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三期 - 菜鳥老師打拚記12】代表作

文/李彥範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專案講師 圖/魏劭函

大學四年將要過去,即將踏入現實社會的新鮮人們,你們會用什麼方式劃下最完美的句點?有人去考一張張的證照來保障就業,有人用雙手創造出獨一無二的藝術品,有人策畫了精采的畢業公演。而慈濟大學護理學系的學生,會在畢業前全班動員,為大二的學弟妹舉辦「加冠暨傳光典禮」,來當作他們的畢業代表作!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大四同學全班動員,為大二的學弟妹舉辦「加冠暨傳光典禮」,作為他們的畢業代表作!

彥範老師經過臨床十幾年的摧殘蹂躪過後,加冠典禮對我來說只剩碎片般的印象了。我記得當時在一個小小的演藝廳舉辦,系上老師幫女生戴上了護士帽,幫男生在胸前別上了我設計的系徽,然後全班一起做了南丁格爾的誓言宣示,系主任好像也說了一些勉勵的話,然後就開始了又悲又苦的實習生活。畢業後漸漸地了解到什麼叫做護士荒,茫然到在護理這條路上搖擺不定,彷彿靠著病人家屬三不五時的鼓勵和讚美,還有基督信仰的信託,才有力氣走下去。寂靜夜裡,一次次的詢問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問自己護理的價值在哪裡?然後,慢慢的,在我自己的護理那畝田裡,種下自己的希望,種下自己的願景,期待我的一粒種子能長出一片綠蔭。

直到去年五月,我第一次用「護理教師」的身分參加了加冠典禮,我真真實實地感受到了那震撼!因為我也是教大二學生「基礎護理學」的教師群之一,所以也被告知要上臺幫學生加冠。這時我的內向人格大發作,這麼多人盯著,老天爺呀我要怎麼保持鎮定?萬一把學生帽子戴歪太搞笑怎麼辦?把護士帽戴太高變成格格怎麼辦?這些憂慮,直到我幫第一位學生加冠時,瞬間化成了烏有,而是被滿滿的感動取代,甚至激動到手有點發抖。原來,父母看到孩子長大是這種感覺;基督給孩子祝福的冠冕是這種感覺;老師放手讓他們面對臨床的挑戰是這種感覺。眼睛盯著眼前的小美女小帥哥,有人害羞的低頭不敢看我,我心裡想著:這個加冠,對你來說是祝福?承諾?還是枷鎖呢?我對你的殷殷期盼,是讓你更喜歡了護理,還是對護理愈離愈遠呢?

李彥範老師與同學們在彩排時不忘搞笑合影。

轉眼來到了新的學年,聽說九月份第一次的系務會議,大家基於我是大四班導師以及最菜的菜鳥,啊~不是,是得到系主任和大四其他班導師老師的承讓,讓我變成了今年加冠典禮籌備的總指導教師。而當時還遠在菲律賓拯救菜英文的我,收到了學生總召許呂蔚的LINE 訊息,詢問我何時回國,來面對這個殘酷事實。好吧,該來的還是要面對!回國後的我,努力地詢問系上其他老師如何指導大四加冠籌備,也思索著怎樣帶出不同於上一屆的加冠典禮。老師們除了給我之前的紙本參考資料外,也給了一個我滿認同的建議:「盡量不要插手太多,這是他們的加冠典禮,相信他們的能力,絕對可以辦好這麼大的活動的。」

不同於其他學校護理系的加冠典禮,有許多學校加冠典禮前才排演幾小時而已,本系的加冠典禮卻把它當金馬獎般的年度盛事來看待,下學期五月才舉辦的加冠典禮,上學期大四學生們就開始籌備規畫,甚至大三下學期就知道自己將擔任什麼幹部或哪一組組員。看看加冠典禮的前導片和成長歷程影片,心裡會想說這群學生是想出MV專輯嗎?還有學生們加冠時跪下來的整齊劃一,宣示和舉心燈時每隻手都剛好舉45 度角,讓我彷彿看到成功嶺的軍隊,不知道被班長連長操過百千回後才會出現的國慶畫面。

