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三期 - 男丁手記】泰愛護理 泰籍護生真情告白

文、圖/柯育天 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四年級

Sa-wad-dee-krub ( 你好 ),我是來自泰國的柯育天,目前是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四年級的學生(103 級)。我從小學到高中畢業都就讀泰國清邁慈濟學校,在高中畢業後拿到泰國的Golden Jubilee Medical Center Mahidol University ( 泰國馬希竇大學 ) 獎學金,來到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學習。

柯育天認為,成為一個好的護理師,就是做值得做的事跟做有價值的事。

從小到大在慈濟 學志工精神

由於10 多年來都在慈濟的環境中長大,影響我很深的人文活動是「做志工」!提到「志工」,在臺灣大家可能會認為沒有什麼特別,但在全泰國的學校中,清邁慈濟學校是當時唯一有志工活動的學校,每個月底學校都會帶學生到各個地區發放、清潔環境、幫貧窮的人蓋新的房子或是到安養中心為老人舉辦活動等。

參加志工活動讓我看到很多受苦受難的人,有些個案跟我們一樣的年紀,但他們只有機會讀到小學而已,天天要去種田、除草、摘水果。或是一些個案是由老阿嬤照顧臥床癱瘓的孩子。透過志工服務,讓我更加了解「見苦知福」這句話的意涵。我發現,我們每天過得很開心,有爸爸每天開車接送我們到學校,有媽媽幫忙烹煮好吃的菜餚,每一餐都吃得好、吃得飽。但同時在另外的角落,卻有一群人在餓肚子或是加晚班,只為了賺取微薄薪資來養家活口。看到某些生病的個案,因為生活習慣、文化、知識的不足,造成了他們的身體健康跟心理狀況變得更加嚴重。我那時候想,如果我有醫學方面的知識,就可以幫助這些人了!

柯育天從小學到高中畢業, 都就讀泰國清邁慈濟學校, 在高中畢業後拿到泰國的Golden Jubilee Medical Center Mahidol University 獎學金,順利來到慈濟大學護理學系學習護理。

從軍雖不成
學會時間管理與未來規畫

雖然我喜歡做志工幫助別人,但在國中時其實想要當軍人,因為可以穿著很正式及帥氣的軍服,所以去報考類似臺灣的中正預校的少年軍校,國中三年級時我幾乎每天五點就起床看書,放學回家後繼續訓練跑步及做重訓,在市場或夜市幫媽媽賣香腸時也會帶書去看。但考試的成績是落榜!而且最可惜的是,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考試機會,因為年齡限制,隔年沒辦法再參加考試了。我覺得很難過,想到其他同學假日泡在網咖狂打遊戲,我卻待在家裡用功看書,付出了那麼多的精神及時間竟然還考不上。

那時為了幫家裡賺錢,放學後還跟爸爸學開車,學會開車後,幾乎每個假日帶著兩個弟弟開車去幫媽媽賣香腸,隨身都會攜帶書或筆記本,充分運用時間。每個週末,我還跟一個同學搭乘三個小時的巴士到清邁都市上補習班,兩個人假日時在大都市裡生活( 我家距離清邁100 多公里遠 )。我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做了所有的努力,結果還是沒考上!

不過,我長大之後,發現自己跟同齡的孩子不一樣,發現自己可以做好時間管理,能勇敢踏出舒適圈,勇敢做決定,開始規畫自己的未來。

高中畢業後,我得到了生命中最可貴的機會,就是得到獎學金來到臺灣讀書。可以到不同國家生活,也可以去挑戰看看自己的能力,而且可以減輕爸爸媽媽的負擔,而我畢業後回泰國就會有工作,所以我覺得這次選擇是我人生最好的決定。

首次出國求學 雙親師友助度難關

但是,這條出國求學之路還真的不簡單!在泰國清邁機場出國當天,除了我,還有另外一個同學一起,她是拿學校的公費去讀傳播學系。當時心裡既興奮又緊張,因為要出國了,擔心未來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在機場時,剛好遇到一位泰國當地的師伯,他也要去臺灣學習花道課程,彼此問候聊天後,我們兩個人很放心,由於有人陪著我們一起出國,在飛機上我們兩個人非常安心的欣賞天空。抵達臺灣時,有一位師伯開車帶我們去臺北車站,他是慈濟特地安排來接待我們,讓我們兩個很緊張的外國小孩更加安心,也非常感動。

