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為護理第十六卷六期 - 阿長,請聽我說】獨當一面我可以

口述/高瑀蓮 臺北慈濟醫院血液腫瘤科病房護理師
攝影/吳裕智

今年6 月從育英醫護管理專科學校護理系畢業後,8 月就從臺南的家北上到臺北慈濟醫院任職,成為11A 血液腫瘤病房的護理新鮮人。媽媽是臺南永康區慈濟志工,從小在慈濟世界中成長,念書時也加入慈青社,我非常喜歡慈濟知足、感恩、善解、包容的人文。

 

克服初學的艱難

選擇成為護理師,是順應媽媽的期待,因為媽媽本身是護理師,她說護理工作是一門終生受用的學識及技術,不論對家人、朋友都能有所照護,對社會也是一種貢獻,但沒想到護理領域的內涵是這麼艱難。一開始念護理系時真的很痛苦,生理、解剖這些課程,對我來說很不容易,但不想讓媽媽擔心,還是努力學習,一步步,也走到實習階段。

開始實習後,每個階段所學都不同,排山倒海而來的工作壓力,讓我幾乎要放棄這條路。兒科實習時,老師規定下班前,要把跟學姊交班的內容先跟她講一次,才能交班,如果超過時間太多次就會被扣分。那段期間,我常常被扣分,每天騎車回家的路上都在掉眼淚,非常想休學。但「人要克服難,不要被難克服」這句話縈繞腦海,就不斷告訴自己,「再撐一下,再撐一下。」終於,圓滿實習,也順利通過國家考試,取得護理師執照。

實習結束後沒多久,媽媽檢查出罹患乳癌,內心震撼又難過,而發願要更加強自己照護病人的能力。應徵臺北慈濟醫院護理師時,填了血液腫瘤科病房,除了希望學習好如何照護癌症病人,也期待這樣的經驗可以讓自己更懂得如何陪伴與照顧媽媽。幸運的,很快就接到醫院的面試通知。記得面試那一天是個颱風天,媽媽擔心我北上的安全,還猶豫是否讓我獨自一人去面試,我請媽媽安心,搭高鐵當天來回,順利完成面試。

選擇臺北慈濟醫院,還有個重要原因,是醫院會積極輔導護理師繼續進修,很期待自己能夠進入國立臺北護理健康大學進修,所以希望能在臺北慈院累積臨床經驗,並進入大學持續精進。面試時,陳美慧護理長了解媽媽不放心我獨自北上,希望選擇離家近的醫院,於是當天晚上主動與媽媽聯繫,表達歡迎我來臺北慈院工作的心意,並請媽媽放心,鼓勵我工作同時繼續進修大學學業。

美慧護理長與媽媽同是慈濟人的對話,快又順利,立即取得共識,媽媽也同意了。來到臺北慈院血液腫瘤病房,與另外兩位新同仁,一起成為林秋涵副護理長的學生,並承接了自己第一個照護的病人。

嚴謹細心的好老師

雖然到醫院實習過,但要實際執行臨床護理工作,還是讓我的心忐忑不安,擔心沒能照顧好病人、害怕帶我的學姊很兇……。上班第一天,見到親切的秋涵副護理長,我的心安定許多。秋涵副護理長帶領我們非常有耐心,一開始都陪著到病房,將護理照護的動作先做給我們看,再讓我們自己操作一遍,確定都學會了,她就不再跟在身邊。

秋涵副護理長從電腦系統開始教我們,循序漸進的依照每個人來單位的時間和吸收能力做訓練進度調整。如果有做錯的地方,她都會再教一遍;秋涵副護理長每次教導時都會說:「要認真看,要學會獨立作業,才能發揮良能。」也提醒我們:「到病房執行照護動作時,一定要先向病人說明清楚,說明完才可以開始執行照護工作。」

秋涵副護理長常常關心我照顧病人的狀況,溫言軟語的詢問有沒有遇到任何問題;每當有新的醫囑出來時,她也都會提醒我趕快去了解、去執行。很感謝秋涵副護理長的用心帶領,雖然新手護理師的我常會不小心製造一些問題,但她總是很有耐心地回應。

有一次,因為執行護理工作的時間掌控不佳,沒空吃午餐,一直到晚上6、7 點才將工作告一段落,變成午晚餐一起吃;也常常在交班後,整理當天的病人資料,拖到晚上10、11 點才下班。這樣沒效率的工作狀態,讓我沮喪。秋涵副護理長注意到我的時間掌控問題,總會提醒我還有哪些事情沒做,或是幫忙一些瑣碎的事,讓我能早點下班。就如有一次,我接了兩個需要化療的新病人,當忙完手邊工作要去找輸液幫浦時,看到兩臺機器上分別貼著我的名字,當下覺得好感動,原來秋涵副護理長已先幫我預約了。

堅定護理選擇 做好眼前每件事

從事護理工作,雖然載負著媽媽的深深期待,但也是我自己的選擇,在護理系的課程學習之後,更加堅定這個選擇。因為自己是護理新人,許多臨床上要執行的護理工作都在學習,加上個性使然,會一再檢視確認,所以常常讓時間拉長,整個照護工作變得很沒效率,甚至延後下班;有時這樣仔細的檢視卻不見得代表萬無一失,還是會有失誤,得讓秋涵副護理長來幫忙善後。每每見到秋涵副護理長辛苦的帶我們,就好希望自己趕快把所學的都記住,早日成為一個熟練獨立的護理師,可以照顧好每一位病人。

正式成為護理師近三個月,有自己需要負責照顧的病人,即便有秋涵副護理長的指導與鼓勵,還是期許自己要趕緊學習獨立,承擔起照護病人的護理工作。也給自己設定目標,要更準時下班,不讓秋涵副護理長擔心,才可以運用下班時間繼續進修,提升護理專業能力。

照顧病人的時候,常常會想到媽媽,很自然的將病人當做自己的家人,會去思考他們的需求。了解生病的人除了身體的不適,心裡也是苦悶,所以到病房照護病人時,都會在執行護理動作時,跟病人和家屬聊天,問他們睡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

很感謝我照顧的病人和家屬,都很愛護我,也常鼓勵我。有一次,幫一個身上滿是壓瘡的病人做了一整天的傷口、管路護理,並教導看護做鼻胃管護理與換藥。後來病人出院前,他的家屬居然特地到美食街買水果給我,當時真的好感動,之前的沮喪一掃而空,更體會到那分人與人之間彼此牽引的感覺,只要我用心對待病人,他們是感受得到的;病人和家屬的信任感就像無聲的鼓勵,我也從中獲得不小的成就感。

對我來說,在護理領域裡,要學的事情還有很多,希望能學習到秋涵副護理長的高EQ 與細心。雖然還不是非常清楚未來的道路會如何延伸,要花多少年的時間才可以像秋涵副護理長一樣,但自己要做好眼前的每一份工作、每一件事,多加把勁,向每位學姊學習。( 採訪整理/廖唯晴、吳燕萍)