時這樣簡單的一句鼓勵與問候,便起著鼓舞的效果,心也跟著溫暖起來。

所以我由衷的感謝,我在你們的身上學習到了許多處事的智慧,並且感謝你們貼心的所有協助,讓我每天擁有正向的能量與你們一起開心的幫助患者,讓患者更好,也讓醫院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