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三期 - 老師,請聽我說】老師這樣說:輔導出遠門來旅行的孩子

從泰國來臺灣求學需要多大的勇氣?想起兩年多前我們初次的見面。那時初來乍到的妳們,說著不甚流利的中文,老師常常在看著妳們時,想像著妳們使用中文的艱辛,是否也如當年的我在國外使用英文般?需要全神貫注,才能在非母語的環境中理解上課的內容。全神貫注,是一件很累人的事;一開始的學習,往往在聽課一兩個小時後,就筋疲力盡的進入「有聽沒有懂」的狀態。我這樣提醒著妳們,卻在之後的日子裡才赫然發現,除了泰文和中文,兩位的課業中,還夾雜著許多一般英文,以及基礎醫學的中英文專有名詞。三種語言的交錯,我到這時才發現,原來妳們面臨的是更強大的挑戰。

第一年是最艱難的。陌生的語言、陌生的文字、陌生的生活環境、陌生的同學、再加上需要翻轉三種語言的陌生的學習內容。這所有的陌生,都寫在你們當年害羞生澀卻又堅毅的臉龐上。還記得當時我和妳們分享的古老的日本諺語嗎?日本諺語有句話說「可愛い子には旅をさせよ」,意思是「讓受疼愛的孩子出遠門去旅行」;讓孩子離開家門,離開自己的舒適圈去體驗世界。來到臺灣,妳們開始面對離鄉背井的成長,過程中必定會經歷許多的挫折磨練與挑戰。但是,在慈大護理學系的大家庭裡,老師們隨時都在、慈誠懿德爸爸媽媽也一直都在,可以靦腆、可以羞澀、但是有任何的困難和需求一定要勇於提出。在這樣的約定下,妳們開始了異鄉的求學生活,課業上花費比別人更多好幾倍的力氣、時間和精神,在生活上也慢慢的交往到幾位本地的知心好友,漸漸地擴大生活圈。

二年級,開始進入到臨床護理實習,護理是一門照護人的專業,也因此,文化在這當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跨文化的學習對於遠赴異鄉接受健康照護專業課程訓練的妳們來說,又是另一種艱鉅的挑戰,從人們對於生病與健康的概念到整個國家醫療制度與政策、以及對人民的健康照護策略,看來環環相扣的每一個環節,卻都和從小生長的環境中所經歷或體驗到的那麼不同。雖然這也是護理專業引人入勝之處,但老師知道,這不是單靠自己花個幾倍的時間努力讀書或練習技術就可以了解熟悉的。妳們必須要讓自己投入在這個文化中,去體會去了解,這裡的人們吃什麼,用什麼,怎麼維護健康?面對健康問題又是怎麼處理?而上述這些又和臺灣的醫療制度與政策存在著什麼樣的關係?幸而此時,老師看到妳們先前融入本地同學生活的努力有了豐碩的成果,這個成果順勢灌溉了這方面的學習。另一方面,也很感動幾位知心好友對妳們無私的協助與付出。我知道,有著強大的支持網絡與後盾的你們,來到臺灣,不虛此行。

這幾年來,護理學系每屆都有幾位國際學生,從馬來西亞、泰國、澳門、香港、韓國等地前來就讀。身為家莉和正春的導師,我站在輔導的第一線,提供生活、學習與心理三個層面的輔導。靦腆的兩人,也許是個性使然,也許是語言隔閡,幾乎不曾主動找我求助。著急的我,也只能默默的藉由各種機會予以生活關懷;多方了解學習歷程及困難,適時啟動國際學生課業輔導機制,定期追蹤執行實務與成效;觀察同儕互動,了解她們的人際相處與社交狀態。

這三年裡,在生活上,除了老師的關懷叮嚀外,還有慈誠懿德爸媽,日復一日從不間斷的在LINE 群組裡每天關懷著,每月一次更是不辭辛勞地由臺中來到花蓮當面的諄諄叮嚀。這是學校三軌輔導機制下,提供給予學生的滿滿關愛。家莉和正春熟悉了也適應了本地的生活,一次次的會談中可以感受到兩人開始慢慢敞開心扉。在課業上,我們共同討論並規畫出讀書的方法和策略,例如:與本地好友組成讀書會或是交換學習,啟動國際學生課業輔導機制等等,終能步上軌道。

國際學生有其原生文化及教學的需求。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老師們在面對國際學生時,同樣的必須接受挑戰和適應其在異文化中求學的學習方式。感謝有你們,豐富了我的教學生涯,也讓本地同學有機會在不同文化的刺激下學習成長。面對未來,我們共同努力,經過了先前的洗禮,我相信我們都更有能力迎接更多的挑戰。老師祝福妳們。

趙正春(左)、張家莉(右)特地穿上泰國傳統服飾跟導師張綠怡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