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六期 - 阿長這樣說】妳一定做得到

口述/林秋涵 臺北慈濟醫院血液腫瘤科病房副護理長
攝影/范宇宏

啟業那一年,也就是2005 年,才從護專畢業,取得護理師執照後,就加入臺北慈濟醫院。啟業之初,一切從零開始,整個醫院裡,無論是在他院服務過或像我一樣剛畢業的,對臺北慈院而言,都是新進護理師,由花蓮慈院調任來的學姊負責訓練。

以前的護理師訓練比較像是戰鬥營的「魔鬼」訓練方式。學姊都是不苟言笑、非常嚴格的,照護工作稍有不慎,立刻會被嚴厲指正。那時剛畢業、還是新手護理師的我,每天戰戰兢兢,下班回家也不敢休息,不斷查閱內外科的教科書和文獻,生怕隔天上班被學姊問倒。雖然在高壓管理下,心裡壓力非常大,卻因此吸收更多醫學知識,真所謂「因禍得福」。這樣扎實的魔鬼訓練日子並沒有太久,大約一個多月後,因為新病房陸續開啟,我被轉調到新病房,擔負起教導「更新進護理師」的責任。

林秋涵副護理長( 右) 即時指導,讓高瑀蓮( 左) 可以立刻練習操作。

繼續鐵的紀律 換來反對聲浪

醫院初成立階段,所有的人事物都在磨合,更是需才孔急,一批批的新人加入,只要到任一個月以上的都可謂「資深」,因此沒有帶人經驗的我,只能打鴨子上架,開始學習帶新人。自己是在高壓、魔鬼訓練的帶領方式下學習護理工作,自覺壓力下的成長學習效果蠻好的,所以剛開始帶學弟妹時,也很自然遵循學姊的方式;學姊怎麼教我,我就怎麼教學弟妹。當時的我,理所當然的以為,那樣的方式就是教學的唯一模式,是效果很好的方式,所以也不假辭色的繼續以「鐵的紀律」來訓練要求學弟妹,完全不知道,背後正蘊釀著一股「反秋涵」聲浪。

帶著一梯又一梯的新進學弟妹,我只想著要將護理經驗傳承給他們,讓他們成為一個可以獨立作業的護理師,所以嚴格要求學弟妹們護理動作到位、盯著他們要照顧好病人。那段期間,感覺自己像陀螺一樣,日子就在教學弟妹、盯學弟妹到學弟妹獨立作業中度過。認為「嚴師必可出高徒」,卻沒想到我這個「嚴師」居然成為護理部主管們眼中的「頭痛人物」,他們開始擔心我帶領的模式,認為有些學弟妹會離職,是因為我太嚴格而造成的;當時甚至有主管直指:「新進學弟妹不能給秋涵帶,不然會被逼走!」盡心盡力帶學弟妹,卻換來這樣的論斷,心中起了許多掙扎與疑惑,「以前學姊也是這樣帶我啊,雖然會有壓力,但我理解學姊嚴格是希望我能盡快上手,做好護理工作,才能好好照護病人,為什麼學弟妹們就沒辦法接受?」

將心比心調整 教學能力受肯定

感謝護理部主管們體解我希望學弟妹好的那分心,經過溝通討論後,還是支持我繼續帶領學弟妹。歷經一兩年的時間,漸漸從帶領及與學弟妹們的互動中,領悟出一些管理的道理;開始將心比心的回想以前被學姊教導時的點滴,雖然可以有效率的吸收所學、縮短護理工作上手的時間,但內心所承受的壓力卻大到不可言喻。反思學弟妹們被自己用同樣嚴厲的方式帶領時,必定也是每天經歷「恐怖」感受,這樣不成了一種「惡性循環」?那段期間,自己的人生也跨到另一個重要階段──結婚,也生了寶寶,多了妻子和媽媽的角色與身分,可以感受得到自己的心在微妙變化,變得柔軟了,更能以同理心去看待學弟妹們的心境,「為什麼學弟妹們就沒辦法接受」的疑慮漸漸解除,並調整帶領的方式;一晃眼,從新手護理師到帶學弟妹,至今已12 個年頭。

