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一期 - 阿長這樣說】接上天線

文/劉玉玲 花蓮慈濟醫院合心十樓病房護理長

擔任護理長多年,看到護理人員來來去去,就像媽媽帶小孩一樣,從襁褓中呵護到一步一步教導能走、能跑到獨當一面,甚至飛往另外一片天,有時挺感傷,但仔細想想也是一種成就,就像許孟庭,日日看她、「唸」她,沒發覺她長多大了,但是當我看到她寫的文章脈絡思路如此清楚,又聽她在志工早會侃侃而談分享她的成長經歷,突然發現原來孩子長這樣大了,其能力遠遠超乎我的想像。

話說那天單位的grand round 報告,孟庭選了一位常見的骨科術後病人,疾病不難照顧,卻是單位同仁不太喜歡照顧的病人。報告重點是針對病人出院準備相關的問題,案例報告平實並無特別突出,在討論時郭老師一句:「你為何覺得病人聰明?」孟庭回覆時有感而發而開始邊說邊哭,令在旁的我也跟著掉淚。我想起孟庭在校念書時也是領慈濟基金會新芽獎學金的孩子,她也是像她的叔叔一樣不善表達內心想法,學習過程也遭受一些挫折。而現在的她卻能細膩發覺病人不想出院,「若出院會死」這句話後面隱藏的內情。

回覆示教 接上天線通過試用

孟庭剛進單位時就如她所言,極易緊張、沒自信、說話會輕微結巴,言不及意,但可能是原住民樂天知命的性格使然,即使臨床表現差強人意,她的個性仍樂觀且不拘小節,講白一點就是有點神經大條,別人的情緒已經明顯很高張了,她有時還沒察覺到,經常與團隊成員溝通臨床照護問題發生誤會甚至引來抱怨,惹得跟她互動的人又氣又無奈,這些當然全反應到護理長的耳朵,我只得夾在兩方之間分別處理。

像是專科護理師或資深學姊怜潔常形容她「像是沒接上天線」或是「天線斷了」,跟她說什麼有時彷彿會聽不懂,或是她說懂了,做出來又不一樣。記得有一次還在新進人員試用期間,她的臨床教師跟她兩人下班後一起抱頭痛哭,還以為是孟庭被罵或是臨床教師被氣哭,原來兩人各自為了對方都想努力做好但卻一直未達期望結果,臨床教師說出心裡的話:「妳期望我應該要怎麼教妳才能幫妳學會?」終於兩人將壓力都釋放出來。孟庭需要清楚與直接的指導,回覆示教很重要,有了信任的基礎,少了心裡負擔的學習,她終於順利通過試用期。

低潮挫折終開心門 證明自己也找到方向

但是臨床表現仍無法達到團隊期待,抱怨與批評多了,樂觀的她也漸被挫折打敗,她有察覺到醫護團隊對她的專業能力質疑故變得很低潮,曾於工作一年多時提出想離職,我想找她深入了解原因,但她關閉心門不願告知,拒絕會談而一意孤行就想要離職,身為主管當然要盡力慰留。最後經不起我這個阿長再三邀約,帶她去喝咖啡聊天談心,終將最根本的原因說了出來。

我協助分析優勢劣勢,給予建議:「你是獎助生,若離職則要承擔違約金償還所有念書的費用,況且離職後到哪裡都無法改變能力不足的問題,唯有讓自己茁壯才不會讓人看不起。」孟庭聽了建議也很爭氣,不再讓挫折情緒造成負向影響,有了方向努力,同年考取慈濟科技大學二技在職班繼續進修,讓自己的學識技能增強。進修後見識變廣,更思考之後的生涯規畫想朝長照方面發展,期對部落同胞更有幫助。現在也正積極準備自己,如到其他科病房支援累積不同照顧經驗,目前臨床照護、溝通技巧明顯進步很多,與團隊互動良好,也會以過來人的心態幫助新進學妹盡早進入狀況。

孟庭給團隊中學姊們的感覺是,踏入臨床工作,從零到一,從無到有,過程中看見她對自我的努力及要求,對於自己不熟悉及從未著手的事務都能虛心求教,努力不懈要自己變得更強,個性樂觀天真,面對挫折都能在短時間內化解,而不會一直沉浸在低氣壓。從起初到現在看見她的進步及轉變,在臨床照護及人際關係,也可感受到孟庭逐漸學會批判性思考,不再只是聽從他人的指令或by order 按醫囑做事,也可以感受到她照顧病人的用心。對於自己所負責的工作,都可以在時間內正確、落實的完成,不怠惰從容不迫。

像靜思語所說「有願就有力」,孟庭讓我覺得有理想心就踏實,她也一直朝這個目標去努力去達成。生怯的小女孩長大了,能細心體會病人的需求及傳承個人的學習經驗,後面的路仍很長,但我相信妳一定可以的,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