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護一體【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五期 - 白袍vs.白衣】

文/楊成湛 花蓮慈濟醫院中醫部中醫兒科主任

英文nurse 的拉丁文原文有餵養、哺乳的意義,與母親角色吻合。而近代護理之母的南丁格爾,在1854 年克里米亞戰爭時自願帶領護士到軍營醫院照顧受傷軍人,使得傷兵們得到溫暖舒適、清潔衛生的休養環境和營養充足的飲食,將英軍士兵的死亡率從50% 下降到2%。而南丁格爾護理團隊所做的就像是母親照顧子女的角色一樣,使得病人在母親般地呵護照顧下得以痊癒。而時至今日護理師在醫療環境中扮演的角色更加重要,醫院的病人照顧體系中,護理人員是直接照顧病人的第一線人員,是醫療團隊人數中最多的成員,護理人力素質攸關醫療照護的品質。在醫院病房裡醫師的診療的工作是「點」的接觸病人,每天只有特定的時間才會去看病人;而護理師的工作是「線」的接觸,將醫師的醫囑加以執行提供病人連續性的照護。而現今疾病複雜與嚴重度的升高、社會大眾健康消費的意識覺醒,使護理服務的工作內容更趨於多元、多樣化,需要因應時代的改變而隨之轉型。

記得16 年前我讀醫學院六年級時開始進入醫院成為見習醫師,當時在醫院的生活除了每天與同學跟隨醫師查房與門診學習外,其餘的時間都與護理師息息相關,與護理師有許多的互動。記得我第一次幫病人抽動脈血,是病房資深護理師在旁教導我正確的動作才順利完成,所以護理師也是我的臨床醫學工作的啟蒙老師。醫學院畢業後,我先在兒科服務三年多,再到中醫服務迄今快十年,在醫院的工作更是與護理師密切相關,不管在病房、在診間;尤其在小兒科住院醫師時期,日夜工作與護理師朝夕相處,深刻體會護理工作的辛苦,他們除了照護病童,處理住院病人大小事,如鋪床、發藥,幫病人洗澡,甚至處理病人的大小便等事。而且要輪三班工作,常過日夜顛倒的日子。爾後我在中醫服務時,除了固定的門診工作外,為了兒科與中醫的專業能更緊密的結合,我在花蓮慈濟醫院中醫科開創兒科腦性麻痺、小兒氣喘、發育遲緩的中西醫結合治療新模式,也是需要中醫護理師協助才能完成此工作。

八年前我開始在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授課,教授中醫護理學等課程,有機會將自己的專業知識與臨床經驗與護理學生分享。想起當年自己還是實習醫師什麼都不懂的階段,經過許多資深護理師的指導,才能慢慢成為一個成熟的臨床醫師,所以我自己也把此工作當作對護理師的感恩回饋。在課堂中我常告訴這些護理學生「醫護一體」的觀念。教學相長,與這些學生有很好的互動,現在我在病房去診療中醫會診病人時,都會遇到許多我曾經教過的護理系學生,學生都會親切的喊我一聲老師好。我也常提醒護理系學生「莫忘初衷」,志為白衣天使。在醫院我帶領實習醫師或住院醫師教學時,也常提醒他們除了要「以病人為師」來看待每一位求診的病人;另一方面也要「以護理為師」,以虛心尊敬的心與我們身邊的每一位護理同仁相處,要常放下自己醫師的身段去聆聽護理師的想法與寶貴意見,落實真正的團隊合作,才能提升醫療照護品質。

教授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科系學生已八年,楊成湛醫師與學生們維持了良好的互動,各種活動,學生們都不忘找他合影。圖/楊成湛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