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六期 - 白衣日誌】挫折豐富自我

文/張君瑜 臺北慈濟醫院一般醫學內科訓練病房副護理長
攝影/吳裕智

一晃眼,從事護理工作也有9年多的日子。記得剛畢業的時候,雖感到緊張不安,還是滿懷著熱情與抱負要投身臨床;每天上班前焦慮不安,上班時手足無措,下班後身心俱疲,現實的衝擊造成放棄的念頭一天一天加劇,但家人的殷殷期盼和學姊的努力教學讓我想在職場繼續努力,在他人的期許中自我要求,卻同時摻雜著挫敗、懊惱、自卑、虧欠,自我價值也就這樣在挑戰與放棄間來回拉扯著,撐了一個月,最終我還是放棄了,離開了人生的第一份正職,當了護理逃兵。

我開始一蹶不振,當時每天都背負著負向情緒,自我貶抑,覺得自己根本無法勝任護理工作。那兩個星期的時間,整天躺在床上,腦袋不斷回放所有的挫折與失誤,自責與愧疚感不停輪轉,讓父母十分擔憂。一直到感覺出父母眼中的不捨,我提醒自己必須向前,勇敢再挑戰一次。

母親是慈濟委員,就建議我來到臺北慈濟醫院應徵。接獲錄取通知時,其實是憂喜參半,喜的是錄取代表被肯定,憂的是對於臨床的膽怯不安。

進入慈院後來到腸胃內科病房就職,當年我們有4個新人一同進入單位,大家相互合作,彼此鼓勵,一起面對進入職場後身分轉換的壓力,培養出深厚的革命情感,甚至一直到現在,我們一直都是彼此的支柱。也感謝當年護理長親自擔任我的臨床教師,在她的循循善誘、細心指導下,讓我對於臨床恢復自信,以前怎樣都學不會的技術,就像突然開竅般的學會了,許多工作也漸漸上手,之後我居然順利通過試用期,這種被肯定的歡喜遠大過試用後實質上的加薪。自此之後,我一直堅守崗位到現在。

在臺北慈院工作這麼久的時間,不難發現醫院十分注重人文教育培養,或許是在這樣的潛移默化影響下,我發現身邊的同事、學姊、主管,大都有溫暖與貼心的人格特質,彼此之間懂得互助合作,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

工作到現在,也開始帶領新人,也有機會擔任臨床教師,自己剛畢業時的那一、兩個月的挫折經驗,成為輔導新人更貼心的養分。

每當遇到新進護理師因為不適應臨床而出現不知所措、焦慮不安、暗自哭泣甚至提出要離職的心情時,聽著她們的挫折與無力感,特別能感同身受,因為總會看見自己當年的影子。我明白,這時候除了教新人臨床技能、護理知識外,或許她們更需要的是鼓勵、陪伴與自我認同感,帶著她們找到護理工作中的成就與價值。自己過往的經驗,成為與新人互動的共通語言,最重要的是,要幫助他們建立自我價值感,陪伴他們一起面對挫折,找到對護理工作的熱忱及興趣,願意繼續向前邁進。

張君瑜( 右) 覺得自己從怎麼都學不會到突然間開竅,而新人時期曾有的挫折無力感變成了現在教學輔導的同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