大一剛開學,我覺得非常緊張,因為是在完全不熟悉的環境、語言、文化。與臺灣同學一起上課時,因為互相不認識,所以我不敢跟誰聊天。到了臺上自我介紹,緊張到無法想像。我的中文常「卡」住,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不單是在頭腦裡面的單字很少,不太敢講話,也怕大家聽不懂我想要表達的東西。雖然開學前我曾在慈大華語中心學了兩個多月的中文,但不太有機會實際拿來用,因為在華語中心裡面大家都是外國人,用的中文都是錯的,但我們似乎還是能了解對方想表達什麼。

大學一年級,我完全聽不懂老師上課的內容,大部分都用猜的。雖然在高中有學過這些基礎醫學科,如化學、生物學等, 但是專有名詞是中文, 上課時讓我覺得非常的吃力,下課回去複習也非常的困難。不管如何,我還是努力學習,我的選擇只有往前衝,不能往後退,因為我是拿國家的獎學金來讀書,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努力。

有時覺得累到不行,就找個安靜的地方緩解壓力,而最有效的紓壓方法就是打電話回家。那時爸媽還不會用Line,我就直接打電話,不管電話費多貴,我還是打回家去,第一次聽到爸媽的聲音,我的眼淚流不止,在大喜館旁邊哭邊跟爸媽講話。沒想到,我哭到鼻水都流出來了,哭完了,聽了爸媽鼓勵的話找回自信,繼續努力向前。

除了爸媽鼓勵之外,還有一群人不斷的支持我,就是系上每位老師及班上同學們。他們都鼓勵我多多參加活動。我大一時,參加系上的護燈獎表演,與三個同學當了主角跟主持人,這個活動影響我很大,因為在排練的過程當中,我能同時練習中文,也有更多機會跟其他同學互動,彼此認識,我們變得更熟,覺得自己不再孤單。

柯育天(左一)大一時參加系上的護燈獎表演,讓他能同時練習中文,也有更多機會跟同學互動。

柯育天喜歡當背包客到處走走,來臺灣讀書是生命中第一次的壯遊。

臨床實習壓力大
願成有同理心護師

大學二到四年級,真正的考驗就是──臨床實習。在實習期間,我面對非常多的壓力,不管是病人、老師、實習作業等。病人部分的壓力源自溝通問題,當我一開口與病人溝通,他們就會知道我是外國人,有的病人很願意給我學習機會,有些是完全拒絕我或對我沒有信任感。不過臨床上的學姊非常好,都會陪著我與個案互動。個案看到學姊在我身邊,他們就會放心,才願意讓我學習。

面對老師及實習作業的壓力部分,雖然這四年我的中文進步了很多,但是在文法書寫上還是需要再多加強,大家可以回想一下在小學時,可能非常會講話,但不太會寫字,我現在的中文程度就跟大家念小學時一樣。我記得在內外科( 一 ) 實習時,我的作業每一頁都充滿了老師的紅筆筆跡。最好笑的是,老師還請同組的同學幫我改作業,雖然老師看我的作業看到累了,但仍非常用心的教導我,也提醒我要更努力學習,非常感謝同組同學的大力幫忙。

我想成為一位能真正了解病人的護理師,在學校上課時,老師常常教我們要以病人為中心、要同理病人。但事實上,在臨床工作時,我們可能會不知不覺忽略了病人的感受,於是我想到交班後照顧病人前的幾分鐘,我會冷靜想像一下:「如果我是這位病人的話,會希望護理師怎麼照顧我?用什麼態度對待我?」我覺得只要花幾分鐘思考一下,就可以得到病人不一樣的回饋。做久了,民眾們可能就會對我們護理師更加尊重。我相信透過這樣幾分鐘的思考再行動,就可以改變別人對我們護理師的看法。畢業後回泰國工作,我一定要想出方法讓自己可以愛上護理工作,為病人好、不傷害病人、讓自己可以快樂的工作!

每日睡前反思 做快樂又有價值的事

來到花蓮慈濟大學求學四年,我喜歡花蓮的山、海,喜歡當背包客到各地旅行。我幾乎每天睡前都習慣給自己10到20 分鐘,到宿舍的陽臺反思自己今天過得如何?思考我到底真的想要什麼?生命是什麼?透過這個習慣,讓我發現自己對生命的定義:「生命就是自己可以做快樂的事、做適合的事、做值得做的事跟做有價值的事。」

所以成為一個好的護理師,就是我值得做跟有價值的事。護理工作能賺錢,放假又能去旅行,當背包客到處走走。不要把旅遊當生命,但在生命中一定要旅遊。今年6 月,我將從慈濟大學畢業返回泰國,感謝教導我的老師、病人及家屬,以及陪伴我成長的同學,祝福同學各奔前程,投入護理臨床,享受美好生命的意義,感恩!

柯育天(右)畢業後回泰國工作,一定要想出方法讓自己可以愛上護理工作,為病人好、不傷害病人、讓自己可以快樂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