洄游圓夢 游淑幀 花蓮慈濟醫院內科加護病房護理師【志為護理第十五卷五期 - 人物誌】

文、攝影/黃昌彬

游淑幀(右)自慈濟科技大學五專部護理科畢業後,繼續半工半讀完成二技學業。(游淑幀提供)

「在加護病房工作,較有挑戰性與學習機會,因病人疾病都屬於較嚴重的……先學習困難的,趁著年輕,到富有挑戰性的單位磨練一下,對自己的護理生涯很有助益。」一晃眼,在內科加護病房六年了,游淑幀回首來時路,細細品嚐護理箇中滋味,讓她從新手邁向中生代的好手,豐富人生閱歷。

「自幼家中經濟不好,護理工作比較穩定,只要肯做,不怕找不到工作!」為了脫貧,游淑幀與家人討論,就讀羅東國中二年級便立定志向要念護理。國中階段職業試探出爐,更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天下父母心,「媽媽怕我年紀小,才十五歲,若隻身到臺北等大都市求學,可能會玩瘋了……」游淑幀是宜蘭人,因路程遠近考量,至花蓮就讀慈濟科技大學五專部護理科,畢業後繼續在該校二技進修,半工半讀取得大學文憑。

兒時,父親欠下賭債,為躲避債主上門,搬家成了常態!「我們家在羅東鎮和五結鄉交界,輾轉搬了四次,還曾被潑灑汽油……」父親在臺灣西部「跑路」(臺語),雖有工作,卻常常聯絡不上,於是乎,家中經濟來源及承擔四個小孩成長之重責大任,全落在母親肩上!

「一直到現在,媽媽都沒有離開過工作崗位。」食指浩繁,淑幀的母親卻只是宜蘭成衣廠裡一位縫紉女工,收入微薄,被經濟壓得喘不過氣,經常向親姊妹調頭寸。懂事的孩子們為了脫貧,只能爭氣向上,求學時代的游淑幀是靠著領獎學金,才順利完成學業。

家中大姊原先也想選讀護理系,卻因某些因素而選讀一般大學,如今回首,不免遺憾。排行老三的弟弟則是在慈濟科技大學醫務管理系畢業後,返鄉照顧雙親。么妹今年剛從慈濟科技大學五專部護理科畢業,繼續就讀臺中弘光科技大學二技護理系。

困苦的家境讓游淑幀早早立志投入護理,也希望減輕媽媽和姊姊的負擔。

挑戰重症照護 洄游找回安全感

「初到花蓮慈濟醫院,我選填的第一志願便是內科加護病房(MICU)!」游淑幀喜孜孜表示,昔日在外科實習時,對於傷口照護較缺乏興趣——換藥方式較頻繁,且過程需要較無菌處理,病人常會疼痛,毅然決然走向內科系。

游淑幀很滿意目前的內科加護病房工作氛圍及環境,除非爾後有了家庭,無法輪班才考慮換科之外,現階段的她浸淫照護重症病人的護理世界裡,以專業及關愛的心,呵護纏綿病榻之人。習得一身護理好本領,游淑幀也不忘運用在照護雙親身上,對於母親的失眠問題或父親的糖尿病控制,都發揮了莫大助益。

細數委身護理六年,游淑幀從二〇一〇年八月到院服務,曾於中途短暫離隊,於二〇一三年八月滿三年年資後,到位於臺中的某家醫院服務,但不到三個月時間,她便歸隊,重回花蓮慈院內科加護病房的懷抱。

「當初想離開慈院,是因為在花蓮工作滿三年了!一成不變的日子,讓我想要跳脫『舒適圈』,又鑑於周遭的讀護理系同學一直輪換醫院,自己也『規劃』到外地醫院汲取不一樣的工作經驗。」不過,這一個護理生涯的轉捩點,卻帶給游淑幀完全意想不到的震撼教育,反倒讓她看清楚花蓮慈濟醫院護理服務特色——人本醫療、尊重生命,以病人及家屬為中心,提供禮貌、體貼、專業的服務。

外院薪資優渥、福利佳的誘因下,自認在舒適圈裡待了三年的游淑幀,帶著滿心期待到西部發展,希望學習不一樣的東西,但一段時間下來,卻承受不了想像與現實之間的極大落差!迥異於學校教育汲取的知識及慈院臨床護理經驗,當內心疲憊、一人隻身在外無人傾訴時,她只能向昔日NPGY( 畢業後第一年的護理師訓練)「師父」林慧婷及曾沛綺護理師求援,讓情緒宣洩有了出口。

在電話裡,游淑幀將轉換工作環境後的見聞,一五一十與林慧婷及曾沛綺學姊分享,希望能夠指點迷津。回應內心最深層呼喚、學姊的溫情關愛,游淑幀認同慈院對待病人方式,不忍病人受苦、哀嚎——「回家吧!」深深蕩漾在她心海裡。她痛定思痛,背起行囊繞行了半個臺灣返回東部,再次投身在有愛的慈院懷裡!

