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心守【志為護理第十五卷四期 - 男丁手記】

文/楊浩 大林慈濟醫院外科加護病房護理師
圖/楊曉菁

度過了大頭兵一年生活的我,隨即進入職場。原先第一志願為手術室,因講話不經大腦,待人處事毫無禮節且粗線條的個性,我自知無法進入病房或加護病房,深怕自己犯錯,無法照護病人、無法與家屬有效的溝通,希望自己能到手術室學習不一樣的事物。但命運就是如此,總是要給一些挑戰才會使自己成長,故收到單位分發通知是──外科加護病房,我拍拍胸膛,學習電影《三個傻瓜》的精神,告訴自己:「All is well」,一切都會好的。

第一天進到了職場,儀器發出的聲音此起彼落,隨著學姊們忙碌的節奏,整個加護病房就像在演奏生死交響曲,聽著聽著,我心慌了,我害怕自己無法勝任這個工作,害怕自己連試用期都無法通過。

護理長迅速帶我們認識環境,並告知在三天內盡全力地將單位用物擺放位置背熟,但健忘的我,終究花了兩三個月,才可以反射性地取物。帶我的師父是個資深學姊,遇到的每件事情都可以向她請教,她對我也是傾囊相授,還記得有次進行腹部手術完後的病人,綁著一個束腹帶,但因滲液量多弄髒了,學姊請我「拿病人的臉盆、沐浴乳,將束腹帶洗乾淨後晾乾」。我拿起束腹帶,擠沐浴乳在臉盆,用力地搓洗束腹帶,正要晾乾時,學姊發現我是「徒手」,一臉無奈地說:「『那位學長』,你可以再骯髒一點沒有關係,清洗沾有病人液體的物品,不需要戴手套嗎?」我愣住了,空窗一年,別說無菌概念,連個基本的衛生習慣,我完全沒有。我頓時飽受打擊,基本護理學所教的,我原封不動地還給老師,不知老師能否退還學費?

轉瞬間進入職場一年多了,每天的日常工作已算是非常熟悉,但是經驗仍然不足,遇到較嚴重的病人,手足無措這四個字,常發生在我身上。還記得有位病人因腎臟衰竭且生命徵象不穩,急需使用CVVH( 連續性靜靜脈血液過濾術),當醫生告知要執行這個治療時,我已不知所措,還好當時已是下午四點,準備交接班,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學經歷不夠,一直以來都是我很嚴重的問題,學姊們常說不用急,下班時將單位所看見的病人診斷查清楚,了解如何護理、治療方向、以及現在的處置,可解決我在工作上的不安,增加自己的能力,進而為病人帶來更好的護理,我牢記在心。雖然有時非常懶惰,下班只想看看電視、玩玩電動,但偶爾還是可以收拾自己的玩心,讀一些書。

對於護理生涯,我自己在累積經驗,到現在的我還是需要讓學姊們幫忙督促,我期待自己往後的日子能夠條理分別,記得學理及方法,讓工作能夠更順利,讓病人更能放心的讓我照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