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悅誠心締善緣 陳怡君 花蓮慈院血液腫瘤科病房護理師【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五期 - 人物誌】

文/黃昌彬

家住南投市的陳怡君,身為家中長女,原本想念設計的她,因聽從了父親的建議而選填護理科系,「爸爸覺得我的個性比較適合念護理,從以前的國立臺中護理專科學校高職部畢業後,考上林口的長庚技術學院二專部。」來到花蓮慈院工作後,也在忙碌的工作中在職進修,取得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二技學位。

當初專科畢業時,她並沒有想走臨床的打算,「走臨床,必須對病人有一顆真心誠意的心,可是我覺得我還沒有準備好,所以我投入職場的那半年就在我家附近的藥局工作……」陳怡君半年後到當時的南投署立醫院服務,「由於在實習時對於整形外科的印象很好,所以選擇到外科病房工作。半年後,又到臺中大里仁愛醫院待了兩年半的加護病房,神經內外科、泌尿外科及一般外科都有訓練到。」

身為南投人,陳怡君決定到慈濟醫院上班,回報慈濟援建九二一災後希望校園。攝影/黃昌彬

圖為陳怡君(右一)於大廳預防癌症宣導活動。圖/陳怡君提供

母校九二一震後重建 決定回報選擇慈濟

在國立臺中護理專科學校畢業旅行時,途經南迴,當時陳怡君一心一意只想到關山慈濟醫院服務,「因為看大愛臺介紹已經過世的丘昭蓉醫師,她會帶護理人員一起到部落去照顧老人家,以及營救飲酒的病人,讓我滿感動的!」但天不從人願,等了約兩週之後,她投遞到關山慈院的履歷卻石沉大海,只好再轉投到花蓮慈院。

此外,十九年前發生的九二一大地震,上人幫助南投境內重建了五十一所的高中、國中、國小,也成了陳怡君想到慈濟醫院服務的主因。「慈濟幫忙重建學校讓我很感動,九二一地震當天我不在南投,隔天回家後,我看到念過的學校都已經被夷為平地了,慈濟與全世界的人都幫我們很多。當時我心想,如果可以的話,要用我的專業到上人所創辦的醫院幫助病人。」

陳怡君在花蓮慈院服務迄今已有十年時間。「我選服務單位時,都以外科為優先,但急診、開刀房等前五個志願都滿了,我就往內科開始填,一開始分派到心蓮病房,隔一天,因為血液腫瘤科的五東病房有人未報到,於是我轉了過去。腫瘤科病人面對身、心、靈的壓力會比較高一點,相對的,護理人員在照顧病人上,所承受的壓力也會比較高一點,一開始我在照顧病人時也是會有些受挫,若是一般剛畢業的學生,更是會緊張焦慮。」

後來,陳怡君於二○○七年九月至二○一二年九月在花蓮慈院的骨髓移植暨中繼病房服務,後因協助處理家務,短暫離開一陣子,二○一三年一月至二○一五年十二月到五東病房任職,爾後接續至二○一八年六月期間轉任腫瘤個案管理師,最後又回到五東病房;職涯專業都不脫血液腫瘤科。

感受抗癌者的勇氣 醫療者話語的重量

陳怡君在十一樓的骨髓移植暨中繼病房服務期間,曾有位三十幾歲、家住南部的淋巴癌病人曾於其他醫院做過治療,再輾轉來花蓮慈院,一開始也是入住五東病房,後來才轉到骨髓移植病房。「比較有緣的是,我在新人時期就有照顧到他的經驗。病人的爸爸很細心,病人用的每一個抗生素或藥物,都會來跟我要仿單,爸爸幫兒子做了一本很大本的資料夾,裡面有他兒子用過的藥物,可能對這藥物過敏,或者這藥物有什麼樣的副作用,他都幫忙看。」這位細心的老爸爸讓陳怡君印象深刻。

「另一件事是,這位病人本身也是一個爸爸。」病人轉到骨髓移植病房後,病況不樂觀,「聊天時才知道他的二女兒剛出生沒多久,大女兒也三、四歲左右,都還很小。」因為開過家屬會議,醫師向病人解釋入住到骨髓移植病房,會比在其他病房辛苦,因此病人有了充分「心理準備」才入住。「病人跟太太及父親都交代好後事,寫好遺囑。我當下覺得,一位醫療人員與病人一起討論好的決定,是會影響到全家的心理及未來,不管最終這位病人是怎樣,不管醫師跟他們說了什麼,要坦然去面對。」

陳怡君回憶,看著病人在十一樓的病房內與病魔對抗,太太抱著二女兒隔著一片玻璃探望,大女兒則活潑地在一旁跑來跑去。這一幕讓擔任照護的陳怡君心裡頭酸酸的。「這個爸爸一定是做了很大的生命決定,才將他的未來交託到花蓮慈院的手中。我當下很感恩他願意讓我們照顧,我也很感恩曾照顧過他。雖然,他最終還是在加護病房往生了,但換成是我,我可能就不會那麼勇敢!」

遇見想當護理師的她 來不及圓夢 

在骨髓移植病房也有小兒科的病人,一位年約十歲的小女孩話語,深深感動了陳怡君。「小女孩因罹患血癌進來做骨髓移植,我照顧她時,她都滿開朗及積極的面對,不像有些小病人會鬧彆扭,藥擺著一、兩個小時都不吃。她進骨髓移植病房後,因有些疾病,必須在七點到九點之間服用十幾顆藥,她都乖乖的吃光光。」

