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各持己見的父女之間【志為護理第十七卷四期 - 白衣日誌】

文、圖/程裕藍 大林慈濟醫院心蓮病房護理長

八十一歲的阿輝阿公發現罹患喉癌,就從雲林北上到臺北治療,經過手術、化學治療、放射線治療,療程告一段落,就回到雲林,在家附近的醫院後續追蹤。不過阿公過去的慢性疾病都固定來大林慈濟醫院治療,也算醫院的老病人了。

有一天,阿公突然呼吸很喘,家人判斷是他的慢性病發作,就送來我們醫院。誰知檢查結果發現是癌細胞轉移到肺部,當下插管住進加護病房,一週後作氣切,狀況穩定後即出院回家。不過阿公在加護病房時是意識清楚的,他對於自己「被」氣切,沒辦法接受,因為女兒沒有得到他的同意就幫他做了決定,雖然是出於一片孝心,但因為這樣,阿公不能講話,只能用筆談,寫出來的都是比較低潮負面的話,說他心情很不好。

回家後隔幾天,阿公又因為發燒、多痰、肺部感染而必須住院,阿公的家人們了解現在已經不能積極治療了,所以同意會診安寧共同照護,轉來心蓮病房做症狀控制。

剛來心蓮病房時,阿公還能筆談溝通,但後來日漸虛弱,字也寫不清楚了,講話的氣音也不是很清楚,導致我們和他的女兒常要用猜的,猜來猜去都沒猜對,讓阿公更沮喪,沮喪到動手把鼻胃管給拔掉了。

對心蓮團隊來說,我們是會尊重病人的意思的,沒有鼻胃管,總是有其他方法補充營養。但這下換阿公的女兒焦慮了,她非常擔心,怕阿公會沒體力,甚至會忍不住把焦慮的情緒發洩到我們身上。所以,我們本來的角色是一直在勸阿公開心、接受治療,現在轉變成要勸女兒,希望她也尊重她父親的意願……勸了好一會兒,女兒才接受我們用點滴讓阿公維持體力,但只是短時間不使用鼻胃管灌食。

「我是為你好啊!」說實在的,這對父女的個性太像了,都非常有主見,希望決定所有事情,反而常出現各持己見的狀況,然後就上演,父親要女兒不要,或女兒說好了,換父親說不行的情境。家人也因此免不了把照顧上的情緒壓力轉嫁到我們團隊成員身上。

因為我們看得懂,這一家人其實是非常相親相愛的,所以也花了很多的時間在陪伴與協助溝通上,也希望讓父女雙方都滿意。得知阿公想回家的願,我們也想辦法替他完成。當阿公如願回家和全家人共度新年後,隔天一早病情急轉直下,且於當天晚間安詳離開。

阿公的女兒和女婿們特地回來感謝團隊的照顧,並對住院過程中一些情緒性的話語向團隊致歉。當我們團隊護理人員和臨床宗教師前去捻香致意時,家屬再次表達對團隊的感謝與用心,尤其女兒對於阿公如同睡著般的離開,感到相當欣慰。

人生五福「壽、富、康寧、攸好德、考終命」,「考終命」是最後一福,就是善終之意,但是很多時候礙於親情、倫理、輿論等種種因素不能盡如人意,感恩團隊成員沒有因為承受家屬的情緒壓力而放棄,仍是相當用心的同理、傾聽病人及家屬不同的想法,盡力溝通協調、想方設法滿足彼此的需求。也感恩這位阿輝阿公和他的女兒、家人,給我們一個很好學習成長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