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價值觀與生死權 談安樂死新聞事件到病人自主權利法【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五期 - 新聞解讀】

文/陳慧秦 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助理教授

生命的價值是什麼?意義又是什麼?每個人的看法、想法不同。而對死亡的概念,在中國傳統觀念裡,仍不喜歡談論它,主要因這不可預知的未來,不確定的感覺,讓大家害怕。但若有機會選擇,會是如何的情況,希望怎樣走完人生最後的一段旅程。

臺灣前體育主播傅達仁因罹患胰臟癌末期,積極在臺灣推動「安樂死合法化」,也曾上書總統請命通過「安樂死法案」,但最終無下文。而在今年(2018)6 月7 日他如願在自己意願下結束生命,客死他鄉。在此之前,他不斷強調,因為臺灣不能合法「安樂死」,所以他必須花大筆路費到瑞士以求無痛、尊嚴地結束自己的生命。另一個推動者為嘉義退休教師賴台生,他的母親當年已是癌症末期,因子女們不捨,仍讓她嘗試新藥,把半年餘命撐到一年半。直到母親離世,他悟出了自己的「愚孝」。還有一名著名作家瓊瑤,去年為了患有失智症的丈夫是否插鼻胃管,與繼子女發生了「插管之爭」的糾紛。瓊瑤說:「這是兩種愛的拔河。他們的愛,是只要爸爸活著,等待奇蹟降臨!我是深知沒有奇蹟,不忍把鑫濤陷進『生不如死』的絕境裏!」在今年7 月31 日新聞再次報導瓊瑤爆轟醫師沒通知她就幫她先生插尿管,因為她先生患了尿毒症。之後她拿出去年初她先生簽署的「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

以上的新聞事件不斷重演,為何追求「善終權」、「尊嚴死」,那麼難?其實它牽扯太多,如社會價值觀、倫理、法律,甚至宗教等。像安樂死不等同於自然死、安寧死。安樂死又分「積極安樂死」(active euthanasia) 又稱為「仁慈殺害」(mercy killing),是加工致死的行為,使用某種藥物或器具加速病人死亡謂之。「消極安樂死」(passive euthanasia) 是故意為導致病人死亡而去除某些維生必須的物質或治療。其重點為無論積極或消極安樂死,若非此種特定方式刻意結束病人生命的行為,病人仍能存活下去。至於自然死(natural death),是指在某種治療對病人造成負擔及弊害,已超過利益時,就可以不予或撤除此種治療,像癌症末期併發肺衰竭時,拒絕使用氣管內插管及人工呼吸器而死亡即屬之。所以衛生福利部三度修法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希望病人能善終,讓醫療選擇更有彈性。所以賦予醫師更大的責任,只要二位專科醫師判定病人屬於疾病末期,不需召開倫理委員會,家屬只要一人同意,按優先順序,即可撤除維生醫療系統。

但在此也衍生另一個問題,生命的終點誰能決定?對於無自主決定能力的病人,是否接受或拒絕維生醫療措施,最主要的考慮因素在於病人自主權與病人的利益。就像除非能證明移除人工呼吸器符合病人本身之意願,或者繼續治療對病人之危害超過生存利益,否則一旦移除維生系統將導致病人死亡,此可構成殺人罪之要件。且「終止或撤除心肺復甦術」若不能嚴格審核把關,很可能會發生家屬或醫療人員以減輕病人的痛苦為理由,進行不道德的意願不明死亡協助。為了避免上述狀況發生,若能在個人意識清楚前預立醫療決定,將可把選擇權還給自己。而即將在明年2019 年1 月上路的「病人自主權法」,即是亞洲第一部維護病人自主權利的專法,也是臺灣首部以病人為主體,確保病人有知情、選擇、決策的權利,亦即把醫療決定與善終的權利還給病人。只要年滿20 歲、具完全行為能力之人,即可預立醫療決定,有權選擇未來是否以「醫療介入」的方式延長生命。

綜合上述,其實生命是一種很玄的東西,你不曉得它的韌性在那裡,何時真的會斷,只能臆測。生死如何選擇?這沒有所謂對錯,就看你如何看待生命。但最終走時,每個人都希望好走,有尊嚴、漂亮的留下最後身影,留給活著的人美好回憶。

參考資料:
2018.06.07 中時電子報 執行安樂死 傅達仁喝藥10分鐘將告別人世
2018.06.06 BBC News中文 臺灣前主播傅達仁「安樂死」前的最後留言
2017.04.25 報導者 The Reporter 生與死的兩難:安樂死在臺灣?
2018.07.31 Yahoo奇摩「我孤軍奮戰何以救你?」瓊瑤曝平鑫濤尿毒症 轟醫插尿管沒通知
安寧照顧基金會 病人自主權利法20問 http://www.hospice.org.tw/hosp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