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二期 - 編者的話】災難來臨,護理湧出

文/章淑娟

2 月6 日晚間11:50 分在家中感到一陣很大的搖動震動,本來已經躺床要睡,突然被震醒,和往常地震不同的驚恐感受,而且持續時間超過一分鐘以上,是花蓮發生大地震!心想當下值班護理長應該在了解手術房和加護病房狀況中,不便打電話詢問,Line 上護理長群組傳來加護病房外面天花板掉落和護理長辦公室凌亂的照片,驚覺此次地震非比尋常,12:09 護理長傳來有大災情的消息,國軍花蓮總醫院傾倒(後來證實是雲翠大樓),剛好正在整理洗好的制服,隨手一抓換好制服後,外子就立即載我趕到醫院,準備迎接可能接踵而至的大量傷患。12:17 醫院傳來急診紅色九號的簡訊(大量傷患代號),一路上一邊看手機上的消息和臉書,並且在line 上護理長群組互動所知訊息,再獲知統帥飯店也倒塌,大樓倒塌勢必有很多傷患,自忖尚未親臨過這麼大的災難處理,有點忐忑不安。趕到醫院時,急診室已擠滿了人,不是病人而是同仁!除了病房緊急應變編組之外,時值大小夜班交接班時間,小夜班都還沒寫好紀錄就紛紛趕到急診幫忙,很多休假或其他班別的同仁也都趕到支援。院長和副院長們也都到場,急診醫師和單位副護理長及leader 分三路指揮,兩位大小夜的值班護理長也都在場協助指揮,開刀房人力也準備就緒,加護病房無人員損傷,我那忐忑不安的心才放下來。

雖然醫護同仁人數眾多,但是都分區站立等候,當受傷的病人送進來急診時,大家便自動讓出一條路以能迅速將病人送往重傷區,輕中度傷的傷患則由排隊等候的醫師和護理師一對一的帶入該區治療處理,讓看起來擠亂的急診室處理過程顯得井然有序。因為支援醫護人數眾多,我請小夜班先回到病房處理未完成的工作,雖已少了一些人,但因病人和家屬湧入,急診室仍然很擁擠,因此第二波請接下來白班的同仁先回家休息以便迎接忙碌的日間,眼見一個接一個病人送進來,同仁猶豫不肯離去。只好讓兩個護理師照顧一個病人協助執行醫療處置及陪伴。很多家屬不安及陪伴病人,於是安排每個病人由一位家屬陪同,行政人員和志工引領其餘家屬前往安全的會議室。同仁和護理長回到單位清點災情,傳來各病房護理長辦公室的櫃子幾乎都倒了、飲水機和電腦也摔到地上,所幸病房和病人單位毫無影響,無人受傷。值班副院長和值週督導便開始巡房清點院內受災狀況,回報總務,工務單位都及時一一的修繕完成。大量傷患在兩個半小時後迅速處理了108 個病人,檢傷一、二級共20 人,三級82 人,靜思精舍師父也在此時送來熱熱的香積飯和饅頭。

在急診忙碌的兩三個小時,其實災難現場已經有一批醫護人員在第一線處理一一從災區救出來的病人,我毫無思考到那裡也需要護理人員,直至忙完急診,就有從災難現場還在挖掘救難的第一線傳來需要護理人力排三班去支援,一開始我自私的想到夜間已經大批人力出來,再去接續上班同仁會太累,不敢答應,但是一線急診護理主管和同仁卻毫不遲疑地答應下來,大家接力也顧不了超時幾個小時了。災民收容所也需醫護人員駐守,這些支援的消息一公告出去,立即許多護理同仁自告奮勇志願前往支援,完全沒有我所擔心的事。災區也頻傳感人的救人事蹟,在患難中見真愛,苦難中見真情。

4 月4 日medscape 網站登出一個消息,一個美國奧瑞岡尤金市的護理師Loomis 已經洗腎四年,她從2012 年就登記要接受屍腎移植,但以美國的腎移植排隊順序,需要等七年才能輪到,而活體移植又都無法配對到合適的捐贈者,因此她和哥哥以優惠價格1,125 美元買下一個廣告版面三個月,刊登斗大的字「一個尤金市護理師需要腎臟捐贈者」配合她的個人照並留下手機號碼,很快的,有其他廣告看板公司打電話給她免費提供在其他城市的廣告,總共60 個看板,一年之後,她配對到來自其他城市的護理師捐贈腎臟,可惜血型並不登對,但是這樣捐贈的舉動帶出了10 個捐贈者和10 個受贈者,在一系列的配對之後,Loomis 終於配到一個來自芝加哥32 歲的體育教練捐贈腎臟,成功接受移植手術,Loomis 終於要回到她的護理工作。

世間真的有很多善心人士,但是需要啟發,如同廣告看板激起人們願意捐贈腎臟,才能有夠多病人受惠。慈濟骨髓捐贈就是這樣發起,成立以來志願捐者累積超過42 萬,移植案例已接近五千例,供髓國家計31 國。而每一次的國際賑災,也激發很多善心人士參與甚至付出更多,思考災民的需要更為周密,206 花蓮地震能及時搜救,迅速恢復,都是有賴政府、民間產業和慈善團體的共同努力,身為花蓮人,心存感恩,並希望這樣的善行善心能延續到世界每個角落,讓全球人不為災難所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