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二期 - 阿長,請聽我說】觸動柔軟心

文/張佩瑜 臺中慈濟醫院9B病房護理師

五專在安寧病房實習時,內心的衝擊與感動無法用言語形容,所以二技畢業後來到臺中慈院面試,第一選擇當然是安寧病房,但被分配到腫瘤科病人居多的9B 病房,一邊開始適應臨床工作,一邊還是想著要到安寧病房,才能進從事所嚮往的安寧緩和照護。直到後來才發現,臨近死亡是任一個病房都可能發生的,要執行緩和醫療,要看自己是否做好準備。

再怎麼努力也沒用,想逃離的心情

工作約半年時,照護到一位罹患淋巴癌末期的奶奶,我看著原本可以跟護理人員談笑風生的奶奶忽然病情急轉直下,不管我再怎麼努力依醫囑給藥、換藥、輸血,也無法讓病情有所好轉,我覺得自己每天像個機器人一樣重複做著同樣的事,眼睜睜看著病人奶奶狀況愈來愈差,上班的心情也愈來愈差,懷疑自己或許不適合這份工作,難過得就想離職算了。

我跑到護理長辦公室,告訴許琦珍護理長( 現為督導),「阿長,我沒辦法再繼續照顧這床病人奶奶了!我覺得壓力好大,想要跳過她。」但琦珍阿長告訴我,不要這樣就被打敗,愈艱難的病人可以學習的愈多。並請當時的江芳瑩學姊( 現為護理長) 輔導我。

理解生命的必然,做護理該做的事

芳瑩學姊與我討論病人奶奶的病情變化,也主動犧牲下班時間陪伴我查閱書籍,了解病人的疾病進展,如何給病人最好的護理,並手牽手的帶我去執行護理作業,讓我很感動。因為,我終於不覺得自己是一個只照醫囑做事的機器人,我懂得當醫療所有該做的都做了,生命還是可能朝結束的方向走;但在學姊的示範帶領下,我還是可以用行動做出護理的獨特性,尤其聽到病人家屬對我的稱讚,抑鬱的心情隨風散去,更加肯定自己。

但當病人奶奶時辰到了的那一天早上,我慌亂得不知如何是好,最終還是芳瑩學姊運用安寧護理方式,引導家屬完成四道人生,道謝、道愛、道歉、道別,並帶我用恭敬的心情執行遺體護理,讓生死兩無憾。有時在夜深人靜時還會想起此次的照護經驗,想著當時如果我懂得多為病人做些什麼多好。我決定是時候充實自己了。

進修安寧,感謝強大後盾

當時看到單位的學姊們陸續去上課取得知識及學分,我也想著應該要跟上學姊們的腳步。那時應是工作滿兩年時,我去找琦珍阿長和學姊聊:「阿長,我有時在想我的未來還能有什麼樣不同的發展?在照顧( 癌症) 病人時,總覺得很想再為他們做些什麼?覺得自己能力還不夠……」,提出我的疑惑,也說出想在職進修安寧護理課程學分的想法。想不到琦珍阿長欣快地答應,還提供我一些課程資訊。

然後,我第一個想到邀約一起上課的就是芳瑩學姊,如意算盤是,如果有這麼強大的後盾一起進修,絕對一帆風順。要考取安寧護理師證照需要上初階、進階課程及在外院實習五天,且額外累積40 個學分才有資格應試,感恩芳瑩學姊排除萬難的排假與我一起去上課跟實習。

觸動內心柔軟角落,領受護理的美好

上完一系列課程後,遇到一位一經診斷就肺癌末期的阿姨。從她住院一開始表現出無助、焦慮、害怕死亡的到來及對醫療過程充滿不確定感,第一次互動,阿姨就抱住我大哭,我感覺,我身為護理人的開關被「啟動」了。我與阿姨建立了良好的護病關係,幫助她後續願配合治療;印象最深刻的是阿姨臨終前那段清醒的時間,她握著我的手告訴我,很謝謝我的照顧。我當時內心最柔軟的一個角落被觸動了,默默發願一輩子都要從事護理工作啊!後來阿姨的時辰到了,這次我不再不知所措,可以熟練的帶領家屬執行四道人生,並帶著家屬一同執行遺體護理,讓阿姨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程。原來,這沒有我想像中困難,只要我願意先踏出第一步,我也可以做到。

在醫院服務已經快五年了,在遇到臨終或是需要安寧護理的病人時,都能把所學的相關照護技巧及學理知識應用的得心應手,也可以教導新進學妹及實習生正確的觀念,讓他們不至於無所適從,而我也從中累積寶貴的經驗,更獲得無限的成就感,上班也變得更有自信及愉快。昔日親愛的芳瑩學姊,現在的芳瑩阿長,我有話要對您說:謝謝您帶我一起共同成長,也讓我知道原來安寧療護並非只有等待死亡,更不只局限於安寧病房才能夠執行,在腫瘤病房甚至一般病房,很多患者都有這個需求,所以我在臨床照護上,必須時時精進自我,謝謝您陪伴我去上課精進,一起共同成長,期許我們今年就能考到安寧護理師的證照,一同在9B 病房繼續為病人服務。

雖然初入職場的張佩瑜( 中) 對安寧療護具高度興趣,但臨近死亡時心情卻無法承受,在學姊江芳瑩( 左) 等人的輔導及陪伴下,現在臨床工作已得心應手,也有能力開始帶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