游淑幀到病床旁檢測治療儀器及點滴藥物,在照護的同時也祝福病人都能早日康復。

一品脫冰冷的覺醒

「在慈院,若有病人必須進行插管,我們會透過『快速麻醉指標』監測,舒緩插管時的疼痛或不適感!讓病人快速進入休息狀態。但臺中這家醫院,照護團隊沒有推展這一部分,常使得病人痛苦不堪。」

她心有餘悸回憶:「曾有一位阿嬤要進行插管,醫生卻無開立鎮定劑或麻藥之類的醫囑,硬生生的執行插管下場,阿嬤奮力掙扎、瘋狂踢床『嗯嗯啊啊』模樣,到現在都還歷歷在目!」游淑幀當下詢問護理同仁為何如此對待阿嬤?得到的答案卻是:「有的醫生會開立,有的醫生不會,妳就『當作沒看見』,快點兒插完就好了!」當下的衝擊,她無法承受!插完管,才給低劑量鎮定劑的作法——游淑幀壓根兒沒見過這種對待病人的方式。

「一件事,可能有不同的作法,或許是我沒見過。」游淑幀以輸血給一位老人家為例,血品(紅血球)從攝氏四度的冷藏庫拿出來,在學校及慈院都教導要透過加溫器升溫(相當於室溫),再輸入人體內,病人才較無感覺,但這家醫院的作法卻是直接注入體內,造成病人感覺寒冷。

游淑幀後來向護理同仁求證——學校教導輸血品時,也是使用加溫器……。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游淑幀開始徬徨起來,自問:「到底當初這麼想離開慈院,究竟是為了什麼?」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壓垮游淑幀的最後一根稻草——內心煎熬,排山倒海而來。

「只是要做好一分工作,或者從當中得到成就感?」「每天就像行屍走肉,很憂鬱,不知道上班又會遇到什麼奇怪的事……」「轉換職場,卻無法得到預期的成就感,完全無法適應這家醫院的『做事』方式,是最令我難以釋懷的,」游淑幀眉頭深鎖道:「內心的糾葛深深羈絆著,以前慈院的照護病人方式不是如此,為何一定要求我接受該醫院的作法。」

內心陰霾揮之不去,對於有志難伸、有苦難言的窘態,她鎮日上班的心情總是掉到谷底,無法掙脫枷鎖的桎梏!內心掙扎了兩個星期,游淑幀有了答案。經與幾個要好的姊妹淘交心,眾人勸說下,在屆滿三個月試用期之前縮腳了。

「去外院看看別人的作法,才知道自己原來是幸福的!」游淑幀語氣堅定說:「慈院很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以病人為中心,並照顧家屬,有時家屬的情況是我們無法協助的,志工就會介入,這也是慈濟的特色,由志工協助安撫、傾聽、陪伴家屬。」

病人的信任是對護理專業的肯定,圖為游淑幀和同事兩人一組為重症病人翻身。

學會給病人安全感

游淑幀盛讚慈院近年大力推廣的DNR(Do-Not-Resuscitate, 不施行心肺復甦術),尊重生命,完成臨終病人心願,無痛苦的離開世間。她不諱言,對於臨終病人進行心肺復甦術、電擊等,皆屬無效醫療,僅是延長病人「時間」,但對病人疾病及舒適度卻完全無法改善,身軀承受著極大的痛苦。

「每個生命都值得被尊重,曾見過幾位個案,最後往生時都未插管,像睡著了一般安詳。」當監測心跳、血壓的儀器呈現生命徵象微弱,游淑幀會請家屬在病床旁陪伴,也不忘在病人耳邊軟語呢喃:「疾病快沒有了,您要放下喔……」

每日早、晚各半個小時的家屬探病時間(上午十點半至十一點、下午六點至六點半),游淑幀會鼓勵家屬幫病人按摩、講講話……以舒緩看見病人全身插滿管子(如:氣管內管、中心靜脈導管、胸管、鼻胃管、尿管)時的焦慮感、不知所措。也同時藉由與家屬互動的過程,建立良好信任關係,瞭解病史來龍去脈,通盤掌握病情發展。

「無論是病人病況好轉可以轉入普通病房,或病況惡化與世長辭,或留一口氣準備返家,我們為之淨身更衣……,家屬們都不忘回頭感謝內科加護病房醫護團隊的照顧。」「常收到家屬的感謝小卡片、食物,甚至硬塞紅包給我們,但我們堅持不能收,因為這是護理人員分內之事,應該做的……」這分人情溫暖,讓游淑幀難以忘懷。也因著這美善的互動,讓人窺見護病關係的升溫、無隔閡。

日前,一名四十歲男性病人因肺炎入住內科加護病房,插有氣管內管,但人是清醒的,故用白板書寫,與護理人員溝通。男病人自認疾病不會好轉,預立遺囑交給護理人員,也簽妥了DNR(不施行心肺復甦術)。由於男病人較容易緊張,缺乏安全感,希望看到有人在身邊陪伴,故常按壓緊急呼叫鈴,呼叫護理人員。

「我照顧這位男病人邁入第三天,才告知病人自己明天要休假了,將由別的護理師接手照顧。」病人突然說:「妳可以握住我的手嗎?」游淑幀還在一臉疑惑之際,心想:「怎麼了?」病人脫口而出:「妳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

原來,除了傾聽之外,男病人感謝游淑幀在照護之前,先仔細地說明護理的每一步驟及項目,如:灌牛奶、翻身、打抗生素、進食、處理排泄物等,請他若有不舒服要即時按鈴反映……這些小舉動讓病人很寬心,才不自覺地把內心深層事兒和盤托出,完全傾訴。游淑幀謙稱:「這是每一位護理師都會做的事,沒什麼啦!」適時地給病人加油打氣,洞悉情緒,導入正向思維,安撫其心,正是護理助人的價值之一。

在內科加護病房人力短缺之際,游淑幀適時歸隊,平日在單位就像個「糾察隊員」,注重學姊學妹間的倫理、禮貌,並勇於發言。護理長陳惠蘭說:「淑幀是個愛恨分明、很有自己想法的人,同仁們也很肯定她的能力,認真負責,表現穩定……對待病人、家屬等角色扮演上,拿捏分際得宜。」

自幼家庭遭逢巨變,反倒讓游淑幀有了樂觀的天性。透過慢跑中沉思、與姊妹淘聊天,是她紓解職場壓力及面對挫折的妙方,智慧處理。堅毅的眼神,定睛在職場上,讓人感受她充滿韌性又樂天的服務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