回想那段剛開始帶學弟妹的時光,心裡還是有些酸酸的,當時聽到主管的責難時,心裡真的很不平衡,後來告訴自己,「只要對得起身為學姊的角色,對的事,做就對了。」學習慢慢放下、不執著在那些點上,也不去在意那些語言,一段時日後,所帶的學弟妹表現漸漸展現出來;事實證明一切,主管也漸能理解,不再苛責。最欣慰的是,得到學弟妹的肯定,這是最直接的成就感。

記得當時帶的一位學弟,因為人力調整,學弟調到其他組,但他工作壓力大到想離職,後經主管關懷輔導,學弟願意留下來繼續努力,但明白表示希望能讓我帶他,這個學弟對我的肯定,除了給我一劑強心針,更讓我有不一樣的感受,體會到帶領可以有不一樣的方式,可以把學弟妹當自己的弟妹看,用同理心帶他們。逐步調整自己的帶領方式後,漸漸發現與學弟妹的相處愈來愈自在。

林秋涵( 左) 帶著高瑀蓮( 右) 與家屬衛教互動。

更柔軟的帶領 適性教導陪伴

帶領學弟妹的過程,讓我學習很多,所謂教學相長,將自己的經驗和所學教給學弟妹後,學弟妹的回饋又讓我可以不斷修正護理模式及帶領方式。現在帶三位學弟妹,每個都要細心陪伴,隨時隨地提醒與教導;每個人的個性、學習方式和速度都不一樣,有的會落東落西,需要盯很緊,有的卻是自主性高,把自己逼得太緊,所以要因材施教。例如高瑀蓮的特性,就是她自我要求高。

瑀蓮到任已兩個多月,學習力很強、EQ 高。照理說,像瑀蓮這樣會自我要求的學妹很好帶,但我一樣費心,因為她讓我放心不下的地方就是,過於急著讓自己進入狀況,給自己太大壓力。平日見瑀蓮工作非常投入,對病人、對同事都很和善,不曾見她生氣,但看似平穩的情緒,往往在下班交接時會崩潰,因為交班時,接班的學姊問問題時,瑀蓮若答不出來,就開始難過,然後忍到下班回宿舍哭。我只要發現這樣的狀況,就會趕緊介入關懷,因為了解瑀蓮很「ㄍㄧㄥ」,所以都會等瑀蓮工作告一段落,才去了解狀況,互動中若覺得瑀蓮可能快要哭出來,就故意說:「幹嘛哭啦……」利用輕鬆的方式,透過聊天安撫、淡化她的緊繃情緒,並給予正面鼓勵。

瑀蓮非常自律,自我要求高,每次遇到護理執行工作上有缺失,她一定會修正確認後才下班,所以剛開始幾乎每天都很晚才下班。我開始要求瑀蓮,要以準時下班為目標,要從一開始的11 點多下班,到10 點多,漸漸調整,直到可以準時4 點下班。

瑀蓮很認真,但仍然有需要提醒與修正的部分,就好比無菌技術和戴手套,其實都有相關ISO 可查詢,我都鼓勵她自己去查詢,多了解。如果一直無法做正確,就讓她回家自己用功,重複練習,做到正確為止,漸漸看到瑀蓮進步了。每次修正錯誤後,瑀蓮都會請我再確認,她真是一個很用心要學好護理工作,有心照護好病人的學妹,學習態度好,有慈悲同理心,但就是需要不斷給予及時又明顯的溫暖與鼓勵。

信任新人能獨當一面

這麼多年來帶學弟妹,覺得以前我們是這樣被帶過來的,我可以做到,相信學弟妹們也能做到,所以常鼓勵缺乏安全感的瑀蓮要相信:「真的沒有做不到的!」畢竟她總有一天要自己獨當一面,所以只要確認她的無菌技術、護理技術沒問題,我就會放手。遇到問題時,再一起討論是哪個環節出狀況。這樣下次遇到一樣的問題,她自然會知道要怎麼處理。

瑀蓮跟病人的互動很好,常得病人和家屬的讚賞。有一位她負責照顧的病人出院時,還特別準備水果表達謝意,病人說,瑀蓮很細心、有耐心地幫他護理傷口,他很感謝瑀蓮。期待瑀蓮可以在護理工作上愈來愈自在,更有自信的面對病人與家屬。(採訪整理/吳燕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