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七卷一期 - 人物誌】護幼援非 陳芊羽 花蓮慈院小兒加護病房護理師

文、圖/黃昌彬

家住高雄市三民區、個性外向開朗又陽光的陳芊羽,在求學階段曾在阮綜合醫院、左營海軍醫院、嘉義基督教醫院等南部的醫院實習。二○○五年六月,陳芊羽從樹人醫護管理專科學校護理科(五專部)畢業,考上護理師證照後,同年八月,因她五專的同學已到花蓮慈院外科服務,並告知醫院的薪資優渥,陳芊羽心想,既然自己想要離家到外頭闖一闖,乾脆就去遠一點的地方好了,十月就來到花蓮慈院服務。

二○一三年八月底,她抱著想要豐富自己人生的想法,毅然決然的離開了護理職場,投入直銷業務,販售保健食品,做了大約一年之後,她又轉到社區型的安養機構做長期照顧,服務了半年,於二○一五年十一月才又回到花蓮慈院繼續服務迄今。「花蓮的土很黏,不知道為什麼一待,就待到現在。」

陳芊羽回想,當時初次到花蓮慈院服務,選填的第一志願是兒科,第二志願才是內科,但由於當時兒科是滿編,沒有開缺,於是她被分派到胸腔內科病房,即所謂的肺結核隔離病房,一待就是三年,這段歲月,她也到許多單位支援,「我很喜歡小朋友,有一次到小兒科小兒加護病房(PICU)支援,時任副護理長的張瑞雲升任護理長,當時因PICU 有小兒加護訓練機會,參加後可轉調單位服務,她詢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於是我利用下班時間或假日參加小兒加護訓練三個月及考取專業證照之後,就到目前這個單位服務。」

從小怕打針 仍結下護理緣

說起走入護理的因緣,陳芊羽透露,其實小時候最怕打針了!原本想走設計類科、畫圖,但因為錄取分數很高,於是父親鼓勵她去考護理師,「是妳幫別人打針,又不是人家打妳!」父親的一番話,卻讓陳芊羽思考著──我就不喜歡打針,為何要去幫別人打針?雖然內心掙扎,但陳芊羽還是順利考上護理科,走上白衣天使之路。在求學的實習階段,各科別當中,陳芊羽鍾情於內科及兒科,「兒科的小朋友很不錯,我以前也很喜歡小孩,還曾一度以就讀幼保科為志願,不過爸爸不贊同,還是認為念護理好,認為收入比較穩定。」二○一三年,陳芊羽就讀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的二技,在專業更上一層樓。

二○一三年,陳芊羽(左二)就讀慈濟科技大學護理系的二技,在專業更上一層樓。圖/陳芊羽提供

與病人互動的點滴及感動,讓陳芊羽久久不能忘懷。「有些肺結核病人,其實是反覆入院的。我們與病人們的交情很不錯,護病關係良好,因為他們都住在負壓隔離病房不能外出,只能透過與護理人員聊天來排解時間,記得我還是新人時不太會打針,心裡會害怕,但有一位中年男性感恩戶的肺結核病人人很好,他安慰我不要害怕,『打就對了,反正妳學姊都已經打七針了,沒關係啦,就讓妳練習。』其實病人講出這句話就夠了!於是我就盡全力的施打,心想要是兩針沒上,我就請學姊幫忙,決不逞強。」陳芊羽透露,過去待的內科,也曾遇到有病人就連護理長及全部學姊都打不上針的情況發生,但在學姊的鼓勵之下,陳芊羽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為病人打針,結果竟一針就上,除了獲得學姊的嘉許,陳芊羽當下覺得自信心有被建立,發現自己也可以勝任。「自己曾經因為腸胃炎住院三天,結果發現自己的血管也不好打,所以為病人打針時,更能感同身受。」

