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自信與驕傲【志為護理第十七卷四期 - 男丁手記】

文/林劉文斌 大林慈濟醫院6B 病房護理師 攝影/江欣虹

我出生於花蓮縣,在阿美族的家庭中長大,畢業於慈濟科技大學五專部獎助生。說到自己為何踏上護理這條路,源自於因乳癌而過世的阿姨,因為感情好到像是我第二個媽媽,為了擔負照顧家人的責任,而選擇了這份行業。

畢業後因獎助生的關係被分發到嘉義縣大林慈濟醫院,並且在內科加護病房開始自己的護理師生涯。話說,以前常常聽學姊說,男性護理師在職場上「倍受愛戴」,學姊都對男生很好之類的話,但進入職場後發現,其實學姊對於新人都是平等的。因此在加護病房除了環境的壓力之外,接著因為疾病的不同及單位的儀器使用需從頭學習,漸漸出現了不適應感,造成自己多次想放棄、想離職,但因單位護理長的陪伴及資深學姊的打氣,讓自己漸漸在這困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

在臨床上,因為性別的關係,很容易被刻上「不細心」、「大喇喇」,或是覺得不適合對女性病人的治療照護,但在執業中,自己曾未遇過因為是男性而不平等的待遇,大家所做的事情都是相同的,不管是放置女性的導尿管或是床上沐浴等,在同樣的專業領域上發揮。而男生的優勢就是力氣大,除了在醫材物品需要搬運及補充上可以發揮長處,對於病人體重過重需翻身或是躁動病人的壓制上也都有強大的優勢,因此覺得自己在加護病房漸漸有了「一席之地」。但因自己想要嘗試及挑戰不一樣的環境,故於加護病房一年後轉任至胸腔內科及感染科病房,繼續我護理師的生涯。

在病房期間看盡各式各樣的病人,好比按著緊急鈴詢問冷氣跟電視怎麼開、幫忙倒水、登入WiFi 等,也因自己是病房唯一的男性護理師,做事時很容易被家屬質疑。但因自己已累積了一定的專業知識及自信,我不會去在乎家屬的質疑或不信任的態度。

還記得有一次在幫病人放置靜脈留置針,家屬毫不客氣的詢問:「你是新來的吧!要不要找資深一點的來打,我媽媽很怕打針。」但我很冷靜的回答著:「我是全病房裡面放針最厲害的,如果你要換別人可以,會不會多打幾針,我就沒辦法向你保證了。」當下家屬還是擺著不屑的臉色看著我放針,當然也就一針上了。

儘管常被家屬看不起或是不被信任,但是我相信,只要我的處理是對病人好的,是對病人沒有傷害的,不用太在意任何人,也在病房學到一句話:「對的事,做就對了。」

在加護病房及現在的胸腔科及感染科病房,期間看盡生老病死,雖然很多次壓力大到想放棄護理工作,或是遇到無理取鬧的家屬及病人而想離開臨床,但回頭想想,這些並不會打消我對護理的熱忱。這樣高壓的工作環境,真的會使人進步,使人成長,讓自己可以在每一分每一秒發揮自己所學的專長,將自己的病人顧好。

我是一位男性護理師,我為我的工作感到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