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我差點犯錯【志為護理第十七卷六期 - 阿長請聽我說】

口述/陳宥彤 臺北慈濟醫院12A 病房護理師

住院時,愛上護理工作

國二、國三的時候,我怎麼吃都吃不胖,還一直變瘦,去看醫生,診斷是先天性的第一型糖尿病。我和妹妹國中畢業都選讀護理科系,因為媽媽覺得我們去讀護理才有能力照顧自己。念書時,一切還算順利,但到了實習階段,因為壓力大、血糖控制不好,雖然身體不舒服我也是忍著;結果那次是老師發現我怎麼好像喘不過氣來,趕緊把我送到急診,結果是「血糖太高合併感染乳腺炎」,病情嚴重到立即轉送加護病房。

在加護病房插著鼻胃管,我想如廁,請護理師幫忙拉上圍簾,她卻回說:「這邊又沒有人看到,為什麼要拉起來!」護理師不尊重我的隱私權,讓我當下覺得很羞愧;反觀另一位護理師,怕扯到點滴軟管,很仔細將貼布多繞了幾圈!我提醒自己,「看到好的要多學習,不好的,謹記不要再犯。」

住院期間,對代班的學姊深感歉疚,我給自己打氣,「身體要趕快好起來,下次要努力做得更好。」在加護病房住了一星期,又轉往普通病房一星期,自己從一個奄奄一息的病人,到能開心的笑著出院!從病人的身分恢復健康,回復成護理學生,我感受到,做護理真是一個很棒的工作!很甘願的認真學習。

自我要求高,但差點犯錯的愧疚感

2017 年,我從護專畢業,選擇到臺北市區一家醫院的血液腫瘤科上班,負責注意病人化療針劑是否有外滲、潑灑的情形,看到有些爺爺奶奶有很多話想說,礙於血腫科太忙了,所以下班後,我就留下來陪爺爺奶奶聊聊天、聽他們傾訴心聲。

心理快不快樂,樂不樂觀,會影響病情,病人需要有發洩的窗口;醫院只能解決病苦,無法顧及他們的心理層面!」我跟姊姊這樣敘述我內心的感受。姊姊陳怡霖在臺北慈院做行政工作:「慈濟醫院是重視人文的醫院,給病人身心靈需要的,妳可以轉來做做看。」

2018 年4 月,我到臺北慈院報到,加入12A 病房團隊,我們單位涵蓋了腎臟科、腸胃科、新陳代謝科、風濕免疫科、胸腔內科、心臟科、感染科的病人。到院時有次因病人血管微細下沉,軟管針遲遲無法打上!副護理長張君瑜知道了,很熱心地來幫我替病人打針,還安慰我:「沒打上沒關係,打針累積的經驗會愈來愈多。」學姊不但沒有責罵我,還鼓勵我,陪我一起找問題,讓我很感動!

阿長不責罵,嚴肅分享經驗談

前一陣子,我在核對藥物時,學姊發現我的藥物數量不對,當下我很慌張,心想我怎會犯這種錯誤,阿長會不會責怪我,於是我趕快去向阿長報告了這件事。我一向很小心謹慎的,怎麼會犯這種錯!我沒辦法原諒自己!只能慶幸沒對病人造成傷害。

我原本擔心阿長會生氣會責罵我,沒想到,阿長只是用嚴肅的表情,分享自己的經驗,告訴我做任何事都要小心,才不會出差錯。

聽到其他醫院的護理同學提及,問問題時,學姊叫她自己去查!尋求問題解答時,我很怕被說:「問這方面的問題,妳很笨耶!」很幸運來到這裡,遇到很好的阿長與副護,有問題時隨時可以獲得解答,還會帶著我們一起討論問題,教我們工作之外,下班還會帶我們聚餐;下班紀錄表太晚完成,阿長會像位媽媽一樣,開車送我們安全回家。

多做一點的心意

回想起媽媽從小叮嚀:「人可以笨蛋;但不能沒有善心。」所以我很喜歡參加志工性社團,五專二年級就當上社長,帶著同學到社區幫老人家做簡易式健檢。我發現在臺北慈院有一個好處,就是有很多做志工的機會。最近823 南部水患後,慈濟要去義診,歡迎醫護同仁報名,我本身是高雄人,就報名參加,我也想為鄉親盡一點力。9 月2 日抵達高雄時,我看見災區已快清掃乾淨了,替他們開心,在義診區幫忙時,看到鄉親治療後的笑容。雖然我的體力很差,一下就有點累;但覺得做了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做完後感覺身心舒爽。

我們單位有一次幫一位先天性糖尿病的弟弟籌辦生日會,我印象非常深刻,一方面是訝異;因為臨床上有太多治療要做,大家還願意花時間照顧小弟弟的心情!另一方面是我能同理小弟弟的感受。我看到生日會上小弟弟的笑容,看到阿長帶著單位團隊一起用心準備,雖然準備時間很短,但大家團結力量大,真的有做到我想要的「身心靈」的醫療。

學會對病人體貼,休息後再繼續

也因為自己帶著病,臨床上會更細心,幫病人抽痰時,動作會輕一點、快一點,以減輕病人的不適感;雖然體力比別人差,身體不適時,告訴自己不要硬撐下去,不舒服的時候先坐下來喝口水,安慰自己工作做完,等一下下班,就可以休息了。

忘不了國三時媽媽聽到我確定得了糖尿病時痛哭傷心的模樣,幸好樂觀的爸爸說:「還好,我們找到方法了。」我也曾經埋怨過,「為什麼人家可以正常吃,為何我不行?」每當情緒低落時,就選擇最不耗費體力的方式,搭乘公車去散心,驅散自己的負能量,告訴自己只要病情控制好,就不會造成別人的負擔。

很高興來到符合自己理想的醫院和單位,雖然很忙、壓力很大,但阿長、副護和學姊們都對我很好;否則錢再多也可能留不下來!希望可以長長久久在這裡,在護理路上為更多人服務。(採訪/胡淑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