談到護理路上的挫折,陳芊羽指出,剛到兒科服務,由於個性屬於比較大喇喇的,開保溫箱時常會因用力不當而發出「叩」的聲音,護理長及學姊都會不斷提醒說,兒科與成人科不一樣,若不輕手輕腳,對於保溫箱內的寶寶就會因環繞音效而造成很大聲響,回音會嚇到早產兒。護理長雖耳提面命,特別囑咐動作要輕柔,起初卻不知道該怎麼改,只能從做中學。也曾經有早產兒必須放置人工皮在呼吸器上以利保護早產兒皮膚,不過人工皮需要自己修剪成適合早產兒鼻孔大小的形狀,孔洞才能供呼吸器穿越,但陳芊羽自嘲美工不太好,手沒那麼靈巧,學姊質疑為何教了這麼久卻還學不會呢?其實,陳芊羽剪人工皮剪到哭了,仍舊一大一小或一寬一長,無法使用,她心想,都已經拿廢紙在練習剪裁了,為何結果還是一樣?「別人用眼睛瞄一眼,就可開始剪了,我卻要實際丈量鼻中膈的間距、鼻孔的寬度,以及計算鼻翼的保護等,再拿鉛筆去描繪形狀……」所幸,皇天不負苦心人,經過不斷的練習及請益,才漸入佳境。

工作上的成就感,帶給陳芊羽無以言喻的滿足。「如果你情緒、心情不好,對嬰兒大小聲,就算他聽不懂,不會回答你,但都能感受到你的心情起伏。例如,面對腦性麻痺的小朋友,在床上常會躁動,哭鬧不安,會無意識用四肢去碰撞床欄等情況,由於護理師不只照顧一位小病人,面對這種情況,心情可能就會煩躁,講話變得比較大聲,這時就算不管怎麼輕拍、安撫小病人都沒有用了,也沒有辦法餵奶。近日照顧一名年約三歲的男性腦麻孩童,身上插著許多的管路,若腦麻孩童情緒激動,就連開水也是灌不進去的,腹壓會隨之擠壓上來,光10C.C. 的開水,就要灌十五分鐘。就讓我聯想起之前在安養機構也照顧過一位年紀相仿、罹患短腸症的孩童,當這名孩童很躁動時,只要把他抱起來讓頭部靠在我的胸前輕聲安撫,給他安全感及愛,好好跟他說話及安撫,就能順利餵奶成功;於是我故技重施,讓腦麻孩童靠在我的身上,用管灌方式經過胃造廔口進食,唯有讓病童放輕鬆,才能順利餵食。交班時,同仁們都問我怎麼辦到的?其實只有愛而已,因為腦麻孩童缺乏愛,只要輕聲細語的跟他說,並安撫,讓他知道你不會離開。」從這當中,也能看出陳芊羽細膩的心思及用愛心呵護病童的一面。

陳芊羽說:「如果你情緒、心情不好,對嬰兒大小聲,就算他聽不懂,不會回答你,但都能感受到你的心情起伏。」

參與援非保健計畫 到布國傳愛

陳芊羽的愛心不落人後,願意走出舒適圈主動關懷弱勢。她日前應邀參與了「布吉納法索孕產婦及新生兒保健功能提升計畫」,就是深入落後地區積極助人的實績。這項計畫,是由花蓮慈院與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所簽訂的,透過布吉納法索醫護人員到花蓮慈院接受訓練,返國後以布國中南區為主,舉辦醫護人員孕產婦及新生兒保健照護提升訓練班,協助該國解決孕產婦及新生兒死亡率較高的問題。

二○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至九月二十五日,第一梯次共四位來自布吉納法索的醫護人員到花蓮慈院進行孕產婦及新生兒照護訓練,該計畫除了指導四名種子師資及其他布國醫護人員進行臨床實作演練之外,也參與駐地訓練班,評量四名種子師資授課成效,而擔任親赴布國的訪察人員:包括婦產科高聖博醫師、護理部鄭雅君督導及陳芊羽護理師,在二○一七年十月三日至十月十四日(含飛航行程共十一日)親赴非洲邦交國。

