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迴百轉【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五期 - 白衣日誌】

口述/許琦珍 臺中慈濟醫院護理部督導

許琦珍分享自己的慈濟因緣,也期待自己踏實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攝影/賴廷翰

時隔19年,至今對於九二一大地震的記憶猶新。我家住在八卦山139線道偏南投地界,屬半山腰地帶,921當時我是個護專五年級學生因還在實習,比其他的學生晚開學,所以就利用時間到離家近的外科醫院打工累積自己的臨床經驗。還記得當天晚上從打工的醫院下班回家,打理完瑣事才上床就寢不久,突然發現床舖開始上下彈跳,接著左右搖晃,驚呆的我從床上彈坐起來,眼見東西往下掉落,玻璃破成一地,接下來燈光全滅了,不知道該怎麼辦。

突然聽到爸媽急切的呼叫,我跳出房門衝到外頭,沒多久餘震又來了。站在屋前,看到房子像布丁一樣的搖晃,隨時應聲而倒,簡直不可置信。天哪!這是什麼情況?腦袋裡不斷蒐尋各種可能的解答。

當時坊間流傳世界末日一說,又盛傳兩岸關係緊張可能引發戰事,年輕的我不禁閃過各種念頭──世界末日真的來了嗎?戰爭爆發了嗎?我甚至懷疑,難到是外星人降臨?

抬頭望向天空更令人害怕,右手邊埔里方向是漫天紅光,左手邊的霧峰、大里一帶則是綠光加閃電……世界真的要被毀滅了嗎?全村的人聚在空地祈求上天保佑,終於一起挨到了天亮。

村裡有人把電視搬出來,打開一看才知道,大地震讓許多人的家園一夕毀壞,大家都住帳棚了,甚至有居民在紙板上寫著SOS向外界呼救。得知夜空異相是因為埔里酒廠爆炸燃燒,霧峰一帶滿目瘡痍,真的很傷痛。

村裏的人像驚弓之鳥,不知下一秒會不會有餘震發生,擔心得不敢回家睡覺,晚上許多人睡在空地上,我與家人睡在車庫,一有動搖才好拔腿逃命,連洗澡也是三分鐘解決,天天過著戰備不安的日子。

父母過去做生意,曾開著車穿梭大街小巷賣衛生紙,南投重災區都是他們的顧客。媽媽說,在這苦難時刻我們必須伸出援手,於是全家人把家裡的衛生紙全搬上車,一起往南投出發。

來到南投體育場放眼映入的是滿滿的帳棚、災民、物資,而一旁的殯儀館,則是棺木堆疊數層樓高,還有許多大體找不到親屬相認,無法入斂,這景象讓我好難過、好震撼。媽媽鼓勵讀護理的我去災區幫忙,但那時的我太年輕,沒有足夠的智慧與勇氣去面對生老病死的正面衝擊,這景象已讓我嚇壞了,怎麼還敢去賑災呢?

學校開學前,我就這樣整天盯著電視新聞畫面,忽悲忽喜。映入眼簾的除災民悲歡離合的故事,更看到身穿藍天白雲制服的志工在旁守護,他們膚慰、他們擁抱、他們陪伴在苦難人的身邊,他們甚至幫忙搬運遺體,我非常震撼,怎麼有一群志工這麼勇敢?

後來聽許多家住南投的同學說起,災後斷炊,幸好有慈濟人來煮熱食;居民欠缺什麼物資,只要向慈濟求助,他們都會想辦法。還有許多慈濟人自己家裏也受災,但卻選擇出來幫忙其他受災鄉親。

過去的我對慈濟懷有偏見,總認為募款是詐騙,但在九二一親眼見到、親耳聽聞一有苦難慈濟人即刻發揮安定的力量,我開始相信慈濟值得深入了解並且投入的團體。儘管萌生這樣的念頭,我依然沒有走進慈濟,但一顆種子已然落在心田。

