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志為護理第十七卷四期 - 菜鳥老師打拚記13】

文、圖/李彥範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專案講師

偌大的舞臺上,溫暖的燈光撒在檜木色的沙發上,上面坐著幾個系上邀請回來的優秀校友,分享著畢業後的工作點滴,以及他們如何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一個熱情的系友勉勵著臺下的學弟妹們:「慈濟扎實的訓練,對我將來的工作真的幫助很大,學弟妹們你們要認真學習、享受學習。我還記得在我的單位,來了幾位某國立大學的護生,她們就坐在護理站,也不曉得要幹嘛,他們老師也不管。這讓我想起以前實習時,帶我的老師們都很嚴謹認真,讓我不管在知識還是技能上,讓我底子都打得很好@#$%^&.....」坐在臺下的我,突然想起了以前在臨床上,若是出糗或犯錯時,同仁們彼此間喜歡嘲諷的一句話:你哪個學校畢業的啊?

「你哪個學校畢業的?」一個大家習以為常的貼標籤行為。當我們開始在論斷一個人的行為或成就時,總是喜歡貼上各式各樣的標籤。譬如說:她是A 大畢業的?看來A 大畢業的也不怎麼樣嘛;他是C 大畢業的?難怪表現只有C 等級,和他一起工作你辛苦囉!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但整個社會的氛圍就是如此。畢業季之前,各個報章雜誌主題就會開始圍繞著:臺灣前20 大學排行榜,臺灣前百大最受歡迎企業排行。而這樣的標籤,不只是讓我們苦於被論斷,更是一條無情鞭撻我們往上攀爬的藤條,你可以看看許多畢業生代表或業界成功人士,他們的分享不外乎:「若非某某某的教導,我無法取得今天的成就;那段美好的時光不斷滋養著我,我以自己是X 大校友為榮!」

以我自己為例,前陣子陪著媽媽和一些親戚坐著聊天,他們突然講到了一個村子的小孩,說什麼他身上刺了刺青,一看就是混幫派的、到時候一定會出歹事,果不其然,還真的進警察局了,這時候媽媽突然笑著跟她說:「那你就錯了!我兒子身上就有刺青,他二十幾歲的時候在自己背上刺了一對翅膀,他沒有混進警察局,但是他混進去了學校當老師,還混進了博士班,愈混愈優秀。」坐在旁邊的我,也只能傻傻地笑,不知道要接什麼話。

另一件事情就是今年的加冠典禮時,精舍師父在臺上給加冠生勉勵祝福時,突然話題一轉講到我,說我很優秀,考到了某某大學博士班,要各位加冠生跟我學習。典禮結束後,許多家長和懿德媽媽圍著我跟我說恭喜,說那間大學超棒的,我微笑地說:「不是ㄟ,我是考到臺北護理健康大學的博士班。」這時候我突然看到對方突然變了一下臉,但立刻微笑說:「國北護也很棒!是國立的,是科大中最好的。」我心裡的內向人格小劇場開始上演,如果我考上T 大那不就要幫我放鞭炮了?國立的大學很好,所以私立的……算了,我應付了幾句,就默默地飄開,畢竟社交場合真的會讓我不自在,我也無法適應被人家褒揚。

還記得剛到醫院上班的那段日子,真的被臨床學長姊電得七葷八素的,學姊們總愛說:「你不是朱媽和LULU 姊帶出來的嗎?怎麼他們那麼強,啊你這麼肉腳?」我的臨床師父們也會開玩笑地對我說:「不要說你是我帶的。」但是不做貼標籤的行為,談何容易?這是一個難以甩脫的壞習慣,連我自己也常常犯錯。譬如說在帶學生實習時,我也會不自覺的問:「你以前實習的時候都沒有做過嗎?你是在哪個單位、哪個老師帶你實習的?」講好聽點,我是在了解學生過去的學習環境和狀況,但是事實上,我是在論斷那個單位和老師。可是該真正對自己負責、承擔起後果的人是誰?其實只有學生自己。單位不教、老師不教,最多只是變成你找藉口脫罪的對象罷了,但沒有積極讓自己成長的學生,才是唯一要承受後果的人。被病人家屬責怪了、被批評了、發生醫療糾紛了,要承擔的都只有你自己,不會是帶過你的老師或單位。

那些標籤,老實說都是過去式,對當下和未來的你都毫無幫助。現在的我,當不自覺脫口而出,問學生說以前帶你的老師是誰時,我都很後悔,畢竟最重要的是,當下的我該負起我的責任,想辦法把你教好。但要不要把這個知識內化成你的?要不要把這個技能學好學精?這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

某次碩士班同學會聚餐時,好朋友們開玩笑的說:「你看你,以前很愛問學弟妹說以前到底有沒有老師教過你?你哪個老師教出來的?現在現世報來了吧!出來當老師,換你的學生被問:『你到底有沒有學過?是哪個老師教你的?』」語畢,大家哄堂大笑。

是啊,冤冤相報何時了?好加在我已看淡這些貼標籤的行為,教學的路上我盡心盡力,陪伴學生們成長,但是我無法強迫他們成長,畢竟他們的成敗與我無關,他們的榮耀與掌聲也歸於他們自身的努力。

看清了這一點,對我來說是很棒的一段成長歷程。我盡量不讓各式各樣的標籤來綑綁自己,不因讚美榮耀的標籤而大喜,不因責罵嘲諷的標籤而大怒,不把自己的停滯怪罪於某人某事,完全的對自己的人生和未來負起責任。

對自己負責不容易,抖落一身標籤也不容易,但很值得我們傾入全心全意來完成。

李彥範老師(右一)與大二基護實習的學生在他們的加冠典禮前留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