陳芊羽( 中排右一) 與鄭雅君督導( 中排右二) 也親自到布吉納法索訪察,圖為活動結束後合影。圖/陳芊羽提供

這趟非洲行,光是單程飛行就要轉機兩次,將近兩天的時間才能抵達這個臺灣最大的邦交國,出國走一遭,開了陳芊羽的眼界,除了深刻體會布國與臺灣的反差太大,更感受到兩個不同世界所帶來的心情衝擊及震撼,「在駐地(芒加,Manga)實務交流方面,我觀察到當地護理人員雙手掌未依正確步驟洗手,且雙手未乾便戴手套,參訪期間發現多數環境衛生不佳,該國人民對於自身工作環境維護差,沒有洗手習慣、用過的感染性垃圾隨意丟棄,由於醫療院所的衛生往往與病人感染極具相關性,若無養成良好洗手習慣,容易造成交叉感染。此外,在做新生兒評估時,可以明顯看到醫療人員抓取新生兒的動作過於粗魯,向家屬解釋的態度也顯得不夠友善……」

陳芊羽說,布國氣候高溫,很少柏油路,幾乎都是黃土一片,因為揚塵太嚴重的緣故,若有氣喘的人,到當地可能會很不舒服,車子一駛過去,全部都是塵土飛揚,「空氣的不舒服,加上高溫炎熱,讓初次踏上布吉納法索的我,覺得自己怎麼會來到這個地方?太不可思議了!心想,這就是緣分,上天的安排一定有祂的意義。」

她觀察,以工作內容來看,布國的護理人員其實與臺灣大同小異,只是她們比較沒有一個順序及規章。她們的S.O.P 都是記在腦海中,比較沒有用清單的方式呈現,尤其在慈濟醫院服務久了,尊重病人,以病人為中心,我們認為是習以為常的事,但是她們卻缺乏人文的關懷,像評估新生兒時,直接抓起兩隻小手把嬰兒放到床上,懸吊在空中的動作,極可能會傷害到發育尚未完全的稚嫩身軀,簡直不可思議。她們也沒有洗澡的習慣,在臺灣,自然產要住院三天,剖腹產要住院五到七天。布國缺乏臺灣這麼完善的制度,若評估生產完小孩沒問題,六個小時之後就回家了,返家後足不出戶,連續做月子六天,與臺灣的最大的差異就是住院四小時之內,要給小朋友做身體評估及觀察等,幫助很有限。

「布吉納法索孕產婦及新生兒保健功能提升計畫」,布吉納法索的醫護人員來到花蓮慈院受訓,圖為陳芊羽示範新生兒臍帶護理。圖/陳芊羽提供

單位眼中的開心果
展現自信樂助他人

陳怡汝副護理長指出:「無論在私底下或工作上面,芊羽是很好相處的同事,我們會討論許多事情,例如討論個案的狀況,一起搜尋文獻、查書本等,或討論是否有更好的方法能讓紅臀的小病人得到更好的照顧,是臨床上一位很好的同事。由於她的個性外向活潑,可以一起認識比較多的新朋友,算是單位的開心果!也藉由她曾經服務過內科病房的經驗,讓我們可以學習外界的事物,互相交流。我希望她不管在各方面或臨床上,都能保有這分心。在帶新人方面,她在交接班時,會傳授經驗給學弟妹們,不管是檢驗報告或是臨床上的照護,很喜歡幫助別人是她的特質。院內有些罕見疾病家屬聯誼會活動,她也很喜歡參與,擔任工作人員,像唐氏症病友聯誼會等,用自假方式傳遞愛心,或者走入社區,到缺乏資源的幼稚園去關懷孩童。」

陳芊羽敬業樂群,將病人的需求擺在第一位,從她眼神所散發的自信光芒裡,讓人窺見她對於護理工作的熱愛與執著,不管身處何地,總能將自己的角色扮演好,恰如其分,將護理助人的天職詮釋得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