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二期 - 社論】護理路上愛同行 關懷不分你我他

文/簡守信 臺中慈濟醫院院長

醫院迴廊上,兩位同仁走在前面,他們的背影說明是護理人員,因為有一段不遠不近、尷尬的距離,也不好趕上前去打招呼,就這麼一前一後的走著,結果在無意中聽見他們的對話,讓我留下深深的感動。

這段交談來自護理部督導跟新進護理同仁,聽得出來,年輕同仁在慈濟醫院的醫療服務生涯才正要啟航,督導則殷切提醒著該注意的事項:在專業照護病人之餘,仍應注意互動時的輕聲細語,未來在臨床上如果碰到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詢問學姊、護理長或是護理部同仁、主管們,生活中發生困難、適應等等問題,隨時講……。

他們的對話還在持續著,我聽到這裡,感恩心已油然而生,腳步愈來愈慢……

慢下來的腳步只因為我明白,這樣的對話有可能出現在醫院裡各個沒有被看見、聽見的角落,這代表臺中慈院已經塑造出一種氛圍、一個環境,大家都知道疼惜護理生力軍的重要性,要以愛心、耐心讓所有的新進同仁感受,加入慈濟醫療行列,走這條路是正確的選擇。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更讓我開心的驚喜,出現在走過小小的彎道之後。督導帶著新進同仁前往病房樓層途中,站在搭電梯或是走樓梯的交叉點,「在醫院裡盡量走樓梯,我們走樓梯好不好?」督導短短的這句話,讓我立刻對焦,「這就是慈濟醫院跟其他醫院不同的地方呀!」相信新進同仁會對這些看起來像是小事的點點滴滴,留下深刻的記憶,體會慈濟的精神與服務真正的精髓。

另一件跟新進護理同仁有關的事,也讓我至今難忘。一位四十多歲的女性,被診斷出大腸癌時,已經是末期,一度放棄正規治療,尋求其他管道,直到出現腹水後再回院就醫。雖然這位病人已處於病程的最後階段,大腸直腸科邱建銘主任仍認真照會多科醫師共同陪伴,讓猶如風中殘燭的病人能受到細心照顧。

這位病人從醫療志工口中更認識慈濟,利用治療空檔加入環保志工行列,並響應上人呼籲化無用為大用,在往生前決定捐出眼角膜。

病人即將送進手術室摘除器官時,一位陪伴她走到最後的新進護理人員,心情波動很大,久久難以平復,資深護理長知道即使她們並沒有血緣關係,但用心、用愛付出,建立起來的護病情,當面對生死相隔的一刻仍不免難捨,她沒有多講什麼,只是搭著學妹的肩膀說:「我們一起把病人送到手術房。」

看到醫師跟病人、護理同仁跟病人之間那分深厚的情感,已經很讓人動容了,眼角膜捐贈手術結束後,病人的妹妹還買了蛋糕送給護理同仁,這樣的故事在慈濟醫院並非特例,而這分情感的流動,就像在每位同仁的心裡種下善的幼苗,隨著歲月日漸茁壯。

但凡是人,都需要關懷,當護理人員接收到來自主管的真心關懷,團隊精神就不難營造,醫、病關係就能真正提升,讓醫院變得更好。要知道,醫療工作的挑戰,從來不僅只於醫學專業的知識,領悟因緣相聚的難得、生命如寶藏的可貴,把握當下就成為唯一的方向,建立助人與利他的原則,讓每個人在未來的路上走得更長、更遠。

醫療機構「以病人為中心」無庸置疑,在我看來,以病人為中心最大思維的考量就是「以護理部為中心」,醫師手術結束後,護理人力的照護是病人恢復健康最重要的關鍵之一,所以法令規定護理人力不足就不能開病房,即使勉強開了病房,缺乏護理人力也不可能提供好品質的照護,護理人員之重要不言可喻。

對護理人員的關懷之餘,也要講究細節上的教育,曾經有位四十幾歲的病人,被護理人員叫「阿公」,更離譜的是,一位卅多歲的師姊在一家醫學中心開甲狀腺,被護理人員稱呼為「阿嬸」(臺語),這位師姊說,這輩子最痛苦的經驗不是開刀很痛,也不是在恢復室醒來很冷,而是被叫得那麼老「心都涼了」,還是未婚小姐的她,突然間覺得未來都沒有了希望。

跟生死攸關比起來,這雖然是小事,但是醫療關懷,是在細節中見真章,專業就是對細節的堅持。

特別喜歡〈牽手〉這首歌──因為路過你的路,因為苦過你的苦,因為悲傷過你的悲傷,所以希望幸福著你的幸福,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牽你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簡單卻深刻的歌詞,正是護理人員用心感受病人的苦、家屬的苦,陪伴他走過艱辛歲月的寫照,讓病人感受真正的幸福,就是我們最大的福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