當時陳怡君心想,這個小孩怎麼會這麼認命,而且在這病房裡把自己照顧得這麼好,畢竟大部分的病童都會想著玻璃窗外的爸爸、媽媽,想要雙親進來病房陪伴。某天早上,陳怡君與小女孩聊天,問:「妳以後長大或出院之後,有沒有想要做什麼?」小女孩說:「我長大想當護理師。」這個回答,頓時讓陳怡君的腦海亮起了一個大大的驚歎號。「當護理師?怎麼會呢?」陳怡君狐疑著。小女孩不疾不徐的說:「從生病以來,都是妳們照顧我的。」陳怡君接著問小女孩為何不想當醫生,「醫生就是來看看就出去了……」原來,小女孩覺得護理師陪她的時間比較多,三班的護理師姊姊會利用打藥時間來陪她說話。

陳怡君告訴小女孩當護理師很辛苦的喔!小女孩說自己會把身體照顧好,並允諾會好好念書,跟每位護理師姊姊看齊。更讓陳怡君動容的是,原來自己的職業也會讓小女孩心生嚮往,導因於真心誠意的付出,無所求的關懷病人。但小女孩治療完出了骨髓移植病房,卻因病況直轉直下,不幸往生。

陳怡君於慈科大二技畢業典禮當天開心地與同學留下合影。圖/陳怡君提供

於慈科大進修「護理研究」,讓陳怡君感受分享與切磋更有助於學習成果。圖/陳怡君提供

進修護理研究 樂於分享收穫更多

就讀慈科大期間,李玲玲老師的「護理研究」課,其教學方式讓陳怡君印象深刻。她說:「我覺得老師很細心的原因,是可以把同一個章節分成很多個段落,在每次上課前,就幫我們複習。譬如說,她的第一堂、第二堂是在講大綱,然後第三堂及第四堂同樣會帶到前面第一堂、第二堂的一點點,讓我們可以重新去記憶。我們班有些人吸收程度比較好,有些人吸收比較慢一點,但老師不會讓吸收程度好的人認為一直在學一樣的東西,又可以讓大家在課堂上一起吸收知識,兼顧到所有人的需求。」

「而且那堂課之後,我覺得我們班吸收後做出來的東西都很棒,班上有五十六人,八到九個人一組,共有六組,大家雖然不同組別,但是我們這組可以跟其他組別進行切磋的火花也很多,所以我覺得李老師很厲害。因為有些課,讓同學們覺得組跟組之間有一種敵對的感覺,因為要評分,所以會很嚴格,可是我覺得李老師要我們做的報告方式,比較不會有那種敵對的感覺,而是那種你們這組在做報告時用什麼方法,我們這組用什麼方法,互相交流,然後就可以吸收到別組的長處,下次就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去跟老師討論。漸漸的,大家做作業的方式,就會是組跟組分享,不會是我們為了自己組別要成績好,而都不講!這堂課,我上得很開心。」

用生命走入病人生命 專師學姊當典範

對護理工作,陳怡君認為:「我們在接病人住院時,從寫床頭卡開始,我就在認識這個病人,我在寫他的名字時,就會知道他的故事是什麼。從此,開始了我跟病人的緣分。不管這個緣分是短或是長,這個起心動念,我會希望永遠都是善的,走過病人的生命,治療可能一年到兩年,像小兒科,可能兩年到三年,不管時間長短,一直到病人痊癒或往生了,對待病人是真心誠意的不變。

遙想加冠典禮的點滴,陳怡君認為南丁格爾的誓言其實還滿嚴肅的,自己希望可以更柔軟去跟病人互動。「由於我的個性使然,我不想事情都專注在我要打針或醫囑上面,我希望我跟病人接觸,我在病人的生命裡面,病人也在我的生命裡面。我會希望自己比較像單位上的專師石敏楓學姊一樣,當初剛到單位是她帶我的,她上班流程看似輕鬆,但對於醫囑執行又可以做得很完善,雖然學姊看起來很嚴肅但對病人的心卻相當柔軟。上大夜班,她可以跟病人聊現在所擔心的事情,我卻在一旁乾著急,想說事情都做不完了,怎麼會有時間跟病人聊天呢?因為有時病人或家屬打開話匣子,就會停不了,若當下情緒很難過,可能又會處理個二十到三十分鐘。她卻可以一邊上班,一邊跟病人或家屬討論心理難受的問題,相當佩服她。」

資深常存護理熱情 照護用心讓人放心

五東病房護理長楊佩雯表示,「很多時候,怡君是利用自己的休息時間進入社區,到病人的家裡訪視,有時家屬有需求打電話給她,怡君雖然不是在上班時間,她也會過去協助。像血液癌症病人很多時候是心理方面的問題,可能等待移植或化療,而且很多病人都很年輕,往往心理都比較脆弱,因為她之前在當腫瘤個管師,我們都會打電話給她,她有時間也是馬上過來,在團隊互助的關係上,我們都很信任彼此,幫了單位護理人員很大的忙。她有時也會指導新進同仁,在用藥及照護等方面給予適時的專業建議。」

「照顧腫瘤病人,同理心非常重要!怡君的年資其實非常資深,但她沒有因為做久了讓工作變成常規,反倒是同理心及對護理的執著與熱愛,都一直維持著。只要給她照顧過的病人或家屬,幾乎都是很讚揚,因為在照護部分,她會花非常多時間在評估病人,當評估到問題,會設法幫病人改善,很多措施的部分,都會跟病人及家屬討論。針對病人的需求,不管是經濟上或心理層面,都會幫忙找資源,尋求個管師、心理師等,觸及病人的身、心、靈,是全人的照顧,把病人交給她照顧,讓人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