對於一個急診出身,講求實際和效率的我來說,真的很不可思議,我多麼希望她們把這些時間拿來讀書或練技術,而不是拿來練習加冠的活動。我也害怕這樣操練,可能還沒辦加冠,大二和大四已經吵到翻臉,我希望大刀闊斧的把這些訓練全刪掉,但是系上的婉如老師說:「換個角度想,學生願意全力以赴其實也是很了不起的一種特質,也許來自學長姊的傳承或教導、也或許是自己被加冠時的感動希望能繼續傳承下去。」我猜想感動是來自於每個細節的堆疊,那些細小到髮夾顏色、與跪地角度的講究,是我去年眼睛差點沒掉下來的……驚嚇……。這無關好與壞,就是……一種氛圍吧。每屆之間可能都肩負著「不能搞砸」的無形榮譽或壓力吧。等到我和大四儀態組的學生討論過後,決定要放手給他們做,但前提是不能和大二學弟妹吵架。學長姊和學弟妹間的情誼多麼珍貴,千萬別為了一個加冠典禮鬧到老死不相往來。

大二學弟妹們在彩排時送上愛心給學長姊。

「60% 遵守傳統,40% 改革創新!」這是剛帶領他們辦加冠時,我對他們說的話。偏偏我的鬼主意太多,一下說現在老人家都在玩LINE 玩超兇,我們給家長的邀請卡E 化寄mail 就好;一下說上人玩iPad 好幾年了,我們上人邀請函寄電子檔的好不好。他們也丟出想法,慈濟必做的手語表演,是否可以加啦啦隊彩球進去?就在這麼一來一往的互動討論,一個又一個的籌備動作,在各組同學的努力下,我們讓第20 屆的加冠典禮逐漸成形了!有人努力的帶學弟妹練習儀態,有人幫忙聯絡嘉賓和借場地,有人拍了一堆照片和攝影,只為做出最棒的剪輯。四年培養下來的默契,果然合作無間!雖然面臨國考壓力,但因著對一件事情堅持和負責的態度,還有給大二生的祝福,期待能夠完整圓滿的傳承下去,這個加冠和傳光典禮,期待到時能有最完美的呈現。

今年的加冠,對大四生來說挑戰比以往更大:包括了40 個大四生要帶領75 個大二生(以前歷屆都是大約1:1 的人數)導致志工嚴重短缺,第一次典禮從靜思堂移到慈大大愛樓超大的國際演藝廳,然後他們還得要應付一個不太想遵守傳統的菜鳥老師。中間的漫漫過程,不論上下或水平層面的溝通、合作、管理、妥協、堅持,喜怒哀樂真的都嘗盡了,彷彿真的在一間公司要無中生有的完成一個專案一樣。哪些遵循傳統,哪些可以改善創新,還有老師們意見不合時到底該聽誰的話,不斷的磨合再磨合,不管對我還是學生,都是很棒的學習和成長的機會。

終於,那一天真的來臨了!國際演藝廳上暗成一片的舞臺,所有雙掌中的蓮花心燈盞盞亮起,彷彿閃耀的星空,美得讓人忍不住鼓掌喝采!大二的手語表演,大四的雙人搞笑祝福,還有來自醫院、學校和精舍的期待和諄諄教誨,讓來觀禮的懿德爸媽和家屬,都捨不得放下手機、相機,深怕錯過任何一個精采的鏡頭。當美麗的司儀用她清脆響亮的聲音喊出:「禮──成──!」瞬間把我飄蕩的思緒拉了回來,大四同學們開心的抱在一起合照,大二的同學們也是和親友們拍照留念,畢竟加冠典禮也是一生就那麼一次,不是嗎?事後師長、系友和家長們的回饋,都是讚譽有加,直說也被勾起當初被加冠時的感動。雖然事後檢討仍有許多要改進的地方,但大四的你們這個代表作已經好到瑕不掩瑜了。

最後,祝福大二學生們,願上帝給你們勇氣和智慧,能面對臨床各式各樣的挑戰;祝福大四學生們,能帶著這幾年在慈大學到的真功夫,為自己開天闢地!莫忘初衷,別管未來的路多崎嶇遙遠,請帶著我們的祝福,展翅高飛。

攝影/溫連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