護專畢業後,在實習階段曾經遭遇了一些挫折,當時的自己因有在醫院打工的經歷,提早接觸了病人跟臨床環境,使自己在實習的時候得心應手,加上自己真的很愛護理,也期待實習,所以每天實習就沉浸在照護病人的過程中,也因此忽略同儕競爭比較的心情,跟同儕間產生了許多的誤解,而這些誤解也讓我猶豫著是否走上護理路,覺得自己也許不適合這樣的團體工作。因此跑到補習班工作,晚上經常與人交際應酬,飲酒作樂甚至酒後開車也不覺有愧。這樣的日子過了兩年多,雖然這中間還是利用補習班的休假或上班空檔的時間到之前打工的醫院兼差,可是心卻無法安定,反而更徬徨,漸漸覺得不能再繼續下去,還是回歸初心做護理比較踏實。

但到底要去哪裡好呢?腦海第一個浮現的就是花蓮慈濟醫院。眼看九二一播下的善種子就要萌芽了,媽媽也很鼓勵我加入慈濟的行列,於是我們母女倆就坐著火車到花蓮。

面試那天我用心打扮,一身俏麗的洋裝搭配長筒馬靴,自信滿滿認為一定會被錄取。還記得當時的面試的主管,現在花蓮慈院護理部的鍾惠君副主任問我,為什麼想來慈濟?我表示受到九二一的感召,也想參與慈濟在後山照顧偏遠弱勢鄉親的義診服務,雖然滿懷憧憬,但俗氣深重的我臉上卻寫著「我想玩」三個字。又問這兩年多的工作經歷,我學習到了什麼?為未來做了哪些準備?有沒有想過要如何精進自己?當時的我啞口無言,說不出任何的想法。雖然當時我知道我面試表現非常的差,但結束要離開前,惠君副主任卻送給了我一段鼓勵的話,她告訴我「想要幫助別人之前,一定要先累積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扎實的練好基本功,心要定,你才能真正的去幫助到人。」這段話深深影響了我之後的護理生涯,而面試結果也的確是沒有被錄取,於是因緣輾轉來到中部另一家醫院服務。

這次的面談經驗讓我開始省思自己,不能再渾渾噩噩過日子,應該扎扎實實地工作、學習,好好累積實力。2007年臺中慈濟醫院啟業,我期待的因緣又來了,主動與學姊相約一起去慈濟。結果學姊進來了,我卻沒來。那年我被晉升護理長,主管希望我留下來幫忙,但我沒有放棄等待因緣,直到五年後,才終於如願進入臺中慈院服務。

許琦珍督導( 左) 與簡守信院長於九月一、二日至臺南為水患受災鄉親義診。攝影/曾秀英

剛開始我依然帶著許多習氣,每天開開心心地穿著高跟鞋來醫院上班。一天早上從平面停車場走向醫院時,鞋跟竟被卡在連鎖磚的縫隙裡,動彈不得。想像一個女生蹲在地上拔高跟鞋,真的很尷尬!

那一刻我體會到,人生要追求的不是美麗的外表,而是要一步一腳印,踏踏實實走好每一步。從此以後我不再穿高跟鞋上班,鞋櫃裡的高跟鞋也漸漸被淘汰,但我的心卻感到開朗自在。

這幾年參與了各種人文活動,入經藏的過程也不斷向自心返照,〈藥師如來十二大願終曲〉寫著:「藥師如來的願,清淨琉璃的光,芬芳生命的春天,光照人間的希望」,其實也是醫護人員的願,但我在想,這個光到底從哪裏來?

許多人形容護理人員像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現在時代不同了,我想我們要當LED燈,而「用愛發電」在慈濟絕對不是口號。一路走來領受到滿滿的愛與法,師兄師姊們用身教來陪伴、引導護理人員,讓同仁一起用感恩、尊重、愛來照料病人,成為芬芳生命的春天;而病人的回饋也能帶給同仁力量,如此燈燈相照,就能照亮每一顆心,成為光照人間的希望。護理工作說不辛苦是騙人的,但想著看著每個辛苦的背後是成就一個生命、圓滿一個家庭,這些辛苦就不再是辛苦,是幸福了!(整理/何姿儀)

許琦珍( 前排左一) 參與《父母恩重難報經》經藏演繹。攝影/賴廷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