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公共衛生護理師家訪遇刺談護理使命感【志為護理第十七卷六期 - 新聞解讀】

文/滕安娜 臺北慈濟醫院護理部副主任

前陣子一則新聞,南部某衛生所護理師前往患有思覺失調症病人的住處家訪送餐時,遭病人持刀刺傷,這則新聞經多家媒體報導,但新聞過後卻甚少相關的討論,我觀察到這則新聞的後續效應,雖然有民意代表呼籲應正視並改善精神衛生家訪的配套措施,但社會輿論並沒有聽聞護理人員或護理人員的家屬,會因這則新聞而對護理工作產生退卻或疑懼,反倒是這位受傷的護理師感到相當自責,認為是不是自己事先有準備不周的部分?這位護理師的護理情懷令人感佩,也不禁讓我思索著,這是否就是護理人員將照顧病人視為天職的使命感所使然呢?

這令我回想起2003 年的SARS(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事件,當時SARS 致病因子尚未明確時,有多位醫護人員在第一線救治病人的過程中殉職,曾引起當時的社會大眾的恐慌,現今提及仍餘悸猶存。還記得,那年我在北部的醫院急診室服務,風聲鶴唳的社會氛圍下,外出坐計程車時,司機只要知道是醫護人員……要不就立即將車內窗戶全部搖下讓空氣流通,或是就直接請你下車,大家外出都不敢表明自己是醫護人員,深怕被投以異樣的眼光;那段日子,也會因為自己照顧到發燒病人或是疑似個案,回家後自我隔離不敢和家人多所互動,深怕自己也是感染接觸者。有一天,我單位的護理師因為發燒被隔離,我強忍著悲傷情緒穿著隔離裝備去看她,她眼眶含著淚水用顫抖的聲音對著我說:「阿長……對不起……我發燒了,害妳沒人上班,但我都有做好防護,我應該不是……」我的內心百感交集,看著她那年輕稚嫩的臉,她還擔心急診室沒人上班,我強忍著淚水與感動,除了安慰她還是安慰她。

時隔12 年後,還記得2015 年的八仙塵爆事件,事件發生時,各醫院的護理師們,不管休假或下班、不管在職或待業、退休或不在臨床工作的,皆義無反顧主動請纓、自動歸隊的投入搶救這上百位燒傷病人的工作,這是護理人的職業使命的召喚、人傷我痛的無私情懷,展現護理的大愛之美;而當時,我也看著加護病房的護理師每晚聽到受傷的孩子們做惡夢,說著害怕恐懼的夢話,她們強忍淚水抱著受傷的孩子,用有如媽媽的溫暖膚慰及陪伴,這些景象烙印我心,這些護理的真、護理的良善不只勾勒出人性光輝中最美的畫面,也體現了這分無價的護理情懷與價值。

護理養成教育中,護理人在被教導應懷有人溺己溺的同理心、培養傾聽關懷的技巧,體會人我之間的護病關係,而形塑護理照顧病人的專業角色與認知;然而隨著社會結構的變遷,人口高齡化、疾病複雜化、病人照顧需求多元化、病人自主意識的提升,長期照護及居家照護服務需求也急速上升,護理師的角色也被更多元的期待及需求;面對現今的挑戰,是否我們護理人會對自己的專業價值或角色也產生疑慮呢?護理的專業精神以及核心價值的詮釋,無論是「犧牲、奉獻、付出、質樸」、「真誠的助人、撫慰病痛的心、勇於堅持正義、重視照護存在的意義」乃至於一雙「撫慰病痛的手」等,都是護理的精神脈絡及精神,也是護理的一種內在的期許及助人關懷的本質思維。

護理人都忘不了在學校加冠典禮中對自己內心的宣誓「南丁格爾誓約」──「余謹以至誠……護理職業標準,勿為有損之事,勿取服或故用有害之藥……務謀病者之福利」。如同〈膚慰〉一曲中描述的「而你只要睜開眼,哪怕不能言語,請你用力呼吸,別放棄!我會呼喚你」,護理師照顧病人的情懷與意境,令人動容,我認為不論時代如何變遷或是社會如何的進步,人性的良善及護理精神的核心價值是不變的……

參考資料:

吳婉如、陳彰惠、楊玉娥(2012) ‧在地覺醒:尋求臺灣文化脈絡下的護理核心價值‧護理雜誌,29(1),30-36。

2018.8.29 旺報·受傷的黃女是苓雅區衛生所的公衛護士

2018.9.3 臺灣新生報·衛福部:護理員被刺傷 研議防護機制

2018.9.3 ETtoday新聞雲新聞網·送便當探視!女護理師遭病患刺傷 她自責:是不是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