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六期 - 愛在護病間】浪子敞心房

文/周姵蓁 臺北慈濟醫院急診護理師
攝影/范宇宏

這一天,在檢傷區,檢視病人病情的第一關──

家屬:護理師不好意思,我奶奶今早不知怎麼都叫不起來。
護理師:人在哪?
家屬:我們先給她躺在床上,靠走道那邊。

到走道病床旁檢查病人,沒有呼吸心跳,大喊「OHCA」,直接將病人推入急救室。急救室一片忙碌,CPR、每3 分鐘給予 Epinephrine 1mg IV St、 On Endo、接管路、抽血……

醫師:家屬呢?
家屬:我!我!我!我們是奶奶的孫子和媳婦。
醫師:奶奶發生什麼事?
媳婦:昨晚睡覺前還好好的,今早叫時沒有反應,所以我們自己開車把她送過來,醫生,怎麼了嗎?
醫生:奶奶已無心跳呼吸,我們正在急救,你們同意插管心外按摩急救嗎?
家屬:怎麼可能? 昨天還好好的,醫生拜託一定要救救她。
醫師:好,我們會盡力,但機會不大,你們要有心理準備。

EMT:學姊,我知道你們都在忙,不好意思,但我送來一位醉倒路旁的年輕人,
要掛號。( EMT 緊急醫療技術員)
護理師:好,等我一下。我先把OHCA 病人的資料填好,再幫他掛號。
護理師:年輕人,有證件嗎?有跌倒外傷嗎?人是否清醒?
EMT:學姊不好意思,他喝茫了有點答非所問,據報是在超商前喝酒後醉倒在超商前的走廊上。
護理師:先生、先生,你叫什麼名字?發生什麼事記得嗎?您喝了多少酒?有跌倒撞到嗎?
醉漢:沒有喝多少啦,不要那麼大聲叫好嗎?我要睡覺,不要吵,煩死了。
護理師:我先幫他掛號,到診間請醫生做檢查。
醫師:先生、先生,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不舒服?
醉漢:叫你們不要吵還吵,煩死了。我要睡覺了,不要再吵了。
醫師:先協助抽血,驗酒精濃度,上Line,協助協尋家屬。
護理師:好。心裡難免出現聲音,「真是的,一個OHCA 急救正忙著,現在又來一個醉漢,是來搗亂的嗎?」……

急診室常會遇到上述場景,每次只要是醉漢到院,都需協尋家屬前來帶回,有的家屬願意來,有的家屬直接拒絕,並回答:他自己酒醒了就會自己回家了。這往往增加護理人員的工作量,因要協助包尿布、換尿布、餵水,隨時監控病人,預防酒醉後胡鬧而跌倒,身為護理師,就必須耐著性子處理。

有時病人還會在急診室發酒瘋,這次也不例外。一個二、三十歲年輕人醉倒路邊,119 送入急診協助流程處理治療後,找不到家人,入留觀室待清醒,隔天照會社工師,並請警察協尋家屬前來。剛開始,病人的態度傲慢不配合治療且大小便在床上,自己將衣物全部脫光,護理師們非常無奈,但還是繼續完成工作。很幸運在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志工的努力,從噓寒問暖到關心,讓病人自己敞開心房,改變對所有人的態度,將自己的身世及內心深處的痛娓娓道出。

他是從小父母離異,和父親及祖母一起生活,父親本身吸毒也販毒,由祖母扶養長大,所以和祖母感情很好。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耳濡目染,長大後也每天過著吃喝玩樂及吸毒的日子。當父親離世後頓失依靠,無所事事,天天醉酒,家裡所有的錢都被他花費殆盡,還經常向母親伸手要錢,甚至祖母過世沒有喪葬費用,也是由母親提供……這樣混沌的生命故事,由一個浪子的口裡說出,確實需要勇氣。經過此次事件後,這個年輕人感受到慈濟帶給他的溫暖,也希望能有所改變且想戒掉毒品,就在所有人的努力下,安排他入住機構,開始過正常的生活,
也讓久別的母愛重新溫暖浪子的心。

從事護理工作26 年,有許多的感觸,想想每個人都是母親辛苦懷胎十月生下來的,也都是父母親所期待的龍與鳳,但往往敵不過現實生活的殘酷。在急診這緊急救援的大環境下發揮護理的角色,是得心應手,但要同時保有一點愛管閒事雞婆的個性,我想我會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